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個人購匯限製將取消,人民幣出境擬放寬!

人民幣出境難,購買海外股票難,這成為不少中國境內居民的一大痛點。

現在重大利好來了:

人民網2月20日消息:中國正研究放寬人民幣出境限製。

這不僅將取消購匯限製,每人每年還可以有5萬美元的額度,用於購買海外證券和保險。

5萬美元換匯限製正考慮取消

具體詳情如下:

1.
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本項目管理司司長葉海生在《中國外匯》雜誌撰文表示,今年外匯局將研究有序放寬個人資本項下業務限製,其中包括研究論證允許境內個人在年度5萬美元便利化額度內開展境外證券、保險等投資的可行性等。

上麵的官方文字看起來並不費力,不過還是簡單用口語翻譯一下,即中國境內居民在中國境內的存款,可以用來購買海外證券和保險,每人每年的額度為5萬美元。

再演繹一下,如果你家5口人都是成人,那麽你家總共可以有25萬美元(約合162萬人民幣)出境做投資。

2. 推進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製度實施,適時提高QDII總額度,根據外匯收支形勢靈活把握額度發放的節奏和規模,滿足境內市場主體跨境資產配置需求。

這個官方表述稍微有點複雜,再用口語翻譯,就是中國境內的機構投資者可以出境的人民幣總額度提高了,目的是滿足公司或個人跨境資產配置需求。

所謂市場主體就是指市場上從事交易活動的組織和個人,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以一定組織形式出現的法人。

再演繹一下,把你家的錢交給這些有資質的境內機構投資者,他們可以幫助你把錢投資到海外市場,因為他們的人民幣出境額度提高了,即原來的有限的額度被放寬了。

3.
根據人民網的報道,葉海生在文中表示,2021年,資本項目將按照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積極謀劃未來資本項目開放的新格局,有序開展高水平對外開放試點,提升個人用匯便利度,以深化改革開放激發新發展活力,改革並完善與新發展格局下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製相適應的外匯管理體製機製。

把這段官話再用口語翻譯一下:就是要破除目前的購匯限製,提升個人用匯便利度。目前隻允許每人每年換匯5萬美元,不能進行海外投資,隻能用於出國旅行,留學,以及海外工作所需的生活費用。

總結一句話就是:一是5萬美元換匯限製正考慮取消,二是新增每人每年5萬美元換匯額度,用於投資海外證券和保險。即個人可以到香港或者倫敦去買股票,買保險了。

美元不停貶值,人民幣不停升值

為什麽突然要放鬆外匯管製?據香港《南華早報》(歸屬馬雲)報道,之所以要放鬆外匯管製,是因為疫情改變了世界格局,疫情迫使舊政策不再適應當下形勢。

簡單來講,因為美元發行太多了,美元一直貶值逼迫人民幣升值,人民幣升值直接傷害到了中國的出口貿易。

假設,以美元結算的對外貿易,原本1美元可以兌換7.19元人民幣,現在隻能兌換到6.69元人民幣,甚至更低。

一個中國商人靠出口賺到10萬美元,之前本來可以兌換71.9萬元人民幣,到了現在隻能換66.9萬元人民幣,憑空少了5萬元人民幣,這意味著出口越多,吃虧越多。

過去一年,美元一直貶值,人民幣一直升值,甚至超過2018年7月中美貿易戰爆發以前的最高水平。

下圖是美元兌人民幣的走勢圖,從2020年5月27日開始,人民幣不停升值,1美元買到人民幣的數量從7塊2左右,一路下觸到6塊4左右,人民幣越來越貴。

目前,中國中央銀行將人民幣的中間價定為6.4元,幾乎與2018年6月的水平持平,比2020年7月高出8%。

貿易順差過大,5350.3億美元砸手裏

人民幣升值,伴隨的是2020年中國貿易順差迎來自201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順差增到5350.3億美元。

我們還是用口語解讀,所謂貿易順差,就是出口總額-進口總額=貿易順差。即有5350.3億美元沒有買到外國貨,砸自己手裏了,沒有達成貿易平衡。

再看一個數據,截至2019年4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總共為30,950億美元,5350÷30950=0.172,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僅僅2020年,中國外貿順差盈餘的美元,占到外匯總儲備的17%。

有人會問,2020不是疫情嗎,怎麽整出這麽多美元?對,就是因為疫情,而中國疫情控製得好,經濟複蘇得快,導致中國的供給能力遠遠高於其他國家,出口產生了明顯的替代效應,因為別的國家無法複工複產,疫情之下,中歐班列不降反增。

同時因為中國以外疫情肆虐,中國進口商品價低,拉低了進口金額。

順差不是很好嗎?手頭有那麽多美元!

