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舉報“鎮黨委書記掌摑老弱婦女” 有關部門已介入調查

2月20日,記者從巴南區獲悉,針對網絡中出現題為《實名舉報:某政府黨委書記耍官威公然掌摑老弱婦女—故意傷害》的帖文,目前巴南區相關職能部門正在進一步核實相關情況並依規依紀處理。

實名舉報:重慶市某政府黨委書記耍官威公然掌摑老弱婦女—故意傷害

濟源市委書記掌摑市政府秘書長一事剛告一個段落,沒想到我一個小小的村婦,又有幸遭到了一個正處級黨委書記的掌摑。

我叫高樹英,現在55歲,身份證號51022219660903622X,家住重慶市巴南區東溫泉鎮雙勝街134號,現實名公開舉報重慶市巴南區東溫泉鎮黨委書記劉忠傑。

2020年7月3日上午9點半左右,我和我婆婆雷秀珍、丈夫李坤明、兒子李沛修一行四人,到巴南區東溫泉鎮政府二樓,欲找鎮長李嘵秋解決我婆婆因強拆和下雨天氣引起生病的問題。因為鎮長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我就用手敲門。沒想到的是,因為我的敲門聲驚動了樓上的黨委書記劉忠傑,一場災禍由此從天而降。

就在我站在鎮長辦公室門口等著的時候,看見一個男子一邊用手機攝像一邊從樓上往二樓走,嘴裏還大喊著:“是哪些人要來衝擊政府?”

我當時還不知道這個人就是鎮黨委書記,但我想著肯定是一個管事的人。我就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是我,我要找鎮長。”

劉忠傑一邊向我走來一邊對著我攝像,我感到有點不對勁,就拿出手機也準備攝像,並用一隻手遮擋劉忠傑的鏡頭。猝不及防之間,劉忠傑突然用右手一拳向我臉上打來,同時用肮髒的語言辱罵我:“我日你個媽喲”。

被一拳打在臉上,我一下子就懵了,現場看到劉忠傑向我施暴的人也懵了。當時在場的還有另外一家四口,其中有兩個分別叫彭超和張元美的群眾看不過眼了,就走過來想製止劉忠傑的打人行為。加之我也在進行反抗,場麵一片混亂。

劉忠傑或許是擔心我拍攝到了他向我施暴的畫麵,就叫我把手機交出來。我不從,就將手機往挎包裏放,此刻,我老公叫我兒子報警。圍觀的政府工作人員也有人喊報警。劉忠傑大吼道:“不準報警”,並繼續向我搶奪手機。眼看書記都身體力行,又有三四個政府工作人員衝上來,欲搶奪我裝進挎包裏的手機。

我嚇壞了,抱住挎包就跑進了旁邊的人大辦公室,劉忠傑等人緊追其後,沒辦法我用身體死死將挎包壓在沙發上。劉忠傑等幾人,七手八腳的對我亂扯亂搶。就這樣,我一個婦女的衣服被他們撕爛,挎包扯壞後被搶走,腳也因此而受傷。

看著劉忠傑等人將我的挎包搶走(包裏有兩部華為手機),我強忍著腳上的傷痛追出門外,想把被搶走的包要回來時,東溫泉鎮派出所的人到了,一下子控製住了混亂的局麵。這時,我兒子李沛修的手機來電,顯示為110,剛說兩句話,手機又一下被一個叫王華鬆的鎮政府工作人員搶走。

我被帶到派出所的同時,我的家人也向110報警稱在東溫泉鎮政府被槍了三個手機的事。下午1點左右,我才在派出所做完筆錄。此時,我頭昏眼花,臉頰也又紅又腫。拜劉書記所賜,腳疼得厲害。

在派出所做完筆錄後民警還不允許我走,在我強烈要求要去醫院看病的情況下,看管我的民警向上級領導請示並征得領導同意的情況下,我被恩準允許去醫院看病。

我被120送到東溫泉鎮衛生院,花了幾百元的檢查費和藥費後,醫生診斷為輕型顱腦損傷,我向醫生提出了住院治療的要求。讓我意外的是,我這麽個簡單的要求居然遭到了拒絕。醫生稱,是政府向醫院打了招呼,不允許我住院治療。隻能留院觀察。

第二天我們叫醫生檢查想繼續輸液,開了處方去繳費時,驚訝地發現,繳費金額隻有14.09元,其中輸氧費7元,西藥費2.59元、床位費4.5元。天呐,隻有2.59元的藥費,這輸的液體能治病嗎?我丈夫就去問醫生:“這2.59元的藥是到底什麽藥?”醫生回答說:“這裏麵沒有藥,就是一瓶兌藥的水,沒有其它辦法,領導打了招呼的。”在這種的情況下,我隻有離開了該醫院,轉到重慶南岸區東南醫院進行住院治療,該醫院診斷為輕型閉合性顱腦損傷。幾天後於7月7日出院。

我出院後就去找派出所,試圖為自己被毆打受傷和手機被搶一事討個說法,當事民警避而不見。無奈之下,我一紙訴狀將巴南區公安局起訴到了巴南區人民法院,要求公安局履行對我被故意傷害和手機被搶一案的法定職責,依法調查處理並追究肇事者的法律責任。

在法院的刁難下,我的訴訟不被受理。在律師強烈要求法院出具“不予受理”的裁定書後,法院被迫立案。

11月9日開庭時,我驚呆了,在連篇的偽證中,很多客觀發生的事實都變成了假的,連我和家人被搶走的三個手機都變成了“被鎮政府某工作人員撿到。”派出所有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本事,尤其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結果毫無懸念,我的訴訟被駁回。

拿到判決那一刻,我笑了,被氣笑了。

通過這件事情,讓我看清楚了這個世界,一個讓我隻想罵“娘希匹”的世界。如果連我們的人民公仆都是用這樣的態度來對付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的話,那麽,我們不是生活在愛裏,就是生活在恐懼裏。

在當今的法治社會裏,如果連法律都不能悄無聲息地保護我們這些不名一文的弱者,如果正義之光已經不能斂聲息語地普照那些心懷正念的良人。那麽,這個世界,就不會真正的充滿陽光。

要知道,一個國家的法治狀況,法治建設水平,不是口號多麽響亮,不是文件多麽漂亮,不是新聞說的法治水平達到百分之多少。而是,在每個公民遭遇不公事情時,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義,感受真正的法律尊嚴,感受真正的自身價值。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網民舉報“鎮黨委書記掌摑老弱婦女” 有關部門已介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