兩少年酒後殺害同伴焚屍,因未滿14歲羈押後釋放

2月19日傍晚,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高丘鎮孫灣村農婦張玉清,走進離家約一公裏的幹涸水渠內,蹲在一團灰燼旁點燃草紙,聲淚俱下。她在祭奠她卒年13歲的兒子曉晨。

灰燼是電動車和曉晨屍體燃燒後殘留的。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多方求證得知,2020年12月15日下午,王宇、張京、曉晨三人圍坐在水渠護坡上的樹下飲酒。曉晨最先起身,欲騎電動車離去,但體內酒精含量超300mg/100ml的他,騎出10餘米後摔倒在地。王宇和張京上前,持利器傷害曉晨,致其失血性休克後,點燃了電動車。

2月20日,河南南陽市鎮平縣高丘鎮,案發現場的灰燼仍在。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行凶者王宇認為,曉晨是個“告密者”,告發他從生活老師手中拿了別人的手機,遂和張京約定:教訓曉晨一頓,讓其長點記性。

兩人作完案後,麵對曉晨父母多次追問,堅稱不知曉晨下落。直到當年12月22日曉晨屍體被人發現,他倆才向民警供述了殺人事實。

1月26日,王宇和張京被警方羈押37天後釋放,緣由是殺人時兩人13歲,未滿14周歲,不負刑事責任。鎮平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稱,該局向上級機關請示,欲將兩人送進少管所,未獲批準,隻好釋放,程序符合法律規定。

行凶者王宇和張京有著相似標簽:留守少年、輟學少年、網癮少年。目前,他倆已被各自在外務工的父母接到身邊。

兩人父母表示,將盡最大努力賠償曉晨家人,嚴管自家孩子。

曉晨生前照片。圖片來源/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翻拍

“攻守同盟”

2018年,曉晨從四川來到孫灣村,隨母親張玉清、繼父王文興生活。張玉清介紹,當日中午12時30分許,她和王文興離家上街趕集。臨走前,兩人和曉晨約定,晚飯在家附近餐館吃,給王文興過51歲生日。下午5時許,曉晨未如約而至。她給曉晨打微信語音電話,發微信消息,未獲回複。於是,王文興趕回家中尋找,家中也無人,隻好返回餐館。

張玉清說,傍晚6時,菜還沒上齊,她收到曉晨微信發來的消息:和同學在山裏玩,遠,今天晚上回不去,明天回去。隨後,對方發來個定位,定位顯示在茅崖。茅崖離孫灣村約20分鍾車程。

12月16日,曉晨仍未回家。張玉清和王文興來到茅崖、鎮上網吧等地尋找,依然無果。他倆想到了王宇和張京。張玉清介紹,王宇和張京,是曉晨最要好的夥伴,三人常在一起玩耍。

王文興回憶,12月17日,他分別找到王宇和張京,兩人均說,12月15日沒見過曉晨。“曉晨失蹤的第三天、第四天,我都去找他們了,說法沒變,就是說沒見過曉晨。第五天,張京的說法有細微變化。”

王文興稱,12月20日張京告訴他,他沒見過曉晨,“你去問王宇”。隨後,他“詐”王宇,王宇依舊稱,沒見過曉晨。

2020年12月22日,是曉晨失蹤的第七天。王文興介紹,當日上午,他和村幹部、民警來到王宇家。麵對眾人的詢問,王宇依舊說沒見過曉晨。

一名在場人員回應,當天王宇還在眾人麵前抱怨:“你們總這樣騷擾我,我以後在村裏怎麽做人?”

2月20日,張京親屬告訴上遊新聞記者,王宇和張京事前訂立了“攻守同盟”:不管誰問,都說沒見過曉晨。

酒後殺人

曉晨失蹤7日後,屍體在幹涸水渠裏找到。

母親張玉清介紹,2020年12月22日下午3時許,她接到村幹部電話:一村民幹農活時,在幹涸水渠發現一具屍體,快去認屍。她看見,屍體的腳上還剩半隻旅遊鞋,正是曉晨的,她旋即暈倒在地。

繼父王文興稱,曉晨屍體麵部朝下,頸脖上還壓著一輛燒得隻剩鐵架的電動車。

2月20日,上遊新聞記者在曉晨遇害地點探訪發現,水渠位於小山丘上,陳屍地在拐角處,離最近的居民住房約200米,旁邊是兩米多高的水渠護坡。

2020年12月22日下午,在法醫勘察現場的同時,民警帶走了王宇和張京。被突審後,兩人如實供述了殺人事實。

上遊新聞記者從張玉清聘請的律師、警方相關負責人處交叉印證,獲悉了王宇和張京作案經過。

王宇和張京約定,要教訓曉晨,讓其長點記性。2020年12月15日下午,王宇和張京帶著飲料瓶裝的白酒,找到曉晨。三人先是在孫灣村東頭玩耍,隨後來到水渠護坡上的樹下喝酒,三人中曉晨喝得最多。酒後,曉晨起身騎電動車離去,騎行10餘米來到拐角處,一個踉蹌,人和車摔倒在地。緊隨其後的王宇和張京,采用殘忍手段殺害了曉晨,離去前點燃電動車,並拿走了曉晨的手機。

