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巧巧:很排斥闊太的標簽,我婚前婚後都靠自己

上周五《乘風破浪的姐姐2》第二次公演中,金巧巧遺憾止步。她上這檔節目,曾被外界解讀為一個關於“歸來”的故事。人們大多好奇,這位傳說中的“豪門闊太”為什麽忽然走到台前。

但本人向我訴說的是另一個版本。

“我沒有複出。因為我沒有退出過,一直在工作。”為了證明所言非虛,她甚至向我展示了一份作品表——從2017年至今,她的影視作品高達13部,遠超出百科的統計。“但戲份都不太多,說好聽的叫客串,不好聽的叫跑龍套。”

關於金巧巧的誤解一直在不斷發生。比如她在初舞台上獻出“驚鴻一舞”,卻因患上急性咽炎失聲,唱歌失了水準,卻又因高分引起爭議。有人嘲諷她“皇族”,她覺得委屈,“老師是覺得我這個情況還能唱成這樣,才給的這個分數,我認為是公平公正的。”有人調侃她“瘦到脫相”,她辯解,“因為我嗓子壞了,平時愛吃肉,但怕上火隻能吃青菜。連我閨蜜媽媽都說,巧巧你怎麽啦,你不能再瘦了。我說沒事,過兩天我會胖回來的。”

她常年被貼著看似光鮮的標簽“公主”、“精致芭比”,可那些少女感十足的稱謂,會令她感到羞愧,“我都成中年婦女了,被記得的還是以前小姑娘的角色。”

鑿開那些標簽,展現在我麵前的,不過就是個渴望有戲拍、有生存危機的中年女演員。她在告別節目組的長文中稱,“我後悔來這個節目了,因為想翻紅失敗。”自嘲歸自嘲,她一貫不是進擊型選手,從不刻意在事業上追逐什麽。這一點,未來也無意改變,但她希望在演戲上,能再有一些代表作;她強調著我不是什麽闊太,聲稱自己從不大手大腳,不熱衷追逐名牌,連去餐廳吃飯都會打包——她的講述讓我意識到,我們總是想當然地設想一些走向,但生活的真相並不止於此。

以下為金巧巧自述:

1、因為初舞台分高被嘲“皇族”,其實鏡頭少得可憐

我女兒特別喜歡《姐姐》這個節目。第一季播的時候,就時常和我念叨,張含韻小姐姐多美多可愛。當時聽了,就特別想讓她看到,媽媽不止是在家邋裏邋遢的樣子,在台上也可以漂漂亮亮發光。

所以第二季找我的時候,我特別的開心。身邊朋友也極度支持,都說,太適合你了,你這性格就應該上真人秀。我可能看上去不合群,角色和臉型長得不討人喜歡,但真實的我和大家看到的是兩個極端,挺想讓更多人了解我日常生活中的真正性格。另外我是舞蹈演員出身,唱歌、跳舞都還行。舞蹈功底是我的一個優勢,靠著這份底氣,甚至憧憬過成團、站上C位。

我常年練瑜伽,要保持一定的柔韌度。去年11月收到邀約後,就專門請了舞蹈和聲樂老師。每周日程排得可滿了,一三五上舞蹈課,二四六學聲樂。差不多練習快倆月,特別認真對待這件事。

怎麽都沒想到,比賽前兩天,會得急性喉炎。醫生建議我“閉聲十天,不說話”。當時真的有點崩潰,感覺備戰那麽久,全毀了。你去參加一個唱歌跳舞比賽,結果嗓子失聲,那還比個啥?其他姐姐都問我,那你怎麽辦?我也想知道,我怎麽辦。一度想退賽,但又想想,還是要有點拚搏精神吧,不能退縮。就硬著頭皮上了。

金巧巧在《浪姐2》的初舞台(節目畫麵截圖)

上場前我說,現在嗓子嚴重水腫、發炎,我的表演可能是個笑話,但我會盡全力。希望大家見諒。

這段話被剪掉,我覺得蠻無奈的,是抱著那樣一種心情發了微博。事後也問過節目組原因,他們給出的解釋是:在更新的會員加長版中聊天說到了這件事。但說實話,還是關注專業的人比較多,大家隻看唱跳表演,不想聽你扯皮、哈拉什麽的,尤其是很多人不願意交費去看加長版。

很多人不知道我生病,跑來微博吐槽。有的說,你唱歌太難聽了,就這樣怎麽還去比賽;還有人覺得,你憑什麽拿那麽高分數,是不是有後台。一些黑子還諷刺我是“皇族”、“豪門闊太”,反正說得挺難聽的。我當時就覺得挺無語,也挺無奈的。其實那句話也就幾秒的時間,完全可以在節目裏展現,讓所有人知道她是因為生病了嗓子沙啞才發揮失常,不可以嗎?

