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死女孩、麻倒醫生的麻醉藥七氟烷,到底從何而來?

一名三甲醫院的麻醉科醫生介紹,少劑量使用麻醉藥時,會出現短暫的興奮期,如果加大用量,人會進入各器官的抑製期,達到深度麻醉狀態。如果藥量較大,可能導致呼吸循環的最終抑製,進而導致死亡。

近日,廣東佛山一名23歲女孩疑被其上級主管強奸後死亡,死因為麻醉藥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環功能障礙。隨後,為驗證七氟烷能否“一捂就暈”,江蘇無錫某醫院的一名產科醫生在微博上發布實驗視頻,以身試藥,引發廣泛爭議,她本人稱,自己使用的七氟烷是“很久以前”通過網上藥店憑處方購買的,目前該“正規途徑”已經被封。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了解到,七氟烷作為一種吸入性全身麻醉藥,屬於較為特殊的處方藥。通常情況下,隻會出現在醫院的手術室中,而不會出現在門診藥房、線上或線下藥店。

直至發稿,佛山女孩死亡案和產科醫生試藥風波中的七氟烷來源,仍然沒有更詳細的答案。

對於七氟烷屬於哪一類管製藥品、是如何進行管理的、流通環節中有哪些監控死角,多名熟悉藥品的專業人士受邀進行了探討。

七氟烷並非管製類麻醉藥品,但仍屬高警示處方藥

澎湃新聞此前從佛山受害女孩的家人處了解到,受害者當晚和嫌疑人等吃完宵夜後,去KTV唱歌喝酒。淩晨2點,嫌疑人先在一家公寓酒店開房,約十分鍾後扶著喝多的女孩進入酒店。淩晨5時許,嫌疑人外出後返回,發現女孩昏迷不醒後報警。當警察和醫護人員趕到現場時,女孩已死亡。

一名三甲醫院的麻醉科醫生介紹,少劑量使用麻醉藥時,會出現短暫的興奮期,如果加大用量,人會進入各器官的抑製期,達到深度麻醉狀態。如果藥量較大,可能導致呼吸循環的最終抑製,進而導致死亡。

佛山市公安部門出具的鑒定材料顯示,受害者因七氟烷中毒導致急性呼吸、循環功能障礙而死亡。

國家藥典委編著的《臨床用藥須知》顯示,七氟烷在吸入式全身麻醉藥中起效時間快,讓肌肉鬆弛的能力明顯大於其他氟烷式麻醉藥,

多名藥劑學專家表示,七氟烷作為麻醉藥,與國家特殊管製的麻醉藥品概念不同,沒有被納入國家現有的《麻醉藥品品種目錄》中。而目錄中的麻醉藥品則會受到非常嚴格的監管,國家也出台過專門的管理條例對可能出現的違法行為進行約束。

北京安貞醫院藥劑科主任醫師魏國義解釋,製定該目錄的標準之一,是藥品是否具有成癮性。即進入目錄的麻醉藥品主要是耐受性藥品,也可以稱之為成癮性藥品。比如阿片類的鎮痛藥,再比如芬太尼。這些藥品的使用,會讓人產生精神和身體上的依賴性,而七氟烷則不會。

武漢市某三甲醫院的一名藥劑師告訴記者,麻醉藥的含義重在藥理作用,而麻醉藥品屬於法律層麵的概念。也就是說,有麻醉作用的藥,不一定都屬於麻醉藥品,也就無需依據麻醉藥品的要求進行管理。

一家三級綜合醫院的藥劑科主任舉例說,麻醉藥品注射劑用過的每一隻空安瓶,都要進行記錄和回收,有衛健委指定的麻醉藥品采購平台,需要嚴格備案,從采購到配送的監管都非常嚴格。而七氟烷等麻醉藥就不存在類似的強製規定,根據手術需求準備用藥即可。

不過她表示,麻醉藥仍屬於高警示藥品,如果誤用可能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因此,高警示藥品與其他常規處方藥相比,在審核、用藥方麵會相對嚴格一些。

