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共享情婦門”的國安部長 也是“紅二代” 被從輕發落

前國安部長許永躍。

我們在本專欄過去幾次節目裏,陸續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了被中共官方媒體稱之為“高官公共情婦”的李薇,當年從雲南轉戰廣州,從深圳轉戰北京,一路平趟中國官場。先後五名正省部級和副省部級官因為與她的“權色交易”,而被他們自己的政權判處死緩:分別是,時任雲南省省長李嘉廷、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劉誌華、時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以及時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兩名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分別是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黃鬆有。更有時任財政部長金人慶和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因與她李薇“交友不慎”,而受到黨內處分,從此斷送了晉升國家領導人的大好前程。

其中的金人慶,被中紀委內部通報
“所犯錯誤的主要內容”就是:把李薇先後介紹給了日後全都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劉誌華和時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

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李薇在北京中央政府內部的勢力範圍除了金人慶,更有時任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他不僅批準發給李薇到香港的有關證件、特別開銷,更批準給她以“特別身份”
— 李薇搖身一變,以執行某種“特別任務”的要員名義出入香港,後來又取得香港居民身份。

我們在本專欄上周一播講的文章《紅二代貪官的情婦為何可以被從輕發落?》中,也已經介紹了與陳同海第一次上床,李薇就獲得了北京城裏183家中石化加油站的部分股權……。李薇之所以能夠很快重獲自由之身,除了她主要情夫之一陳同海的“紅二代”及“朱鎔基手下紅人”等特殊政治背景之外,更因為她在陳同海之外的那一大票正省部級和副省部級高官情夫與她之間的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都是她在被“居留審查”期間與中共當局討價還價的本錢。

前山東省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情婦李薇以及陳同海。(Public Domain)

不知是故意安排還是純屬巧合,中共公安部最終對李薇宣布“不追究刑事責任”,同意立刻送她到香港定居的時間,居然是2011年的情人節那天。此前幾個月,她李薇被公安部居留之前陸續發展的所有高官情夫中,最後一個被司法處理的時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已經被二審駁回上訴,維持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一審原判。

而這個鄭少東在被審查期間,陸續供出的時任廣東省政協主席(正省部級)鄭紹基和時任浙江省紀檢委書記(此前任廣東省紀檢委書記、副省部級)王華元都已經被判處死緩。被他鄭少東供出的另外一位廣東省副省部級幹部,時任深圳市市長許宗衡也在李薇被無罪釋放後不久,被判處死緩。

順便介紹一下,當初已經官至正省部級的廣東省政協主席鄭紹基的罪名之一,也是“大搞權色交易”。在他獲刑死緩之後,有中國境內媒體把他列為幾個因為李薇而被判處死緩的中共正省部級高官之一。但事實上,當年的李薇並非鄭紹基的盤中菜,因為鄭紹基本人和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情色癖好相同,隻喜歡女主播。公安部長出身的周永康的中央政法王王妃都在中央電視台,省公安廳廳長出身的鄭紹基的情婦則在廣東電視台,因其名是李泳而被一些中國境內媒體與李薇混為一談。

兩天之前,“國美零售”控股股東黃光裕在其假釋考驗期限完成的次日便高調宣稱,要“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使企業恢複原有的市場地位”。

這位黃光裕是在2010年5月,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三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入獄之後,先後被減刑三次,
繼而於2020年6月24日獲得假釋。而當年的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從被宣布“接受組織調查”的那一天起
,就被中國大陸的境內媒體廣為報道是因為公安部在偵辦他的廣東汕頭老鄉黃光裕案時,發現他嚴重涉案,但由於他級別高,便交由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紀委副書記何勇的秘書親自主管經辦。當時的鄭少東曾試圖自殺,故被公安部立刻實施了“雙規”措施。

但出乎公眾意料的是,日後黃光裕案進入司法程序後,相關司法材料中並未涉及鄭少東,隻涉及他鄭少東在公安部的副手相懷珠夫婦收受黃氏公司賄賂的情況。具體到鄭少東本人的司法文書中也顯示,鄭少東案情與黃光裕並無瓜葛。

卻原來,早在黃光裕被公安部“控製”之前,就因為李薇向中紀委交待了自己與許永躍的結識是源於鄭少東的介紹,從此就開始了中紀委對鄭少東的秘密調查……。

李薇的關係網。(Public Domain)

我們在過去的節目中介紹過,李薇進京之後被當時還是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的金人慶介紹給了自己擔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和副市長期間的搭檔劉誌華的過程。當時的劉誌華利用自己北京市副市長主管房地產和基建的職權,安排李薇到了北京市國資委直屬的地方國企首創集團謀了一份閑職。日後李薇在青島的主要地產項目都是假北京首創之名,將國家資產倒騰到自己名下的。

我們本篇文章的開始已經開列出,日後被判處死緩的李薇正省部級和副省部級高官情夫的五人名單。而被李薇供出的副省部級以下的官員情夫中,至少還有一個正司局級也是在李薇恢複自由之前,即已經被判處了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他就是時任國務院商務部正司局級巡視員郭京毅。

