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慘富二代郭麒麟 家產15億工資5千減肥80斤爆紅

《贅婿》來了,豆瓣7.1。

原著黨痛恨魔改,看劇的卻越看越上頭。

郭麒麟第一次當男主, 用現代商業套路,拚刀刀、外賣,降維打擊對手,爽劇無疑了。

加上郭麒麟、宋軼在《慶餘年》的姐弟CP,變成小夫妻,觀眾也是越嗑越甜。

前幾天出去吃飯,就聽見鄰桌女孩向男友安利:

最近發現一個好劇,郭麒麟拍的《贅婿》,太好玩了。

電視劇的彈幕,隨便一屏都在嗑糖。

和肖戰、王一博不同,郭麒麟招人喜歡,跟顏值關係不大。

他一開口,別人就樂了。

說話客氣,照顧他人的感受,有股令人舒服的氣場。

明明是富二代,卻為了方便點好吃的外賣,直接出去租房住;

明明是少東家,翻他早期的微博,和朋友聚餐懟臉拍,樸實得像“地主家的傻兒子”。

(郭麒麟小時候)AD

最要命的是禮數,郭麒麟見誰都客客氣氣,偶爾來一兩個段子,禮貌而不失幽默。

這些特質放在別人身上,是世故油膩;但在郭麒麟這兒,一點也不違和。

作為史上“最卑微”的富二代,23歲的郭麒麟,其實比許多50幾歲的人活得還明白。

有時候,放低姿態比鋒芒畢露管用。

這個道理,郭麒麟從娘胎就開始學了。

1995年,23歲的郭德綱拿著借來的4000元,第三次進京。

為了省錢,把麵條煮成麵糊糊,就著大蔥熬了一個星期。

郭德綱在北京還沒站穩腳跟,第二年就當了父親,家庭的重擔像一座大山。

1996年2月,兒子在天津出生。AD

他連飯都吃不飽,哪裏有錢養家。窘迫的情況,把婚姻逼到絕境。

孩子叫郭奇林,不到一歲生母胡中惠就遠走他鄉,郭奇林交由爺爺奶奶養育。

爺爺是警察,奶奶是老師,從小二老就教他要做個守規矩的孩子。

天津是戲曲的“祖籍”之一,說相聲、評書的茶館遍布大街小巷。

這樣的環境裏長大,郭奇林4歲就聽評書。

這年郭德綱遇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人,於謙。兩人搭檔,事業穩步上升。

然而郭德綱回天津的次數,掰著手指都數得過來。他回家時,兒子已經6歲了。

奶奶拉著郭奇林,讓他管麵前這個陌生男人叫爸爸。郭奇林怯生生,不敢抬頭。

彼時,德雲社還不叫德雲社,而是北京相聲大會。名字大,經營狀況堪憂,有時候一場下來隻能掙10塊錢。

當6歲的郭奇林站上椅子,指著天花板大聲宣布,他要說相聲的時候,郭德綱心裏五味雜陳。

他並不希望兒子走自己的老路,將來受窮。

當時的郭德綱,哪裏料到這條路不但沒受窮,還給他們帶來了無上的榮光。

6歲,郭麒麟有了父親。

但情況並沒有好轉,父子長期分開兩地,見了麵也無話可說。

郭麒麟7歲那年,郭德綱給他找了個“新媽媽”,曲藝界的扛把子王惠。

打出生起,他就對爸爸媽媽沒有什麽概念,這一下雙親都齊了。

郭麒麟也不是天生就聽話的孩子,他的乖,全是棍棒裏打出來的。

上初中前,郭麒麟都沒有零花錢,要什麽父母會提前買好。他從未體會過傳說中,富二代豪擲千金的“快感”。

11歲學相聲開始,他終於見識到老爹的“狠辣”。

為了練習身段,郭德綱每天都把他送去大觀園練功,戲班子裏的師父幫他壓腿,哢嚓下去,疼得直冒汗珠子。

為了躲避魔鬼訓練,他攛掇兩個小夥伴,一起蒙騙郭德綱,每天打醬油,回家統一口徑,就說去練功了。

結果,慘遭背叛:“我倆都去練功了,郭麒麟他不去。”