記者發現,由中國藥學會醫院藥學專委會發布的《高警示藥品推薦目錄》(2019版)中,除了麻醉藥,還包括口服降糖藥、高滲氯化鈉注射液(正常濃度的氯化鈉注射液俗稱生理鹽水)等。發布方曾強調,基於國內的用藥安全現狀,有必要針對每種高警示藥品研究和製定用藥錯誤防範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這隻是一份行業參考標準,行政製約能力值得商榷。魏國義提到,這類高警示藥品的管理辦法一般由各省市或醫療機構自行製定。

“其實任何處方藥如果隨便給病人自行使用,都是有風險的,更不要說濫用。”前述某三甲醫院的藥劑師說。她認為,如果將所有麻醉藥都納入強製嚴管的麻醉藥品進行管理,可操作性也不強。

曾有醫務工作者私帶七氟烷等麻醉藥出售

以身試藥、將自己用七氟烷捂暈後,產科醫生曾發布微博解釋,自己原本打算用七氟烷給狗做絕育手術,後來因為狗患病去世,麻醉藥就被剩下來了。而七氟烷是她通過網上藥店購買的,有藥師開具專門的處方和支付憑證:“我告訴他我的用途,他就給我開了。”該醫生還稱,目前該購藥“途徑”已被封。

那麽,七氟烷等麻醉藥通過網絡進行交易是合法的嗎?根據2019年最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除了疫苗、血液製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放射性藥品、藥品類易製毒化學品等國家實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之外,其他處方藥已放開了網絡銷售的限製。不過,麻醉藥等高警示藥品應如何監管,藥品管理法並未詳細提及。

為了進一步規範藥品網絡銷售行為,2020年11月,國家藥監局也曾公開征求過《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意見,目前相關辦法仍未正式出台。

“網售處方藥一直處於很尷尬的境地。”一名長期關注醫藥的人士說,盡管網售處方藥確實存在,但也沒人敢輕易售賣麻醉藥,第一風險大,第二市場份額小,他此前也從未聽過網售麻醉藥等高風險藥品的案例。

那麽,實體藥店有可能流出七氟烷嗎?該醫藥人士介紹,藥店按理說也是處方藥憑處方購買,但實際上很多藥店除了嚴管抗生素藥品以外,其他大部分處方藥都可以輕易買到,他認為這與醫療機構對處方的管理模式有關。

此外,前述武漢某三甲醫院的藥劑師還提到,在普遍重醫輕藥環境下,藥店藥師的業務水平也良莠不齊,“能不能做好用藥指導的工作,不好說,包括醫院藥師,他們承擔了很多最基礎的調劑工作,用藥指導沒有時間去做。”

如果流出場所是醫療機構,可能性又有多大?該藥劑師認為基本不可能。她指出,醫院不可能給患者開出麻醉藥的處方,也不可能讓他們自行將藥帶出院外。前述三級綜合醫院的藥劑科主任也確認,患者是不會在醫院的任何環節接觸到麻醉藥。

不過,近年來確實出現過醫生甚至實習生私自從醫院帶出麻醉藥及麻醉藥品的事件。2017年,安徽省蒙城縣中醫院醫生趙某多次向他人出售七氟烷等藥品,致使出現奸淫婦女等惡性事件。2019年,上海多名麻醉科醫生涉嫌將過量的麻醉藥品分帶售賣給病人。2020年,四川川北醫學院附屬醫院一名麻醉學專業實習生,從手術室偷出麻醉藥給女友吸食,有專家推測該麻醉藥為七氟烷。

令人擔憂的是,即使是受到嚴格管控的麻醉藥品,也存在管理上的疏漏。2021年2月20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主任藥師楊毅恒在一場線上藥學培訓會上分享,去年9月對某一線城市40家醫院麻醉藥品的專項檢查發現,麻醉藥品的處方管理存在格式不統一、藥品批號登記混亂、殘餘量與登記數量不符等情況,導致達不到精準溯源的要求。此外,部分醫院的麻醉藥品沒有按要求保存在帶鎖的櫃子裏,以及空安瓶沒有及時銷毀等。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毒死女孩、麻倒醫生的麻醉藥七氟烷,到底從何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