貿易順差一點點是好,利於國家儲備外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基本就是這個路子,中國製造為中國積累了巨大的外匯儲備。

但是,順差太多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特別是在疫情之下,美國實行超低利率,放出大量美元流通到市場上,歐洲和日本更是實行負利率,這會讓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資產更具吸引力,將會把中國資本市場的池子由70萬億元推高到160萬億元的規模。

美元貶值,人民幣升值,對於持有美元的人來說,就會對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更加感興趣,意味著會有更多美元要進入中國境內,這會進一步加劇人民幣的升值壓力。

以往限製人民幣出境,導致資金閑置浪費

然而,目前的政策是,央行限製人民幣出境,限製用人民幣換匯,導致國內人民幣存款持續增多,進而造成人民幣無法形成有效投資,經濟社會平白無故增加了閑置資金,與這些閑置資金相對應的是生產資料和人力資源的閑置,這樣,社會資源利用效率就低下。

而且,貿易順差大大提高了外匯儲備成本,因為中國實行釘住美元的固定匯率,每當美元貶值和美國國內出現通貨膨脹,等於中國外匯儲備也隨之貶值,造成外匯儲備的巨大損失。

既然這樣,為什麽還要留住美元呢?而且疫境之下,人們又不可能換匯出國旅行消費,因此,為了采取有效的對衝機製,適度放鬆資本管製,通過放寬個人資本項下業務限製,讓中國境內居民投資境外證券和保險,有序擴大人民幣資本流出,這正是國家外匯管理局的用意。

除了買股票買保險,或許還能劍走偏鋒買房產

目前,雖然還沒有正式公布人民幣出境的細節,但可以確定,人民幣出境限製政策已經被疫情所改變。

事實上,過去一年在滬深港通的政策鼓勵下,中國國內資金出境壓力已經明顯釋放,現在的情形表明,新政策將開放的大門開得更大,有助於國內居民資產的全球配置。

除了買股票買保險,或許還能劍走偏鋒買房產,因為一旦個人可以到境外購買保險,那麽,個人就有可能可以向境外保險機構申請貸款,或以保單辦理抵押貸款獲得資金,這樣買房資金就輕而易舉解決了。

螞蟻搬家搬運人民幣出境,可能不算違規

目前,外匯局研究有序放寬個人資本項下業務限製包括:

1. 修訂境內個人參與境外上市公司股權激勵計劃的管理規定,取消年度購付匯額度限製,優化管理流程;

2. 研究論證允許境內個人在年度5萬美元便利化額度內開展境外證券、保險等投資的可行性;

3. 配合人民銀行做好粵港澳大灣區“理財通”試點。這意味著中國內地資金更容易到達香港,到達香港就意味著人民幣出境出海。

此外,在新政策下,個人銀聯卡可能會重新用於香港保險首期和續期保費的繳納,雖然額度會被限製在每人每年5萬美金之內,但一旦能刷,就意味著以前螞蟻搬家搬動人民幣出境,就不會被算作違規。

目前,中國允許個人每年兌換等額5萬美元的外匯,僅僅用作旅遊、購物或者教育,如果想在海外購置房產,則需要將更大額的資金轉移出境。

對此,購房人往往會通過其親友,進行螞蟻搬家式的資產轉移,但這種分拆購匯,利用親戚朋友的年度用匯額度搬挪資金屬於違規。

對涉及此種違規行為的個人,外匯局會將其列入關注名單,取消其之後兩年內的便利化購匯額度,情節嚴重的還將移交外匯檢查部門進行立案處罰。

利用消費轉移資金或許鬆綁

目前還有第二種違規轉移中國境內人民幣的做法是,用信用卡直接刷卡消費,由於信用卡的可用金額是當前卡內存入金額以及本身額度的總和,所以如果購房人預先在多張信用卡中存入一定量的金額,並直接在境外刷卡就可達到向境外轉移資金的目的。

還有人采取先買後退的策略,也就是說,先用銀聯信用卡或借記卡在海外商店以高於原價的價格假裝購買商品,比如奢侈品等,購買後當即折價轉讓給該商店以換取現金。這種回購通常需要付出5%-10%的服務費,屬於利用消費轉移資金,也是違規操作。

但如果新政出台,刷卡或轉賬就能購買境外理財產品,之後再從境外理財產品機構中獲得需要的資金,讓轉移資金的操作變得順理成章。

當然目前常見的違規操作還包括現金對倒。即中國內地客戶可在中國香港開設銀行賬戶,並在換匯店進行交易,換匯店要求內地客戶把錢轉入換匯店在內地的賬戶,資金到賬後,香港換匯店將等額資金轉至該客戶的香港賬戶。由於此等交易通常都是大額交易,因此屬於洗錢行為,即使在準備放開人民出境的新政策下,國家也不會容忍。

人民幣出境利於提高人民幣國際化程度

小編不是教大家違規轉移人民幣資產,隻是探討在5萬美元投資境外證券和保險的新政之下,給中國境內居民進行境外投資帶來的便利性。

用南華早報的觀點來看,鼓勵資本外流並不是實現國際收支的理想方法,畢竟這會導致非法資本轉移海外,但適度引導人民幣境外投資,有利於實現貿易平衡,反過來會促進增加進口,提高中國經濟的增長質量和速度。

無論如何,隨著中國經濟一天天強大,人民幣一天天強勢,金融市場一天天開放,適度放寬人民幣出境投資,會更有利於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中國個人購匯限製將取消,人民幣出境擬放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