反抗不成,練習強度變本加厲。

為了懲罰郭麒麟隻吃肉,不吃蔬菜,郭德綱給他盛一大碗白水煮菜,然後看著自己吃肉。

最後逼得郭麒麟一邊哭,一邊咽下泡著醬油的鹹白菜。

初中,郭麒麟學習成績一直保持在全校前3,郭德綱卻從沒誇獎過他。

初三一次普通月考,改變了郭麒麟的人生走向。

(郭麒麟學生時代)

整個初三,全班同學都請了私教補課,考試成績一下躥了上來,郭麒麟被擠到10名以後。

加上老爸想讓他出國留學,青春叛逆期,父親要求什麽,他偏要反著來。

想了一年,就要中考的時候,他告訴郭德綱,“學是不上了的,我要說相聲。”

這話郭麒麟6歲就說過,當時郭德綱多想一巴掌把兒子的話打回去。

但2010年,德雲社已經成名,不再怕說相聲受窮。他隻是惋惜,“學習那麽好,放棄多可惜。”

郭麒麟給他的解釋,就像五雷轟了頂,郭德綱愣住了。

原來,以前兒子努力考好,隻是為了讓老爸麵上有光,出去也有個談資

學習好是好了,隻不過全是委屈撐起來的。

14歲的郭麒麟,沒走進中考考場,而是正式加入德雲社。

班上的同學一看,郭麒麟也太酷了,不用上學,直接回家繼承家產,羨慕得心思飄渺。

郭麒麟也是後來才知道,德雲社不是富二代的“迪拜塔”,而是煉獄一般的“學校”。

在德雲社,他第一課就是學會“認慫”。

德雲社有個規矩,直係親屬不能做師徒。

於是,郭麒麟成了老爹的搭檔,於謙的徒弟。

於謙為人隨性,一心都在花鳥魚蟲上,對郭麒麟幾乎是“放養”。

但郭德綱,卻加倍地“虐”兒子。

平時背書,其他的德雲社學生,隻需要3天背熟的段子。到了郭麒麟這兒,郭德綱要他2兩天就背熟。

完了自己親自抽查,一背就是十來二十遍。郭麒麟背一遍,他就打個勾,直到背完。

出去演出,別的德雲學生一場演出費,至少300元;郭麒麟卻隻能拿80-100元,活比誰都苦,拿的錢卻比誰都少。

德雲社估值15億時,郭麒麟在的工資,每個月也才5000,還不如一個普通北京打工仔。

被虐得最慘的一次 ,是郭德綱罵郭麒麟,生生罵到淩晨4點。

郭麒麟加入德雲社第二年,師哥嶽雲鵬開了一場個人專場相聲,邀請他助演。

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大型商演,郭麒麟和搭檔閻鶴祥演了一個傳統相聲《陰陽五行》。

結果說到最後,全場幾千觀眾沒笑,冷場了。

相比之下,小嶽嶽的表演全場爆笑,這一對比高下立見。

回家後,閻鶴祥呼呼大睡,郭麒麟卻被郭德綱叫過去,從頭到尾罵了一遍。大體內容就是小嶽嶽的表現有多優秀,郭麒麟有多差。

罵到淩晨,父子二人都累癱才作罷。第二天,郭麒麟就發微博道歉。

嚴父手下,連反省道歉,都要一絲不苟,不能躲。

郭德綱為了表示誠意,自己也出麵給小嶽嶽道了歉。

誰都可以出現這樣的失誤,唯獨郭麒麟不行。

他是郭德綱的兒子,不出意外,也是德雲社未來的當家人。

加入德雲社的前兩年,郭麒麟完全不知社會險惡。接受采訪時“口出狂言”,說自己花20年,定能和父親齊頭並進。

年少是狂妄的獅子,在德雲社,你就是千裏馬,也要低頭拉車。

2012年,剛從父親的教訓裏緩過勁,16歲的郭麒麟開了人生第一場相聲專場。

那場相聲,打破了世界紀錄,他成為全世界最年輕的專場相聲演員。

然而郭麒麟的表演門票,直接打五折,是父親的半價。

媒體問他,會不會太低了?

郭麒麟擺擺手:“不不不,我這才到哪,哪能這麽貴。”

郭德綱對郭麒麟的嚴厲,明顯超出所有人。

20多年後,長大的郭麒麟回憶起小時候,心有餘悸:

打小,我家裏這種挫折教育,就讓我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別把自己當回事兒,你什麽也不是。

就連郭德綱瞪一眼,都是一萬點傷害。

和老爸作對不會有好果子吃,他慢慢學乖,也理解了老父親的苦心:

你寵著他,可外麵的人不全是他親爹。 把他罵夠了,出去之後也就沒人再罵他了,你說我罵他好還是讓外人罵他好?

