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特朗普吃飯也太難了!倒可樂就有7個步驟

特朗普的“嚴格用餐標準”

  許多人都知道,在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的四年裏,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特朗普國際酒店位於餐廳大廳中心的72桌永遠為他保留,除了他的家人與核心圈子成員,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用。

  而當特朗普光臨酒店用餐時,酒店員工必須遵循一套繁瑣的程序,半點也不能出差錯。

  據美國《華盛頓人》雜誌當地時間2月19日消息,這些步驟則詳細地記載在酒店的一份“標準操作守則”(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中。

根據該守則,隻要特朗普落座,服務員就必須“小心翼翼地”(discreetly
present)端上一小瓶普瑞萊(Purell)消毒液——這還並不是為了防疫,在新冠疫情爆發前就存在這個步驟。

  隨後,服務員就開始一字不差地背誦台詞:“早上/下午/晚上好,總統先生,您的健怡可樂是加冰還是不加冰?”與此同時,服務員的托盤上還得放著一瓶冰可樂和一個放好冰塊的玻璃杯,保證特朗普無論選哪個都能馬上提供。

  倒可樂的程序也必須一絲不苟——守則中至少有7個步驟,並配有4張圖片加以說明。

比如,可樂必須當著特朗普的麵打開,“絕對不可以提”;服務員必須一手握著長頸開瓶器手柄的靠下三分之一處,另一手握著玻璃瓶可樂的靠下三分之一處;可樂倒好後,必須放在特朗普的右手邊,之後則是“重複上述步驟,直到總統離開”。

  據悉,特朗普每餐總是吃一樣的東西:前菜是雞尾酒蝦,主菜是全熟的牛排,配菜是薯條,有時還會加上蘋果派或巧克力蛋糕作為甜品。

  雖然在“吃什麽”的問題上不太糾結,但特朗普對於“怎麽吃”還是有很多要求的。

  那份“標準操作守則”顯示,餐前麵包必須在兩分鍾內上,還得是雙份,雞尾酒蝦則須要立即上。

甚至,服務員必須當著特朗普的麵打開亨氏番茄醬的小玻璃瓶,確保他能聽到瓶口處那“砰”的一聲。

  同時,特朗普的餐品不能有額外裝飾,酒店前行政總廚比爾·威廉姆森(Bill
Williamson)稱,前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曾經要求一份比目魚退菜,因為上頭用了歐芹和香蔥進行裝飾。

  據威廉姆森介紹,特朗普倒是沒退過菜,但如果他對用餐有任何不滿,服務員也會吃不了兜著走,比如有一次他就質問,為什麽陪他就餐的客人牛排比他的大。

  威廉姆森表示,餐廳每次都會特意為特朗普采購“最大的蝦”,確實沒怎麽注意牛排尺寸的問題,在特朗普抱怨後,餐廳把之前用的肋眼牛排或者菲力牛排統一換成了40盎司(約1.13千克)的戰斧牛排,“特朗普再也不會抱怨自己吃不到最偉大、最大、最漂亮的牛排了”。

此外,特朗普還酷愛零食,因此餐廳總是準備會一盤“垃圾食品”,比如樂事薯片、米奇威牛奶巧克力條、士力架、奧利奧、小熊軟糖等。

  特朗普的那些“麻煩的貴賓”

  在為特朗普提供服務之餘,酒店員工還得招待好特朗普的家人與其他貴賓,標準同樣非常嚴格。

  “參議員與內閣成員以及他們的工作人員、總統的工作人員、共和黨的重要成員、教堂牧師,就連‘我的枕頭’(MyPillow)公司的人都是VIP貴賓。”酒店前廚師長肖恩•馬蒂耶維奇說,“如果他們住在酒店裏,酒店每天都會給我們印一本書,書裏會有他們的照片、姓名和職位。”

  馬蒂耶維奇表示,由於特朗普身邊的“紅人”就像“摩天輪”一樣轉的飛快,所以員工們必須搞清楚當下必須“討好哪一位”。

例如,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Michael
Cohen)在與特朗普決裂前,曾經在沒有預定的情況下試圖在酒店餐廳用餐,由於領班不認識他把他趕走了,導致自己被酒店總經理一頓訓斥。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 資料圖

  而且,每位貴賓都有自己的“特殊習慣”,讓酒店不得不適應。

  比如說,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總是在餐廳裏辦公,幾乎讓餐桌成了他的“私人辦公室”,還經常在非用餐時間要求餐廳為他和他的客人準備菜品。

  “這個人(朱利安尼)經常在下午2點,也就是我們還沒完全運轉的時候訂一張10人桌。”一位酒店前經理表示,“我們沒有員工在崗,但他是總統的律師,我又能怎麽辦?”