這個郭京毅於2010年5月被宣布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主要罪名有二:一是為黃光裕的國美電器公司在股權變更、反壟斷審查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分兩次給予的人民幣110萬元;二是幫忙設立外資公司,半價買別墅。

受理此案的北京市檢方對外公開的指認內容是:檢方認定:屬於首創集團的一家公司欲設立外資公司,時任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條法司副司長的郭京毅受托促成此事。郭京毅本人從首創集團下屬的北京首創陽光房地產公司半價購買別墅,獲利123萬餘元。

而據當時奉中紀委之命,給李薇辦理了
“居留審查”手續的公安部人士日後對外透露,這個郭京毅案中所說當時打著首創旗號欲設立的“外資公司”,其實就是李薇的“港資”公司。而郭京毅被判死緩的第三個罪名:(與他人)共同受賄387萬,助某公司逃避檢查,這個“某”其實就是李薇自己名下的私營公司。

這個郭京毅被判死緩的時間,比時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被判死緩的時間早五個月;兩人的受賄金額都是八百多萬。鄭少東的稍少。

郭京毅本人毫無政治背景,但鄭少東則大不一樣。當時的中共官方媒體如此介紹他:“到這個時候,在外界看來,鄭少東毫無疑問已是公安部的一個‘明日之星’。當時,在公安部官方網站‘部領導資訊’欄目公布的12名部領導名單中,鄭少東排名第10,警號為000010,一級警監警銜,副部級幹部。”

但是,時任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的特殊職務身份,以及他是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公安部長期間親自提拔的特別政治背景,更加上他在近30年的警察生涯中指揮偵破了很多大案,並曾因此榮立個人一等功的輝煌過去,都未能助他獲取輕判,原因之一就是當局把李薇色誘時任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導致的“巨大政治損失”遷怒於他鄭少東。

前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Public Domain)

鄭少東當初的死緩判決下達之後,有機會參加了庭審旁聽的一位記者曾與朋友們調侃說,江澤民和胡錦濤雙雙震怒,他周永康也隻能“揮淚斬馬謖”。除了鄭少東本人確實有幾筆上百萬的受賄,嚴格說來其實是親屬受賄的金額是抵賴不掉的;更重要的是,既然隻對許永躍做立即退休處理,總還要有人為此國家安全部長居然被不法商人色誘的“巨大政治損失”受到“法律嚴懲”。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引用過當時海外親共媒體曾報道說,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共最高決策層對國家安全部長居然被一個不法女商人色誘大為震怒,曾有領導批示要嚴肅處理。但是將所有情況調查一遍,又感到難以下手。為難之處在於:許永躍主掌國安部長達九年,掌握黨和國家太多機密,如果處理不當,矛盾激化,就可能牽出更大範圍的麻煩,收不了場。

其實,除了國家安全部長職務的無比敏感這一重要因素,許永躍居然還能夠被內定保留正部長級退休待遇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他本人的紅二代出身和背靠中共黨內陳雲家族勢力的非凡政治背景。

這位許永躍被毫無預見地宣布為國家安全部長的時間是1998年3月。當時即有香港的親共媒體披露說:56歲的許永躍之所以能出任國家安全部長,是有其深厚的太子黨家世和人脈背景的。

許永躍的父親許鳴真即有香港地下黨背景,曾就讀於香港達德學院;中共建政之後,從香港秘密替回北京匯報工作因故未再回港,被正在主持籌建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陳賡大將調去當秘書……。

1990年代初,這位許鳴真被選中作為大陸密使參與兩岸和談。當時的中共境內媒體都有公開報道說,這個許鳴真曾在1992年8月以探親名義到台灣,麵見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為籌備辜汪會談做出了重要貢獻”。

許鳴真的長子許永躍1960年高中畢業時想憑自己父親在哈軍工的職務,像當年眾多中共高幹子女一樣“走後門”
(當時叫“內部安排”)進入哈軍工,但被父親拒絕。於是,高考成績不理想的許永躍進入北京公安學校,最終獲取了一紙中專文憑並被留校任政治輔導員。

“文革”結束次年,毛澤東秘書出身的胡喬木了出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為科院院辦公廳招攬人才時,許永躍和一個叫朱佳木的一起被招募進去。中國人民大學黨史專業“科班出身”的
朱佳木被直接安排為胡喬木的秘書,許永躍則擔任了辦公廳下麵一個處的處長。

1980年,朱佳木被胡喬木安排為中共中央書記處研究室簡報組組長,次年即把他推薦到當時的中共中央副主席陳雲當起了陳雲的秘書。

1983年,朱佳木被宣布為“陳雲同誌處負責人”和黨支部書記。陳雲說,自己還需要再多一個政治秘書,於是朱佳木便推薦了許永躍。

1985年,朱佳木本人請求“下基層鍛煉”得到陳雲恩準,許永躍便接替了朱佳木的“陳雲同誌處負責人”的職務。日後的許永躍在此基礎上如何一步步晉升為國家安全部部長的詳細內容,留待本專欄下篇文章裏繼續向聽眾們介紹。

(文章隻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深陷“共享情婦門”的國安部長 也是“紅二代” 被從輕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