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女孩除夕“被困浴室30小時” 求救卻遭鄰居質疑

“現在,我的手機一定要放在伸手就可以抓到的地方,而且要盡可能保持滿電。”發帖自稱除夕夜被困浴室30小時的當事人樂樂(化名),表示經曆這一遭遇後,“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

近日,獨自在北京過年的26歲四川女子樂樂在朋友圈發文稱,大年初一淩晨,由於浴室門鎖故障,被困浴室30多個小時。期間嚐試多種自救方式,最後通過不斷敲擊水管引發樓下鄰居注意,最終獲救。

隨著此事發酵,驚詫、關切、質疑等聲音相繼出現。有網友質疑真實性,並提出了諸如為何在家裏會被困?為何獨居洗浴還要鎖門?為何不通過手機求助?為何不從裏麵把門踹開?為何鄰居聽不到呼救?甚至還有人質疑當事人“炒作”。

為此,封麵新聞記者專訪當事人樂樂,以及救人鄰居張先生、開鎖人王師傅等,試圖厘清真相。

門鎖意外故障 多種方式自救失敗

在北京市朝陽區一棟老式高層住宅,樂樂租住在15層,房間位於通道盡頭,洗手間為暗衛,處在房子中間位置。樂樂表示,她在此居住已近一年。

據樂樂介紹,2月12日淩晨1點左右,她結束與朋友和家人的新年祝福後,進浴室洗澡,並跟往常一樣將浴室門鎖上,“但並不是反鎖,就是正常合上”。

樂樂表示,當她準備走出浴室時,卻發現門把手怎麽也擰不開。據後來開鎖的王師傅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他幫樂樂開門時,“鎖舌卡到門框裏,錯位卡死了,這是老式鎖常見問題。”而當時樂樂反複用巧勁和蠻勁嚐試旋轉把手,用眉筆刀試圖別開鎖舌,甚至卸下噴頭砸開浴室門玻璃,將手伸出門外旋轉把手,均無法打開門。

樂樂說,當時最後悔沒帶手機,“我在家,不是所有地方都帶手機”。

樂樂租住的一居室,浴室與臥室的位置。攝影 封麵新聞見習記者楊程凱

當發現門實在打不開,“我有踹門”,樂樂說,由於浴室門向裏開,向外根本踹不開,“作為女生,把門踹開還是有難度的。”樂樂表示,也曾嚐試用別的方法把門打開,比如尋找工具卸下合頁,但沒成功,“雖然是老式木門,但非常堅硬”。

樂樂家浴室門往裏開,浴室內空間狹窄,門外有一圈邊框加固。攝影 封麵新聞見習楊程凱

由於門玻璃被敲碎,密閉的浴室至少解決了通風問題,“我性格比較樂觀,雖然有點慌張,但並沒有覺得會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被敲碎的浴室門玻璃。受訪者供圖

樂樂說,她大聲呼救並沒有得到鄰居關注:“旁邊一戶最近在裝修,家裏沒人,另一邊應該回老家過年了”。住在樂樂斜下方的鄰居張先生也向記者表示,“聽到有些鬧騰的聲音,但當時認為是跨年,家裏人多,並沒在意”。而住在樓上17層的李阿姨則向記者表示,完全沒聽到呼救。

長時間沒人應答,樂樂說她大聲喚醒臥室內的智能音箱,來判斷時間,“我想起第二天有個快遞要送達”,樂樂說她開始寄希望於快遞員送貨時發現她。

為保存體力,樂樂說她坐在馬桶上休息,度過了被困第一夜。

發出有效信號 成獲救關鍵

樂樂說,2月12日(大年初一)上午,她的呼救聲終於引來一位鄰居阿姨關注。

隔著客廳和大門,樂樂大聲訴說自己遭遇,希望阿姨能報警。但鄰居阿姨卻謹慎提出問題:“你一個人在家為什麽會被困?”“為什麽沒帶手機?”在持續幾分鍾溝通後,門外沒了回應。“其實我可以理解,因為阿姨有點害怕,對這種情況也有點不能相信”,樂樂說。

隨著剛抓住的“救命稻草”離去,“我在這個過程中第一次哭了起來”,感覺很無望。而另外一個希望——快遞員,也沒如期而至。樂樂說,事後是從投遞櫃取到的快遞。“這兩個希望都破滅後,我開始有些狂躁,意識到不能等了。”

樂樂表示,她是四川成都人,汶川地震後,接受了良好的科普教育和演習訓練。“判斷環境“和“獲救方式”是需要首先考慮的問題。

“要想讓人來救,就得發出信號”,樂樂說她開始反思此前發出的信號為何無效,“我一直喊,聲音能傳播多遠。我把經過講得非常複雜,別人聽到的隻是零星碎片,這種碎片信息必須重複才有意義。”

為了能用最簡單方式引起注意,樂樂說,被困第二夜,她開始有規律的用“花灑”敲擊廁所下水管道,並伴隨著包含自己位置信息的呼叫,企圖通過製造“噪音”傳遞信息。

樂樂講述被困期間如何用洗澡噴頭敲擊下水管道製造聲音。攝影 封麵新聞見習記者楊程凱

樂樂說,經過整整一夜敲擊,終於第二天早上,門口傳來聲音:“是有人在叫嗎?”

據住在樂樂樓下(斜下方)的鄰居張先生介紹,初二早上七點左右,他被敲擊聲吵醒,“當時有點生氣,所以趴在牆上想聽聽到底誰家在鬧?忽然聽到有人喊救命,感到挺可怕的。”

“如果她隻喊救命,我會以為是不是在看恐怖片,但她說的特別清楚,說自己是哪個房間,為什麽被困,被困了多久,我就順著過來了,看看是不是真出事了”。張先生向記者介紹。

獨居被困 不是個案

張先生說,與樂樂隔著大門交流後,終於搞清楚情況。慶幸的是,樂樂安裝的是密碼鎖,並大聲告知了開門密碼,他輸入密碼後進到室內。

“我一看,真的是個女孩困在裏麵,挺可憐的,地上還散落著玻璃碎片”。張先生回憶,在他的幫助下,開鎖公司的王師傅一個小時後到達現場。

據王師傅向記者回憶,由於門鎖卡頓問題嚴重,他當時隻能將浴室門鎖拆除。

被拆下來的浴室門鎖。攝影 封麵新聞見習記者楊程凱

樂樂說,至此,被困30多小時後,終於獲救。

“經常碰到被困的事,但被困這麽久還比較少。”王師傅接受采訪時介紹,此前曾遇到有人在廚房做飯沒帶手機,被困了兩天。

王師傅說他對樂樂的經曆十分同情,事後為樂樂買來牛奶和蛋糕,表示安慰。“大過年的,被困這麽久,她說隻喝了點浴室自來水。本想給姑娘買點餃子,但沒找到”。

2月13日上午10點,獲救後的樂樂在朋友圈分享了被困經曆。她表示,希望給所有獨居者提個醒,遇到危險,“保持冷靜是最重要的”。

“北京獨居女孩那麽多,肯定有人遇到過一樣的情況。”樂樂建議獨居者不管做任何事,手機一定不要離身:“現在,我的手機一定放在伸手就可以抓到的地方,而且盡可能保持滿電。這次遭遇後,已養成了這個習慣”。

“如果不想讓父母擔心,還可以和好朋友約定,超過多少小時聯係不到對方,幫忙報警。”樂樂建議。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獨居女孩除夕“被困浴室30小時” 求救卻遭鄰居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