  再比如,共和黨的重要讚助人大衛·波科尼(David
Bockorny)喜歡早上去餐廳喝咖啡,但總在餐廳開門時間前過來,這導致餐廳員工的上班時間不得不為他而提前。特朗普任職期間的財政部長史蒂夫·姆努欽(Steve
Mnuchin)喜歡喝餐廳菜單上沒有的黑皮諾酒,搞得餐廳隻能單獨為他們儲備。

  特朗普的家人相對“低調而禮貌”,但也有例外,特朗普的二女兒蒂芙尼·特朗普(Tiffany Trump)就總是放餐廳的鴿子。

“她訂了很多位子,卻沒有出現。”這位酒店前經理表示,“這搞得我們很頭疼。”

  高收入但內心矛盾的酒店員工

  《華盛頓人》報道稱,這家酒店的管理層經常標榜自己為“特朗普真正的信徒”,但那些負責收拾餐後杯盤狼藉的基層員工們則心情非常矛盾——他們來這打卡上班隻是因為工資高。

  前酒店大堂調酒師米歇爾·裏維拉(Michel
Rivera)表示,自己光靠小費每年就能掙10萬美元,這是他25年職業生涯中薪酬最高的工作,而且還有豐厚的健康福利。

  “人們真的會專門來找我,塞給我100美元並說,‘在這工作的你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酒保!’”裏維拉說,“總是會有三四個人走過來,喝上幾杯——我能輕而易舉地賣給他們超過1000美元的酒。這在酒吧裏可不常見。”

  一位餐廳經理則表示,酒店的客人會“像黑手黨時代一樣”向自己行賄,想方設法接近權力。

她表示,當有政客在場用餐時,會有人試圖通過自己接近某些人,甚至還有人想讓自己安排他坐到特朗普的位置上用餐,但自己拒絕了,“如果我們讓某人坐到特朗普的位子上,我會被解雇的”。

  收入高也是有代價的,比如說在日常工作中不得不裝成一位特朗普鐵杆粉絲。

  裏維拉表示,自己一直在通過撒謊來“扮演角色”,很多時候都會說“是的,我支持總統。他是個了不起的人”。

  一位酒店前經理則回憶說,她剛開始工作時,另一名員工帶她參觀了酒店,稱讚特朗普“對人們很好”“心地善良”,當時她回應也是“你知道嗎?你說得很對”,但其實“內心深處早已奄奄一息”。

  事實上,當她和其他民主黨人得知總統即將上任時,反而會大呼“哦,太棒了。我不想做這些破事了,今天能早點下班嗎?”

  關於高收入的另一個代價則是嚴格的儀表要求,據《華盛頓人》報道,華盛頓特朗普國際酒店的“儀容整潔政策”(Appearance &
Grooming
Policy)規定,男員工麵部毛發的長度不得超過四分之一英寸(約0.64厘米),女員工的麵部毛發長度不得超過八分之三英寸(約0.95厘米)。

  此外,針對女性員工,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是“隻能穿連衣裙或其他裙子”,隻要穿了褲子上班就會被批評。

“我隻記得,每當我穿褲子的時候,我就會想:哦,這將是美好的一天。”一位酒店前女經理表示,“(在工作中)我總是穿得像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女主播。”

  此外,由於在“特朗普的大本營”工作,不少員工還遭到了各方排擠。

  “我覺得大概80%到90%的廚房員工是西班牙人。”前廚師長馬蒂耶維奇表示,“很多在那裏工作的人,他們的朋友都不再和他們說話了。一些西班牙裔工人在那裏工作時,他們的家人不願意和他們說話,甚至那些家鄉是其他國家的家人也不願意。”

  馬蒂耶維奇還表示,之前與自己一直保持合作的一家蔬菜供應商與他終止了合作關係,說“出於良心,他們不能給酒店供貨”。

  前行政總廚威廉姆森則表示,來酒店工作後,與他之前保持良好關係的食品供應商突然給他送來腐爛的農產品和不合格的肉和魚,這導致他在任職期間必須仔細檢查每一批食材。

  他還表示,有次他在酒店露台上休息時,慢跑的路人會對他豎起中指,還有一次穿著製服乘地鐵去上班時,同行的乘客對他大喊:“你真可恥!你怎麽能為那樣的人工作?你是一個種族主義者!”

  有酒店員工表示,在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期間,餐廳生意慘淡,用餐的氛圍也很緊張,甚至沒有人說話,“可以看出客人們都很難過”。

“在私底下,我們都在慶祝拜登將會獲勝。但同時,哦,天哪,我們可能都得另找工作了。”

  在《華盛頓人》雜誌看來,整個“標準操作守則”就仿佛是特朗普將自己塑造成“大明星”所使用的“劇本”,華盛頓特朗普國際酒店則像一個“明星走秀大舞台”。

  不過,這座“舞台”的情況並不理想,在美國新冠疫情爆發、特朗普競選連任失敗、國會大廈爆發騷亂後,這家酒店的聲望開始直線下降,特朗普總統任期結束時公布的財務狀況顯示,在2020年,這家酒店的收入減少了63%。

  《華盛頓人》雜誌表示,在經曆了四年的風風雨雨後,特朗普可能已經離開了華盛頓,但他仍然是這家酒店的重要人物,因為餐廳72號桌依然在為他留著——隻不過位子一直是空的。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伺候特朗普吃飯也太難了!倒可樂就有7個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