還好,後麵的舞蹈《大魚》出來之後,我看到網友的評論還是挺認可的。最後和那英並列第五,我覺得結果很公正。畢竟我是在失聲的情況下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才唱出聲兒的。老師也說在嗓子發炎的情況下,唱成這樣已經不錯了。

後麵幾期節目給到的鏡頭就更少了。一公排練那期,100分鍾的節目裏,我的鏡頭是5秒,我們隊不到1分53秒,別的隊都有10到15分鍾。和家人坐一起看節目,心裏挺難受的。我女兒不懂什麽叫剪輯,就不停問我,媽媽你怎麽還不出來、媽媽你去哪兒了、媽媽你怎麽那麽短就沒了。我隻能打岔,挺尷尬的。

為首次考核準備時,金巧巧所在的組給到的畫麵的確很少(節目畫麵截圖)

倒不是不甘心當“小透明”,說話、聊天、侃大山都可以沒有鏡頭,唱歌跳舞總得有點鏡頭吧。就別太過分了,大家都是很辛苦在練。但現實不是這樣,人氣和專業不能相提並論,我被打敗了。我一個專業的舞蹈演員,在節目裏,基本上沒有什麽展示我舞蹈動作的鏡頭。是覺得我跳舞難看嗎?我有點不解…首秀結束時,另外一個姐姐也給我發微信說:她也很生氣,因為她的鏡頭也所剩無幾,她媽媽也氣壞了。

二公被淘汰,說實話我是喜憂參半。走的時候也沒有哭,但是看到欄目組給的卡片上提到了女兒,心裏突然就難過起來,眼淚不自覺就掉下來。一方麵我又暗自鬆了一口氣,因為我嗓子太疼了,有點擔心落下病根,就是永遠都這麽啞了,哎一說就疼。宿舍也沒有遮光布,在那邊睡眠特別差。有個鏡頭,眼袋都快掉地上去了,太嚇人了
,網友都說,金巧巧你怎麽老成這樣,因為生病加上一直休息不好,熬的呀。

金巧巧在二公的舞台現場(節目畫麵截圖)

之前大半年沒工作了,當時也是不知道為什麽這麽巧,和《浪姐2》一起突然一下子來了四個。權衡之下我推掉了另一個綜藝和兩部戲。其中一部戲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主動請纓跟出品人說我想去演,人家就用我了。結果我又因為想在《浪姐》裏好好練習、實在調不開檔期又推掉了。真的覺得挺對不起人家的。最後呈現出來的結果卻很不理想,說實話我心裏落差真的蠻大的。

2、我都快成中年婦女了,被叫“公主”會不好意思

大家好像總對我有點誤解。比如我這次上節目,又會有人問我,為什麽要複出。

其實我從來沒有停止過工作。隻是我沒有流量,工作少,很多好劇本輪不到我手上。拍的東西沒多大熱度,戲播完也沒什麽反響,大家不見得能看到。就以為我在家做全職太太,徹底息影了,但事實上我一直在努力工作。

當然,最長的一次,也有一年多沒有接到片約。今年還好,有三部電影要上映,包括《勇敢的你》、《末日戰士》、《忠愛無言2》,但戲份都不重。說好聽點叫客串,往不好聽了說,就是跑龍套。

我現在的狀態用一句話形容,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已經被拍暈在沙灘上了,嗬嗬。00後已經完全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我去菜場買菜,沒有人認識我。去大排檔吃飯,偶爾會被認出來,但幾率很小。

一些觀眾在馬路上看到我,還會說,我好喜歡你的“孔雀公主”。我挺慚愧的,人家喜歡我的還是20年前的戲。我現在都快成中年婦女了,被觀眾熟知的卻還是以前小姑娘的角色,自己都挺不好意思的。

金巧巧在《西遊記》裏的孔雀公主形象

說到“公主”這個事情,經常有網友懟我,她不是說自己長的洋氣,歧視農村人嗎?但我真的完全沒有任何歧視農村人的意思,我當年那段采訪,是在自我分析“我為什麽不紅”。我覺的自己的形象有局限性,不是全能型什麽都適合演的。我在電影學院畢業的論文寫的就是“論類型演員”。采訪裏原話說的是:類似農村人這樣的角色,我真演不好。太洋氣幾個字也是主持人說的。這個截圖屢屢被翻出來,每次大家都會斷章取義,說我說自己太洋氣演不了農村人,沒人聽你解釋。所以有時候一說剪輯我就害怕。

有時候看見網友說我歧視農村人的留言,我也會去懟一下: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說“歧視農村人”?哈哈。

在《可凡傾聽》這檔節目裏,金巧巧說出關於飾演農村人的語境是這樣的(節目畫麵截圖)

