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中國大學生,怎麽8個穿著原價上萬的潮牌 “

以下文章來源於 Vista 看天下 ,作者葉橙子

公眾號:Vista 看天下(ID:vistaweek)

” 穿假名牌 ” 這事,按理來說一般隻發生在追逐潮流、卻又囊中羞澀的人群身上。

我沒想到,作為一介連奢牌潮牌 logo 都認不全的土人,也會有 ” 被穿假貨 ” 的一天。

那件隨手下單的純色衛衣,背麵印了個英文單詞,怎麽看都是基礎款式。

穿來上班後,卻被潮人同事拍肩膀悄悄提醒:

” 你這件,不會買到 ESSENTIALS 的假貨了吧?”

“E 什麽?Eason 秀?”

你說的是這個 Eason 嗎?

在一番科普之下,我終於聽懂了唯一的知識點——

身上這件看似平平無奇的衛衣,是 ” 高街 ” 品牌 Fear of God 旗下複線 ESSENTIALS 的仿款,原款價格被炒到
1500 左右。

不僅如此,這一品牌甚至早已顯露出了進軍” 中國大學校服潮流 “的趨勢。

原來那些裹著大鵝、北麵羽絨服的大學生,裏頭可能穿著這麽一件 ” 高街 ” 衛衣。

” 大學生校服潮流 “

貴到離譜

曾經,” 大學生校服 ” 還是一個樸實無華的詞,指代的是那些真 · 校服,譬如中戲學生人手一件的大黑羽絨服。

放到現在,這個詞身價上萬。

@文森特別 6曾在視頻中分享了一張梗圖,名為中外各國 ” 校服 ” 品牌大賞。

在其他國家均價不超過五百的大眾成衣品牌襯托之下,中國 ” 校服 ” 品牌
Essentials、加拿大鵝、北麵憑借價格一騎絕塵。

2020 年,被歸入 ” 大學生校服 ” 的單品包括且不僅限於兩千起步的椰子鞋、動輒 4000 的北麵羽絨服、7000 塊的
Fendi 老花圍巾、899 的耐克大勾羊羔絨外套、珍妮同款小熊圍巾、LV 包經典款、8000 塊的 bv 煙筒靴 ……

其中最接地氣的,得是均價二三百的 Brandy Melville 衣服,和靠著義烏小商品成功把價格拉低至 9.9 的小熊圍巾。

最新跑步入場的,還有前文提及的潮牌 Essentials、We11done、Mmlg、ADER ERROR。

光看名字一頭霧水沒關係,隻要上圖,你就能認出一大半。

Mmlg 的無帽衛衣,胸前的經典橢圓 logo 神似 ” 檢驗合格 ” 標誌。

同一品牌的 1987 衛衣,乍一看也很難找出設計感,似乎就是普通衛衣前加個年份數字。

它們時常讓人疑惑,為什麽基礎款還能有潮牌非潮牌之分。

寫著兩個大 F 的 Fendi
老花圍巾,樣式倒是不普通,隻不過在鋪天蓋地的營銷與假貨生產鏈下,它成了今年冬天第一款爛大街的奢侈品。

甚至連古鎮商業街上賣絲巾的店裏都擺著一條,等待著大媽們拍照時將它揚起,出家師父用了都說好(誤)

在這些所謂 ” 校服 ” 的加持下,大學校園儼然成了時裝周走秀後台,人均潮牌人均 ” 高街 “。

正所謂 ” 高校裏的椰子,比海南的椰子還多 “。

相比於曾經的 ” 校服 ” 品牌,這屆 ” 校服 ” 的檔次直接邁了個快劈叉的步子。

當年,森馬、以純、唐獅這些快時尚品牌打的也是 ” 高街 ” 的名號,均價幾百。

如今自稱 ” 高街 ” 的 Essentials 們,均價一千上下,還因為出貨有限被炒到了三四千的高價。

所謂高街,其核心是 ” 一流的設計、二流的麵料、三流的價格、國際一線品牌的形象 “。

翻譯一下,就是不貴但又能撐麵子的衣服

至於衛衣單價 4000 的 Essentials 們,寶貴的麵子已經不用強撐了,把吊牌露出來別人自會肅然起敬。

高街時尚品牌一向被認為適合年輕人,既迎合了年輕人對時尚的追求,又解決了這個群體囊中羞澀的問題。

所謂的 ” 中國大學生校服潮流 ” 似乎與這刻板設想背道而馳:

準都市弄潮兒們從來不怕高價,千元球鞋腳上穿,萬元棉襖身上裹。

Essentials 相關視頻在抖音已有三千多萬的播放量。

此前有位中學生在校服上畫了奢侈品潮牌的 logo,被戲稱為 ” 最貴校服 “,其中 Essential、Fendi
等品牌赫然在列。

這位小兄弟可能沒想到,他的學長學姐們已經把畫上的 logo 變成了現實。

抄襲大牌的廠商

趕潮流比你還快

聊到這,大家心底或多或少都能聯想到——

高價時尚單品泛濫,不知道多少得是假貨。

顯然,動輒上千、險些邁入準奢侈品行列的服裝單品能普遍到被稱為 ” 校服 ” 的程度,一定不是品牌的功勞。

北京三裏屯加拿大鵝的店員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稱:” 你們現在看到滿大街加拿大鵝,有 90% 都是假鵝 “。

這一事實並不讓人意外,真正讓人意外、且值得細究的是——

它們能成為 ” 校服 “,真的隻是因為一部分人老生常談的 ” 虛榮 “” 拜金 ” 嗎?

