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部衝突戰爭在即?周邊國家已在著手備戰?

有評論認為,中美兩國最有可能導致衝突的,首先是台灣問題。誰都不願意真的打一場大規模戰爭,但各國已經認為爆發局部戰爭是可以想像的,已經認為必須為這種可能性做好準備。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中美戰略競鬥的起源與未來》,作者劉怡采訪了國際政治學者時殷弘。時殷弘教授說,中美兩國最有可能導致衝突的,首先是台灣問題。它把中國軍力、軍事科技、西太平洋安全等一係列問題全都串聯起來了。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兩個主要盟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加上台灣政權本身,基本立場、傾向是一致的,分歧主要是各家應該出多少錢、出多少力。如果從最近兩三年的發展看,這幾個國家和地區已經超出了單純的遏製中國海上擴張的目標,已經是在做事實上的備戰了。毫無疑問,誰都不願意真的打一場大規模戰爭。但各國已經認為爆發局部戰爭是可以想像的,已經認為必須為這種可能性做好準備。

時殷弘認為,中美“脫鉤”不僅早就已經開始,而且競爭極為劇烈,甚至可以說還是方興未艾。拜登政府上台以後,特朗普時代的單邊主義一定會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在多個領域被推回去;但今天的民主黨已經不是奧巴馬或者克林頓時代的民主黨,關鍵領域的對華“脫鉤”還會繼續下去。全球性的病毒“大流疫”更是助長了這種趨勢:即使中美關係在2020年以前沒有惡化,“大流疫”也會銳減國際旅行,對國際交流造成隔閡。

蔡英文政府應恢複與大陸對話?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拜登第一課——兩岸應恢複對話》,作者蕭旭岑說,拜登政府的兩岸政策逐漸清晰,亦即是美國支持台灣民主,反對中共打壓,但希望兩岸自行管控危機,不能斷絕一切對話管道。這個軸線與特朗普時期,把台灣當筆尖(前國安顧問波頓語)猛戳大陸,蔡英文也積極配合的情況大相逕庭。

文章說,拜登政府以“交往”重新定調美中關係,也鼓勵兩岸應恢複對話。蔡英文政府應該審視慎思,衡酌時空環境不同,與大陸在共同政治基礎下恢複對話。官方之外,也應鼓勵包括朝野各黨派與各領域的交流對話,在堅持台灣利益下,以交往取代防堵,降低敵意,減少衝突,如此才是兩岸人民之福。

香港終審法院“自我閹割”?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彭定康說對了一半》,作者李平說,眼見香港一國兩製淪喪,連香港終審法院都淪為中共的護法,末代港督彭定康有關香港自主權的臨別贈言——“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隻是說對了一半。港版國安法取代《基本法》成為香港最高法律,一批對香港沒有感情的黨棍陸續加入中聯辦,並走向管治香港的前台,一國一法、一國一治已不可逆。

文章說,當終審法院認同港版國安法“地位特殊”,自己無權複核條文是否符合《基本法》時,可曾考慮港版國安法作為《基本法》附件,其法律地位竟淩駕《基本法》是何等荒謬?可曾考慮就算港版國安法,其第四條、第五條仍有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仍有無罪假定等訴訟權利的規定,讓終審法院有充裕的空間去解讀被控人士的保釋、去解讀陪審團的必要?但終審法院接受律政司”從嚴理解”國安法條文的說辭,放棄依據《基本法》、普通法解釋國安法的”終審權”,自我閹割,豈能不令人感歎香港自主權的斷送已走到斷送司法獨立的巔峰?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台海局部衝突戰爭在即?周邊國家已在著手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