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演員”羅永浩,終究輸給了自己

在離開發布會的舞台整整16個月後,羅永浩在最近的一次專訪中,透露了關於自己將來的計劃,他說:“爭取2021年年底就把債還完
,至於債還完了之後,如果精力允許的話,上綜藝、做音樂都會去嚐試,今年會推出自己的音樂節目。”

“相聲演員”羅永浩,終究還是屬於舞台的。

從做了個錘子到“行業冥燈”

4月1號,是老羅直播一周年紀念日,在直播帶貨的一年中,老羅完成了老賴到“帶貨四天王”的轉變。在直播帶貨之前老羅可謂是“奮鬥”的代表,從2006成立牛博網年到2019年錘子科技倒下,每次一創業的華麗開場到不了了之,老羅“行業冥燈”的稱號越發穩固。

說到老羅直播帶貨還錢,就不得不提起錘子科技。2012年4月8日,老羅更新了一條微博:“下周要注冊一個新公司開始做手機了,每天都活在興奮中……”自此,錘子科技誕生,後來老羅甚至喊出了“收購蘋果”的口號。

剛成立的錘子科技直到2014年才發布了第一款手機——smartisan T1。

T1發布時正是小米紅火的時候,相比不到2000元的小米手機,老羅的T1手機達到3000元,因此錘子T1銷量並不理想。

錘子T1係列的開局失利,並未打擊到錘子科技的信心。T1之後錘子科技又發布了T2、M1、堅果Pro係列、TNT工作站等產品,依靠著獨特的產品外觀、係統UI以及金句頻出的“老羅語錄”,錘子科技吸引了一大批忠實粉絲。

每次錘子開發布會,都能變成熱鬧的“相聲大會”,相聲演員就是老羅自己,特別是每次老羅豪言壯語要挑戰行業時,讓眾多吃瓜群眾搬著小板凳坐等看戲。不止有“要做東半球最好的手機”這種手機圈眾所周知的,就連之後翻車的TNT工作站也有了“理解萬歲”、“別吵著我用TNT”等熱梗,那時候圍繞著錘子和老羅的是理想主義、情懷、有趣等看上去就不太能賺到錢的詞。

情懷確實不能當飯吃,在銷量和越發激烈的市場麵前,錘子敗了。

老羅進入時的手機市場,正處於風口時期,2011年小米1上市後,短短幾年時間小米迅速崛起。可是等到老羅發布T1後幾年時間,手機市場就進入洗牌階段。再加上老羅不注重硬件,隻是在係統UI等方麵做一些不痛不癢的小設計,錘子科技始終沒有走出小眾化的定位,而眾多產品一直處於十幾萬、二十幾萬的銷量顯然無法讓錘子走得更遠。

2018年11月,老羅召開了錘子科技最後一場發布會,隻是發布了加濕器、智能音箱、旅行箱這三款產品,沒有見到錘子手機身影,這場發布會後沒多久,欠款、退出、改行、裁員等各種負麵新聞纏上了老羅和他的錘子科技。最終,因為債台高築,錘子科技在2019年春天被字節跳動收購,而老羅也在2019年11月拿到了限消令,來到了屬於自己的“至暗時刻”。

收到限消令當晚,老羅發文表示:“將會把債務全部還完,即使是公司被關掉,個人也會以賣藝的形式把債務全部還完。”

一個月後,老羅開了一場名為“老人與海”的發布會,產品是一款所謂“鯊魚皮”的抗菌材料。產品發布後,這塊“鯊魚皮”的性能和效果遭到大眾質疑,很快就沒了下文。

堅果之後,被老羅寄予厚望的子彈短信(後來改名聊天寶)、小野電子煙等產品都因各種原因失敗,似乎進一步驗證了老羅“行業冥燈”的稱號。

“無債一身輕”,回歸“演藝生涯”

麵對創業“至暗時刻”,老羅開始以“賣藝”還欠款。2020年4月1日,老羅開始了抖音直播帶貨首秀,持續三個小時的直播中,交易額達到1.1億。

時至今日,雖然有過把產品名稱說成競品、商品不合格等問題,老羅還是成了“帶貨四天王”之一,還有了自己簽約的MCN團隊——交個朋友。目前老羅累計開播超過150場,直播總時長超過800小時,合作品牌超過1300家,抖音直播GMV超過31億元,粉絲量超過1600萬人。

除了火爆的直播帶貨外,廣告代言、參加綜藝、微商大會等商業活動也成了老羅還債的方法。老羅曾發微博表示:“隻要錢給夠,婚喪嫁娶主持之類的工作我也可以做。”

不過要明確的是,老羅所說的6個億債務,其中隻有1個億是他名下的,其他大多數是錘子科技名下。而且老羅說的“還了4個億”,相當一部分不是在做帶貨直播之後還的,老羅在回應限消令的那篇文章中,2019年前十個月已經還了3個億左右,根據老羅後來的微博,大多數是賣掉錘子相關業務以及另一家公司賺的錢。

當被問及還清欠債之後準備幹什麽,老羅說可以玩音樂,他透露,自己以前就一直想搞個樂隊,今年會推出一檔自己的音樂節目。

事實上,老羅要做音樂並不是空穴來風。

2020年,羅永浩就和朋友音樂人左小祖咒成立了名為“左羅樂團”的個人樂隊。2020年12月31日,佐羅樂團發布了第一首歌——《凡人有光》,評論區中許多評論都表達了對羅永浩的支持,有用戶表示:“龍哥,你行的”。2021年3月,佐羅樂團第二支單曲《江埔街的江庭酒店隻有雨季》也在網易雲音樂上線。羅永浩坦言:“團隊其實也希望我多做一些出圈的事,這樣可以讓更多人關注到我直播帶貨。”

除了音樂,老羅曾經還規劃過去做脫口秀,他表示:“脫口秀一直都很適合自己,也挺喜歡,但是可能會晚一點,我特別熱愛科技行業,這件事不能晚。”交個朋友創始人黃賀透露,羅永浩2021年可能會參加至少三四個綜藝節目,左羅樂團也會正式出道,這都是在羅永浩計劃之內。

2020年7月底,羅永浩成為《脫口秀大會》的常駐嘉賓,他在節目中表示一年之內就能還清,債務還清之後,他還要拍一部自己還債的勵誌故事《真還傳》。

最近這二十年,從新東方GRE老師到錘子科技CEO,再到抖音帶貨一哥,羅永浩的身份一直在變,曾經高喊“我創業是為了改變世界,不是為賺你們幾個臭錢。”的羅永浩,經曆過“至暗時刻”後,正在漸漸回歸“演員”,或許以後還能夠看到左羅樂團伴奏的“新錘子相聲大會”。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相聲演員”羅永浩,終究輸給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