有人問我,如果再有農村戲找我還會去演嗎?我覺得這個得看有沒有合適的劇本和角色,也不能說我為了證明自己,就硬要去演一個不適合自己的角色,那也是對觀眾和對自己都不負責任,而且我也還沒有到所有角色都能駕輕就熟的程度。

比起“公主”,“闊太”這個詞我就更排斥了。你要這麽說,就更沒人找我拍戲了。本來製片人還考慮我,結果人家說,別了,她那麽有錢,咱們別找她了,咱們給不起,那不麻煩了嗎?還會覺得,養尊處優的人肯定不好好演戲,吃不了苦,還特多事兒。但我特想告訴大家,隻要有工作的機會,我一定會付出200%的努力。

我自己也反省了一下,可能因為我是個挺懶的人,太享受平淡,導致我不能大紅大紫。就是不太鑽營,從沒找過宣傳公司弄什麽流量,包裝自己。也不太願意去爭一些東西,特別不想為了達到一些目的就不擇手段。但在專業上,還是希望有一些進步,有現在這個年齡段的角色被大家看到。

這次上節目,也是抱著求職的心態。自嘲點說,就是想借助節目熱度
“翻紅”一下,提高自己再就業的機率,希望市場能給我機會。如果有更多的戲和綜藝找來那我會更開心啦。我過去說過,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今天的我依然是這樣,希望一切在順其自然的同時,能因為我的一些努力而增加些許幸運和改變。

另外我也在兩手準備,在尋找一些合適的製片人項目,去年買了部小說,正在做改編。現在確實太被動了,好像所有中年演員都麵臨這個危機。

3、大家關心的私事,等我老了以後再講

女性要經濟獨立,也要精神獨立,這個是我一貫推崇的。不管婚前婚後都要靠自己,因為真的隻有自己靠得住。

我這麽說,真的不是矯情。我上大學之前就沒向家裏要過錢了。我記得特別清楚,我還沒考上北京電影學院,在北京舞蹈學院的時候,很多人會去我們學校挑人拍卡拉OK的視頻。拿個小紗巾走來走去,拍一首500塊錢。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掙錢,到手我就立刻給父母了。之後也比較幸運,在上電影學院時就開始拍戲,有一些小收入。不用花父母的錢了。

現在在家裏,每天早上七點,我女兒去上小學,兒子八點也去上幼兒園,家裏隻剩我和老爸老媽。我覺得挺可怕的,自己像個退休老人一樣無所事事。所以一定要上崗,否則就真和兩位老人一起退休了。

金巧巧和2個孩子

我開那個老年代步車,是因為特別方便。它是充電的,能節省能源又方便停車。我不太在乎虛榮的東西,也不講究那些排場,實用對我來說最重要。

曾經有段時間,我也買過名牌。但現在,我經常也會在某拚團上買東西。還買過50塊錢的包,上麵畫個米老鼠挺好看的。後來我助理說,姐你這包不能往外拿,旁邊那個logo看著像仿大牌,咱別拎出去,被拍了,還說你拎著假名牌,是不是挺好笑的哈哈哈。前段時間我做直播,好幾個網友為說我穿的衣服好看,問我是啥牌子,其實就是在超市旁邊一個小店買的,不到100塊的衛衣。

我覺得自己算是挺會過日子的那種人,生活上絕對不大手大腳,吃飯從來都打包,從來不浪費。有人說我不缺錢,怎麽可能呢,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給孩子報培訓班,給父母體檢,處處都是花錢的地方。這個世界上誰不缺錢呢,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對吧?

不過我確實也沒什麽經商頭腦,走過一些彎路。前幾年開的火鍋店,租約到期後,就沒有再租了,主要是覺得開餐廳太辛苦,比拍戲要辛苦得多。以前被騙過兩次700萬,到現在錢也沒有追回來。

如今網絡上還能搜到金巧巧這2次財務損失的新聞:一次發生在2008年,一次發生在2016年

後來我變得非常謹慎了,但最近投資的一部電視劇,又是因為信任出現了問題,官司在訴訟中。我特別容易相信別人,雖然她現在已經被強製執行,但我當時也沒讓她做抵押,導致她現在名下沒資產,情況就比較麻煩,不太樂觀,這事兒說出來挺丟人的。

但比起名利和財富,我最在乎的依然是我的家人。我爸爸是教哲學的,他時常教育我,人生一定是有得有失。我可能沒有名、沒有利,但我有一雙好兒女,他們是我最好的作品。父母更是我這一生最值得報恩的人,所以從我上大學之後,我去哪兒拍戲都會帶上他們,平時住也是在一起,從來沒有離開過。這樣可以有一個團圓的感覺,我也習慣了。

至於外界關心的家庭私事,我隻能說,還是希望更多關注在我的工作上。哪天等我老了、真的退休了,如果大家對我的私事還感興趣,可能我可以講一講。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金巧巧:很排斥闊太的標簽,我婚前婚後都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