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人人均負債4萬美元 全球債務危機有三種結局

今日,據俄羅斯、美國智庫國際金融研究所 (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
的報告顯示: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全球債務增加 24 萬億美元,全球債務總額達到了創紀錄的 281
萬億美元。
以地球上總人口 77 億來計算,也就是咱們人均背上了 3.64 萬美元的債務。

目前,全球債務水平達到世界生產總值的 355%,與 2019 年相比增長了 35 個百分點。這一增速也超過了發生次貸危機的 2008
年。(2008 年和 2009 年全球債務占世界生產總值比例的增幅也隻有 10% 和 15%)

這一次,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中就新一輪全球債務危機發出警告:現在處於曆史低位的利率,可能不足以抵抗金融危機。

為什麽會有如此多的債務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全球經濟景氣持續位居低位,美聯儲、歐央行、日央行等發達經濟體央行,以及印度央行等新興經濟體央行,長期實施貨幣寬鬆政策。其中,歐、日央行還一直在實施非常規的量化寬鬆政策,主動向市場撒了大量的錢。

雪上加霜的是:去年疫情期間,為了刺激增長,各個國家開始大規模發行債券,導致世界債務激增。特別是發達國家,更是在債務上一路狂奔。美國、英國、歐盟、日本、澳大利亞、俄羅斯等主流央行集體
” 撒幣 “,把整個世界帶入了債務危機的邊緣。

為什麽大家要瘋狂發債?因為當下經濟的本質是:用明天的錢渡過今天的危機,隻要今天的危機解除,經濟得以向上發展,創造出新的增量財富,到時候自然就可以把債還上。

但是理想很美好,現實操作很骨感。

首先,未來要還得上當下欠下的債,前提是這筆錢能夠推動經濟向上發展,能把預期中的財富增量給創造出來,也就是母雞能不停的生出蛋來,實現這一點得滿足兩個條件:

1、為母雞營造良好的生產環境;也就是把錢花在科研、基建、投入到產業升級中,為企業的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

2、不停的有可以下蛋的母雞。 也就是有能夠創造增量財富的企業和個體

當下的問題在於母雞青黃不接,老的太老,小的太小。當下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已經吃幹抹淨,第四次科技革命卻依然沒有到來。人工智能為主導的這一輪科技周期暫時較難實現,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和物聯網尚未形成完整的技術循環和集成化應用,實際應用仍顯碎片化,融合度仍有待提升。而諸如工業機器人、5G
等方麵的技術進步,仍在探索當中,並未像上世紀 90
年代的計算機互聯網那樣,廣泛地應用於生產生活當中,帶來生產和組織方式的巨大變革。

此外,維持整個係統正常運轉的成本越來越高。當前來看,全球具備創造科技周期潛能的國家有美國、中國、日本和歐州。這些經濟體有的麵臨著社會撕裂、有的人口老齡化,有的資源匱乏、有的受限於經貿摩擦。

債務危機的三種結局

過去 50 年,世界經曆了 4 次債務浪潮,其中前三次都以普遍的金融危機告終。1980 年以來,全球先後爆發了拉美債務危機 (
1982-1984 ) 、亞洲金融危機 ( 1996-1999 ) 及全球金融危機 ( 2008 )
每次危機之間的間隔時間在平均 10 年左右。目前,距離上一次全球債務危機,已近 12 年。

這一輪的債務危機根據華泰宏觀團隊的推演大概有三種結局:

1、拖字訣,通過負利率延緩債務

負利率相當於負債方利息不用支付,還可以減記本金,減少債務直接違約的概率。日本就是實行負利率的一個典型例子,商業銀行如果把錢存到央行,不僅拿不到利息,還要付利息,以此來刺激企業投入生產。2019
年全球央行開啟降息潮的作用下,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更是快速增長,全球有日本化的趨勢。大家都希望可以拖到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能夠做大蛋糕的那一天。

隻是,這一過程普通人的財富大概率要縮水。

2、債務泡沫破滅引發大型的經濟危機

債務泡沫破滅,一旦局部發生危機可能會迅速蔓延至全球,形成全球經濟危機,出現一次債務崩坍式的市場出清。例如涉及希臘、葡萄牙、愛爾蘭、意大利、西班牙五國的歐債危機。上述各國均過於依賴房地產和旅遊業、經濟結構單一、實體空心化嚴重。2008
年次貸危機令上述各國經濟增速大幅下滑,財政擴張又導致主權債務利息支出負擔過重。債務違約風險暴露後,國債收益率上升又進一步加劇債務風險,並最終拖累歐元區出現經濟危機。

3、債務引發戰爭

各國向外轉移矛盾。從人類曆史來看,債務極度擴張容易挑起戰爭,因為戰爭大概率能帶來資本的重新分配。戰敗國會為戰勝國承擔債務(包括賠款、低價輸出工業品等)。曆史上的二戰就是因為一戰結束後,作為戰敗方的德國簽署了《凡爾賽條約》,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戰爭時期的舉債融資加上賠償金額,使得
1919 年德國政府債務 /GDP 超過了 900%。德國為了轉嫁債務危機和經濟危機,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小結:無論怎樣,眼下的債務危機都是一隻不可忽視的灰犀牛,至於它以何種方式在哪一天向我們衝來,則是未知。

文 / 夢梅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地球人人均負債4萬美元 全球債務危機有三種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