郭德綱的棍棒下,郭麒麟漸漸脫去了少年傲氣。

父親訓他之前,就先對自己狠了1000遍。

2014年,26歲的林更新憑借《同桌的你》,清新帥氣,吸粉無數;

27歲李易峰在《古劍奇譚》裏扮演的男主,微微一笑就暖化萬千少女,被稱為當年最具親和力的小鮮肉。

18歲的郭麒麟,卻還是個200斤的大胖子。除了相聲圈,沒人知道他的大名。連微博漲粉,都故意放老爹和師父照片,蹭流量。

18歲前郭麒麟嚐試過6次減肥,都失敗了。

最狠的時候,3天沒吃一粒米,餓得兩眼發暈。郭德綱出差回來,從冰箱拿了根黃瓜當零食啃。

郭麒麟看得直咽口水,那時候,一根黃瓜在他眼裏就是“國宴”級別的美食。

郭德綱看了李易峰、林更新這些鮮肉火到爆炸,再看看自己兒子,恍然發現相聲行業,其實也需要打顏值,吸一波年輕粉。

郭麒麟減肥,他第一個支持,但不是這麽個減法。

為了健康地瘦下來,郭麒麟換成飲食加運動,每天除了表演都在擼鐵。

一年下來,居然從200斤瘦到120斤。

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從油膩小胖子,變成清秀小夥。以前不敢照鏡子,現在看見鏡子就賞心悅目。

郭德綱第一次在微博公開誇獎兒子:

這都可以,還有什麽做不到?

同年,郭德綱導演的相聲大電影《我要幸福》,直接讓郭麒麟當男主。

顏值在線,什麽都好說。

為了擴大兒子的“流量”吸力,2016年《歡樂喜劇人第二季》,郭德綱直接派出小嶽嶽和郭麒麟一幹人,代表德雲社參賽。

對手有賈玲的老搭檔白凱南,趙本山愛徒小沈陽,還有喜劇泰鬥潘長江這些大佬。

德雲社成了最大贏家,嶽雲鵬拿到冠軍,郭麒麟出圈,榮升為新“偶像”。

以往德雲社給人的印象,全是老爺們;郭麒麟一來,讓萬千少女也愛上了聽相聲。

郭麒麟就像發現新大陸,原來除了說相聲,他還有別的可能性。

上綜藝、拍電視,能曝光的地方,都盡力參與,紅不紅看命。

真正讓郭麒麟大火的,是《慶餘年》。

郭麒麟在演職人員排名上,是靠後的小人物,連一閃而過的袁泉,都排在前5。

結果,令人意外的是《慶餘年》兩大贏家,除了張若昀,第二個就是郭麒麟。

他演的範思轍遊手好閑,做起生意卻有趣又有頭腦。

台詞“可否與小生共推牌九”,至今都是郭麒麟的知名段子。

兒子火了,老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郭麒麟拍《慶餘年》這事,郭德綱毫不知情,直到兒子火遍全網,他才恍然明白。

小嶽嶽直呼:我兄弟真牛。

郭德綱表麵上風輕雲淡,不誇獎也不打擊,卻在相聲裏說:

沒有一個資源,是我給他找的。

小時候考試第一名,都不見郭德綱笑一下。如今,郭麒麟越來越得到父親的認可。

郭德綱也不再用德雲社捆住兒子,而是讓他自己闖。

《慶餘年》是塊磚,敲開了郭麒麟的演藝大門。今年他終於迎來自己的第一部男主戲《贅婿》。

因為拍戲檔期滿,郭麒麟相聲場次變少,搭檔閻鶴祥一度沒事可做。

種種變化,都隻說明一件事,德雲社除了郭德綱和小嶽嶽,郭麒麟也是流量王炸。

如果不是從小被當做“狼”一樣訓練,他或許隻是天津小巷子裏,騎車上下班200斤胖子。

沒有郭德綱的棍棒,就沒有郭麒麟的榮耀。

喜歡範思轍,就是喜歡郭麒麟。

範思轍一出現,觀眾就想笑,他沒有攻擊性,安全踏實。

但郭麒麟比範思轍強,他懂得寬容,處處“替他人著想”。

接受媒體采訪,會為女記者開門,提示當心。

德雲社內部聚會,郭德綱讓郭麒麟感謝幫助過的人。結果郭麒麟一個也不得罪,挨個全都感謝了一遍。

不光說謝謝,每個哥們他都帶了一段兩人曾經的交集、回憶,麻是麻煩了點,但現場樂壞了。

從小被爺爺奶奶帶大,教得最多的就是規矩。喝醉了被人背回家,夢話裏對人家說了一路的謝謝。

體諒人這點,後媽王惠也功不可沒。

王惠和郭德綱2003年結婚,卻在婚後12年,才要了第一個孩子。

她的顧慮,就是郭麒麟。

父親新娶那年,郭麒麟才7歲。王惠擔心家裏增添弟弟妹妹,郭麒麟會失落,對小孩心理健康的影響,是無法補救的。

於是夫婦兩一直等,直到2015年,19歲的郭麒麟已經能獨當一麵,王惠才要孩子。

這件事,郭麒麟一直感念在心。

媽媽應該早些要孩子,這樣現在弟弟六七歲,我還能牽出去撩妹子,多好啊。

他從小就把王惠當親生媽媽看,對於小弟弟的到來,沒有落差感,反而加倍寵愛。

郭麒麟的懂事,是融入骨子裏的教養。

成為流量小鮮肉,就意味著跨入“飯圈”的放大鏡下。

一般偶像明星的穿衣打扮,不是小眾設計師定製款,就是大牌限量。

成名後,郭麒麟衣品確實也變了,不再是紅紅綠綠的衛衣,就連時尚芭莎都來找他拍專題。

但多數時候,他還是那個接地氣的“地主家兒子”,“摳門”、貪吃、“不講究”。

郭麒麟家,除了父母和弟弟,還有眾多弟子。在家要湊齊一頓飯,簡直太難。

第一個問題就是眾口難調,自己不吃羊肉,爸爸不吃牛肉,媽媽不吃豬肉,其他師兄弟口味也是五花八門。

2017年,郭麒麟第一次搬出家,到外麵租房住。

媒體紛紛猜測,是不是和老郭鬧掰了?

參加《拜托了冰箱》,郭麒麟道出真相:搬家,隻是為了吃上自己喜歡的外賣。

何炅驚訝了,德雲社的太子爺,居然吃了3年外賣,問他為啥不請個做飯阿姨。

郭麒麟左算右算,請阿姨得付工錢,不劃算。

省錢,也是命裏養成。他從小沒有零花錢,花錢沒有大手大腳的習慣。

就出租屋的冰箱,都是房東的。

屋裏燈泡好幾個不亮,他一查,換的話要好些錢,湊合也能用,不換了;

浴室噴頭壞了,就上網買個最便宜的換上,反正是租的房子,也帶不走。

何炅剛畢業一年,就買了房,成為精致的精英人群。

郭麒麟出道這些年,沒房沒車,不穿名牌,不玩手辦,唯一開過的跑車,還是德雲社的公車,連點外賣的幾毛錢也要省。

這水平,就是個普通北漂。

衣服行頭,說到底是表層的臉麵。

郭德綱教訓他,“人要把自尊和臉麵自己先撕下來,然後靠實力再慢慢貼回去。”

這樣的臉麵,才叫長臉。

把自己放低,才不至於為了虛名踩空,摔得太疼;也更能聚焦在本事上,紮實。

郭麒麟演喜劇,憨憨一樣可愛。

事實上,這才是智慧。

郭德綱的強勢,郭麒麟打小就見識過,所以他不做桀驁的富二代,硬碰硬。

父親剛性,他就柔性。

論利弊,隻有這樣才能化解矛盾,好好在德雲社當少爺,學本事。

論感情,郭德綱畢竟是父親,和他對抗,就是撕裂父子親情,這是他失去不起的。

論“認慫”,沒有一個富二代敢和郭麒麟比。

郭麒麟曾說,老爸的“挫折教育”,也就擱他身上有效,換別人早就揭竿而起。

而沒有老爸的嚴厲,德雲社的平台,也沒有他今天的成績。

14歲,郭麒麟決定退學那一刻起,他就想通了這層關係。

沒有上大學,社會就是他的大學,如今看來,郭麒麟考得並不差。

人生嘛,幹啥不是事業,別白來一趟。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最慘富二代郭麒麟 家產15億工資5千減肥80斤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