追問原因之前,不如先溯個源,看看這批 ” 校服 ” 是怎麽火起來的。

前文提及的 We11done、Mmlg 是韓國潮牌,都走的 ” 明星同款 ” 路徑。

2019 年起,We11done
在中文互聯網搜索平台上逐漸與楊冪、歐陽娜娜等明星的詞條同框出現,因為她們本人很愛穿這家的衣服。

但在這一時間段內,會奔著 ” 明星同款 ” 去搜索並購買往往僅限於對應的粉絲群體。

Mmlg 同樣如此,最初走紅於韓流明星的穿搭,並催生了小部分粉絲追求偶像同款。

這些品牌本就脫胎於明星,自然也不會便宜到哪裏去。

真正把這些潮牌推動成 ” 校服 ” 的,是對 ” 明星同款 ” 價格進行降維打擊的中間商。

一部分生產商是奔著 ” 以假亂真 ” 去,據稱市場上品牌 Essentials 的部分假貨已經到了不剪開衣服都辨認不出的程度。

某驗貨 App 上甚至已經不再對這一品牌的部分款式進行真假鑒別。

然而更多生產商的目的,或許更為 ” 純粹 ” ——就是奔著抄個樣式。

無論是考慮明星同款就有爆火的可能,還是考慮原品牌的設計的確不錯,又或是單純偷懶隻想抄襲現有款式,多種理由殊途同歸,導致原本小眾的品牌逐漸抄襲泛濫。

再加上部分潮牌的款式看著過於基礎,許多人隻當是普通款式買了就行。

對品牌不了解的人來說,光看款式很難知曉這是大品牌。

譬如 Essentials 頗為常見的抄襲款,是單詞拚寫時少了一兩個 “s”,真想以假亂真滿足虛榮心的人不會發現不了。

反而是隻當普通羽絨服買了,也沒在意印花單詞可能是品牌名的人,才會無比自然地穿出街。

或許在 ” 北麵是男大學生校服 ” 這一現象被觀察到之後,那些穿著 ” 南臀 ” 羽絨服的朋友才恍然意識到自己 ” 被假貨 ”
了。

BV 煙筒靴最初被明星帶火時,少數弄潮兒還在吐槽這靴子廢腳後跟,每次脫鞋都是一場戰爭。

你以為這款單品成為流行後,腳後跟遭罪的女孩會大大增多嗎,並沒有。

因為沒過半月,嗅到商機的廠商就爭相把仿款做出來了,雖然材質與設計上差了不少,但一定會貼心地加上便於穿脫的拉鏈與鬆緊帶。

一不小心,隻想隨便給自己買雙皮靴的姑娘們又 ” 被假貨 ” 了。

除此之外,網店共享服裝廠也不是新鮮事,看似不同、獨立的網紅服裝店,可能都在相同的服裝廠選貨。

這進一步促成了潮牌變 ” 校服 ” 的現象,等到全網的銷售數量足夠龐大,也就堆出了風潮。

人造的流行

何必當真

發展到這,假貨仿品促成的流行往往會回過頭來,在 ” 最近這款衣服為什麽爆火 ” 的疑惑中,把原本的品牌推向了輿論的台麵。

這才導致每一場 ” 校服 ” 潮流背後必定產生的疑問——

” 不知道它怎麽火的 “” 它怎麽那麽貴?”” 這麽貴的衣服怎麽變成人手一件的?”

當然,也不乏更為傳統的 ” 帶貨 ” 方式,某個大流量明星推薦又或是小眾人群向外安利,推動了小眾潮牌的出圈。

流行風潮形成後還要不要跟風,是一件見仁見智的事。

和逐漸被鼓吹的 ” 新中產生活方式 ” 一樣,大牌能被捧成 ” 校服
“,無非順應著物質水平提升後、人們對高品質生活的一絲向往。

有人是為了虛榮,有人是為了穿個熱鬧,有人單純覺著好看,也有人是在畏懼落伍的心理下隨了大流。

怎樣也好,無關緊要,因為買衣服穿衣服最重要的是自己樂意喜歡。

糾結自己或他人有沒有跟上潮流,反而中了商家的圈套。

第一個戴小熊圍巾的可能是光頭強(誤)

那些年年輪換的 ” 最熱單品 “,很少有未經營銷、自然產生的。

就像一則冷知識,每年的所謂流行色都是由機構 Pantone 決定的,每隔兩年邀請顏色專家參與論壇,共同決定來年新色,供各行業設計師參考

你以為是穿出來的流行色,其實結果早已注定。

任意一種流行文化冒出了些許苗頭,都可能被聞訊而來的行業人士大量複製、最後堆成潮流。

” 衣服不夠貴就不叫穿搭 “” 無 AJ 不潮人 “,大可不必。

加拿大鵝羽絨服就一直被質疑 ” 饑餓營銷 “,每到年底各大城市的專賣店都必然斷貨,造成品牌溢價。

最初以平價羽絨服起家的它,最終走向了普通人買不起的高貴鵝。

北麵原本隻是小眾戶外品牌,Essentials、Mmlg 也都隻是小眾關注的潮牌,它們會成為如今的 ” 校服 ”
離不開有意無意的營銷。

可以窺見的是,如今的消費營銷早已形成了無孔不入、十分成熟的鏈條,網紅集體推薦、明星帶貨、廠商造勢,隨時隨地推動新流行的產生。

營銷隻與買賣有關,與審美無關、與潮流無關。

都是人造的生意,太在意你就輸了。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10個中國大學生,怎麽8個穿著原價上萬的潮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