王文興介紹,他在兩份警方文書上簽了字。一份文書上說,曉晨體內酒精含量超300mg/100ml;被王宇和張京利器所傷後,曉晨當時已失血性休克。

手機遊戲

據了解,王宇和張京的作案動機,緣於曉晨的一次“告密”。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2020年9月,三人進入高丘鎮一所中學念初一。案發時,三人均已輟學。該所中學禁止學生帶手機進校園,如若違反此規定,生活老師會暫為保管手機。

上述律師、警方相關負責人處稱,手機被收走後,王宇心有不甘,趁生活老師不備,拿回了兩部手機,一部是他自己的,一部是同學何飛的。曉晨得知此事後,告訴了何飛。何飛找到王宇,拿回手機。王宇對此不滿,找到張京說,曉晨“出賣”兄弟,要整他。張京答應幫忙。兩人共同商定報複事宜。報複完之後,王宇拿走了曉晨的手機。

手機對於曉晨、王宇、張京來說,很重要的一項功能是:可以玩一款對戰遊戲。這款遊戲中,玩家組隊後可用刀、燃燒彈、槍等虛擬武器互相PK。

曉晨家人說,曉晨愛玩這款遊戲。吊詭的是,2月20日,曉晨的同學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曉晨失蹤後,他的遊戲賬號還曾上線過。

王宇家人介紹,王宇經常和曉晨、張京組隊玩這款遊戲,有時玩得顧不上吃飯。每當“殺”死對手後,他們都興奮不已。

張京家人稱,有時候,張京一玩就是8小時。其父發現後,收走了手機。張京又在其母跟前“軟磨硬泡”,要回手機。

上遊新聞記者查看張京遊戲賬號發現,其所操控的虛擬角色獲得過兩次“超級王牌”稱號,裝備價值不菲。此外,21天內,該賬號有過多次登錄記錄。

曉晨生前照片。圖片來源/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翻拍

“問題少年”

除有網癮外,曉晨、王宇、張京還是“問題少年”。

多名同學受訪時稱,經常看見三人聚在一起抽煙、喝酒。他們抽煙,要麽是中華,要麽是細支黃鶴樓。“等到要給食堂交飯費時,王宇手裏卻沒錢了。”

多名同學對兩件事情記憶猶新:軍訓時,王宇看一名同學不順眼,隨後去寢室找了對方的茬。他時常標榜自己:“社會上有自己人”。

2020年秋季開學後不久,學校組織了一場考試。三人上午考完後,翻牆離開學校,在曉晨家玩了一天上麵所說的手機遊戲,下午的考試沒參加。

此外,案發前,王宇的父母在外打工,他隨著奶奶生活;張京的父母亦在外打工,他隨著外婆生活。張京的七旬外婆受訪時表示,她隻能管管張京的生活,其他的管不住。

送少管所未果

1月26日,被羈押37天後,警方因年齡原因釋放了王宇和張京。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2020年12月26日之前,未滿14周歲的人不用負刑事責任。2020年12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表決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於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其中規定:已滿12周歲不滿14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鎮平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稱,兩人是刑法修訂前作案。釋放兩人前,該局向上級機關匯報,想將兩人送往少管所,但未獲批複,隻好釋放。該局和其他相關部門,會幫助家長,共同教育王宇和張京。

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稱,少管所是對已滿14周歲、未滿18周歲的少年犯進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場所。“未滿14周歲少年犯罪,在刑法修訂前存在空白。”

目前,兩人已被在外務工的家長帶至身邊。

曉晨父母有一絲擔憂:事實證實,兩行凶少年的教育出了問題,不送少管所,他們的父母能管好殺人的孩子嗎?

王宇父親說,為讓孩子深刻反思,他已經和王宇斷絕了父子關係,讓其母教育。張京家人介紹,如今,張京父親對孩子采取了“棍棒教育”。

兩人父母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他們會盡最大努力賠償曉晨家人,希望相關部門能幫他們共同教育孩子。(文中曉晨、王宇、張京均為化名)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兩少年酒後殺害同伴焚屍,因未滿14歲羈押後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