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勒令川普交出財務記錄 “真正致富經”要曝光了?

當地時間2月22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駁回了特朗普律師團隊不提交稅務記錄的請求,明確其應該向紐約市檢察官提供納稅申報表和其他財務信息。

美國媒體稱,這一判決為紐約檢方獲取前總統的8年稅表掃清了道路。此前,雙方就特朗普的稅務記錄進行了長達一年多的法律鬥爭,特朗普本人認為,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發出的傳票“過於寬泛,而且具有惡意”。

▲美媒稱相關判決為紐約檢方獲取前總統的8年稅表掃清了道路。圖據CNN新聞

CNN新聞稱,盡管特朗普的律師可能還會繼續上訴,但特朗普的稅務文件將由其會計事務所馬紮爾國際(Mazars)公布的事實已“板上釘釘”,這意味著,這場法律鬥爭已“勝負分明”。

《紐約時報》在報道中指出,當紐約檢察官終於有機會審查特朗普的納稅申報單時,他們會發現一個“真正的致富經”:如何在損失數百萬美元、幾乎不繳納所得稅的情況下致富。

一場“封口費”引發的“窮追猛打”

業績亮眼的“吹噓”或將被戳破

據CNN新聞報道,在美國最高法院作出裁決後,特朗普在一份聲明中憤怒表示,萬斯對自己的調查是出於政治動機的攻擊。而萬斯則在推特上“慶祝了”最高法院的這一裁決,表示:“工作還在繼續。”

美媒表示,最高法院的這一裁決為萬斯這項已持續了兩年多的刑事調查鋪平了道路。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項調查始於2018年,最初調查的“導火索”是調查特朗普向兩名自稱與其有婚外情的女性支付的封口費。但自那以後,調查已發展到特朗普及特朗普集團是否參與了保險、稅務和銀行欺詐等潛在犯罪。

早在特朗普2016年參加美國總統大選時,關於其涉嫌偷逃稅款的指控,就一直存在。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特朗普曾承諾披露自己的納稅申報單,但他從未兌現自己的承諾,甚至在2020年再次競選時仍然拒絕公開自己的納稅信息,這打破了白宮數十年以來的傳統。不僅如此,他還竭盡全力避免自己的納稅申報單受到審查,這一舉動也引來了外界諸多的猜測。

去年,《紐約時報》獲得了特朗普和其商業帝國的數百家公司長達20多年的納稅申報數據,包括他執政前兩年的詳細稅務信息。這些記錄前所未有地、非常詳細地展示了特朗普錯綜複雜的財務狀況:高達數億美元的虧損、多年未繳納聯邦所得稅、麵臨著國稅局對他十年前申請的7290萬美元退稅的審計。

報道指出,在2016年和2017年,特朗普繳納的稅款僅為750美元。而在此前的15年裏,他有多達10年的時間根本沒有繳納所得稅。

數據還顯示,他在2010年至2018年期間衝銷了2600萬美元的“谘詢費”作為一項商業開支,而其中一些費用似乎支付給了他的大女兒、當時仍是特朗普集團雇員的伊萬卡·特朗普。《紐約時報》指出,這些費用減少了特朗普的應稅收入,其合法性已成為萬斯調查的對象。

▲伊萬卡與父親特朗普。圖據推特

除此之外,稅務記錄還暴露了特朗普多年以來對自己財務狀況的“吹噓”。《紐約時報》稱,他在競選期間及擔任總統期間所提交的公開披露文件似乎都經過了“修飾”,借以誤導人們對他財務狀況的看法。

報道指出,他根據高爾夫球場、酒店和其他業務每年的總收入,吹噓自己的業績亮眼,但扣除損失和費用後,實際情況卻“慘不忍睹”,比如,2018年特朗普的公開申報文件顯示他賺了4.349億美元,但納稅申報單卻顯示為虧損4740萬美元。

根據《紐約時報》的披露,高爾夫球場是特朗普商業帝國的核心組成部分,但這些球場從2000年到2018年虧損高達3.153億美元。而在他入主白宮之前,通過授權“特朗普”給酒店和度假村的授權費收入也幾乎徹底枯竭。他還有數億美元的貸款將在未來幾年到期,其中很多由他本人親自擔保。

此外,他還麵臨著一場來自國稅局的審計,重點在於他2010年申報的巨額退稅,這筆退稅涵蓋了他在2005年至2008年繳納的所有聯邦所得稅及利息。《紐約時報》估算,如果美國國稅局的裁決最終對特朗普不利,那麽加上利息和罰款,特朗普可能還要償還超過1億美元的稅款,此外,根據他提交給聯邦政府的文件中的數據,他還需要償還約2120萬美元的州和地方退稅。

數百萬頁文件等待審查

檢方成功提訴特朗普難度略大

據知情人士透露,萬斯目前調查的一個重點是,特朗普集團是否誇大了一些標誌性房產的價值,以獲得最大額度的貸款,同時又壓低了這些房產的價值,以降低繳納的房產稅。

多名熟悉調查情況的消息人士向CNN新聞透露,盡管調查受到了極大的“阻礙”,但檢方並未暫停調查。甚至在最高法院作出裁決之前,萬斯團隊的調查就已開始“升溫”。

在等待法庭裁決的過程中,萬斯的辦公室發出了十多張傳票,並采訪了眾多證人,其中包括德意誌銀行的員工。他們還傳喚了德意誌銀行的記錄,據悉,德意誌銀行是特朗普最大的貸款人之一,其發放給特朗普超過3億美元。

此外,他們還對保險經紀怡安的員工進行了詢問,並傳喚了階梯資本(Ladder
Capital),該公司向特朗普集團提供了超過1億美元的貸款。

知情人士還透露,調查人員已經傳喚特朗普集團,索要與支付給包括伊萬卡·特朗普在內的顧問費用有關的記錄。

此前,檢方還擴大了對特朗普集團在紐約州韋斯切斯特縣一處名為“七泉(Seven
Springs)”的地產上安排的保護地役權的稅務處理調查。

 

▲“七泉”地產。《華爾街日報》

不僅如此,他們還聘請多位外部專家參與調查,比如FTI谘詢公司,以及在本月初聘請了擅長複雜金融調查的知名前聯邦檢察官馬克·波莫蘭茲。

就在上周,紐約市市長的一名代表證實,紐約市稅務委員會已收到了一份有關特朗普集團房產的傳票。

據知情人士透露,調查的下一個關鍵階段將於本周正式開始,屆時萬斯辦公室的調查人員將從馬紮爾國際收集並查看特朗普及其家族企業特朗普集團從2011年1月至2019年8月的財務記錄,包括他的納稅申報單、財務報表、聘用協議、有關準備和審核納稅申報單的文件,以及與納稅申報單有關的工作文件和通訊。

CNN新聞指出,這些記錄可能對調查至關重要,因為它們可能包含反映估值和稅務注銷背後決策的文件,這對於判斷是否存在犯罪意圖十分重要。

不過,調查人員需要時間來審閱數百萬頁財務文件,並將其與其他文件和證詞整合在一起。特朗普集團旗下有多達數十家有限責任公司,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財務報表和納稅申報表。在審閱文件完成後,檢察官將傳喚關鍵證人,以確定其中是否有任何違反州法律的行為存在。

不過,一位前檢察官向CNN新聞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萬斯團隊能否成功以稅務或金融欺詐的罪名將特朗普“告上法庭”,因為此類案件提訴困難,尤其是特朗普一直依賴專業律師和會計師的建議。而雪上加霜的是,房地產複雜性更甚,因為在這一領域有更大的估值空間。

紅星新聞記者 徐緩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最高法院勒令川普交出財務記錄 “真正致富經”要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