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戰先敗的疫苗外交 美國慘遭中、俄蹂躪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記者史密斯(Alexander
Smith)日前發表專文分析,文中指出隨著俄國在南美洲、中國大陸在非洲積極拓展疫苗外交,北京與莫斯科利用外銷或捐贈疫苗已扭轉其國際關係,更在全球範圍擴大影響力;相較之下,美國與民主國家不但缺席這場國際賽事,更因國民優先政策而將大部分疫苗留於國內,造成其他國家的不滿。美國與其盟友在疫苗外交戰事中,可謂未戰而先遭陸俄蹂躪。

文中指出,在俄國出售520萬劑”史普尼克V”疫苗之後,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於1月下旬中與玻利維亞總統阿爾斯(Luis
Arce)舉行電話會議。兩人商討議題涵蓋核電廠興建、開采鋰礦與天然氣儲存等等。

無獨有偶,自從中國大陸於3月無償提供阿爾及利亞陸製疫苗之後,後者開始支持北京在核心利益的主張,並反對外國幹涉內政。過去以來,中南海持續利用這類的話語,來反擊國際對香港自治遭侵害的批評,與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權遭侵害的指控。

雖然北京與莫斯科不願承認;但文中指稱,兩國正利用外銷與捐贈疫苗,撫平疫情爆發以來的外交挫折,更深化其在全球的影響力。美國外交官警告,美國與民主國家應嚴重關切此事。

對於美外交人員而言,可恥的不是北京與莫斯科在疫苗外交上獲勝,而是美國與西方民主國家還未參賽,就已節節敗退;特別是,美國與西方盟國為了優先國內人口施打,將大部分的疫苗留在國內而引發他國的不滿。

美國前國務次卿向農(Thomas
Shannon)警告,退出疫苗競賽讓人不安。迄今許多國家麵對新冠肺炎時,仍然是非常脆弱的國家,而川普執政時卻退出國際有關新冠肺炎的會議。除非拜登力挽狂瀾,否則全世界會意識到美國並非可靠的夥伴,而這對美國來說非常危險。

文中指出,不論大陸還是俄國,都否認出口外交目的是為了外交利益。政協發言人郭衛民3月時表示,把疫苗形容為利益是一種”極為狹隘的想法”,習近平瞄準的是讓疫苗成為全球公共利益。

克裏姆林宮(Kremlin)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也提到,俄國深信唯有盡可能的接種疫苗,所有的國家、甚至是最貧窮的國家,才有機會製止大流行。

據統計,迄今全球以生產進2.5億劑疫苗;其中,中國大陸已49個國家發送1.18億劑疫苗。相較之下,俄國則提供22個國家疫苗,而印度則將生產的近1.5億支疫苗中的6,400萬劑疫苗,以出口或捐贈的方式輸出。外界分析,這是為了平衡北京疫苗外交產生的影響力。

相較之下,美國提供國內民眾逾2億劑疫苗,而僅提供約400萬計的阿斯特捷利康疫苗,給墨西哥與加拿大。西方的疫苗民族主義,在中低與中等收入國家中創造疫苗真空,導致後者始終無法取得疫苗,而北京與莫斯科則樂見並介入。

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預測部負責人德馬雷斯(Agathe
Demarais)認為,大陸與俄羅斯的疫苗流向之處,皆指向西方與陸、俄長期以來爭奪且更具影響力的國家。

其中,埃及便是關鍵戰場。埃及每年自美國取得13億美元的援助,卻長期以來與西方因人權而關係緊張。盡管埃及已和輝瑞、阿斯特捷利康、大陸國藥集團與俄國史普尼克V計劃,采購上千萬劑疫苗;但最早抵達開羅的疫苗卻是大陸生產的疫苗。

美國派駐非洲的前大使坎貝爾認為,這讓俄國與大陸對非洲國家而言更具吸引力;這導致這些國家表麵雖然增加民主的外貌,但卻更被專製型態的政府所吸引。

向農則警告,疫苗外交讓俄國能走出傳統勢力範圍委內瑞拉,而在拉丁美洲其他地區插旗;在東歐地區,麵臨西方疫苗供給短缺下,塞爾維亞與匈牙利將更擁抱大陸與俄國疫苗。

當然,北京與莫斯科擴大影響力不隻靠疫苗分享;事實上,俄國透過軍售、中國大陸透過一帶一路與基礎建設,這些都讓疫苗外交相形見拙。但是,疫苗外交是幾十年來,北京與莫斯科試圖擴大在南方國家影響力並挑戰現有秩序下,另一新殺手鐧。大流行不曾創造新趨勢,而是加速現有轉變的腳步。

此外,大陸更有西方國家所沒有的優勢,即無須考慮選民因無法取得疫苗而不滿。這讓疫情大流行期間,北京無須把疫苗留在自家家裏。德馬雷斯認為,此時拜登隻因為想平衡陸俄影響力,而向南美或非洲輸送百萬疫苗,根本就是政治自殺。

甚至,北京與莫斯科也深深明了經營疫苗公共關係。美國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特別代表歐爾森(Richard
Olson)表示,大陸善於快速行動,透過象征性的捐贈儀式,賺取大量媒體曝光率。

不過,前述趨勢在拜登上台後開始轉變。相較於川普時期對全球疫苗表現興致缺缺,拜登一改前任做法,宣布捐贈40億美元給疫苗全球取得機製(COVAX),還呼籲盟國將疫苗餘額分配給貧窮國家。美國、印度、日本與澳洲更聯合反攻,宣布至2023年將捐贈10億劑疫苗。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波特(Jalina
Porter)日前被問及疫苗外交一事,不願提到大陸而僅表示”美國在擊敗全球大流行上發揮領導作用”。

但文中認為,此舉恐為時已晚;更何況,拜登的重點仍在國內。其為陸軍購買數百萬劑疫苗,並決定隻有在每位美國民眾都獲得接種後才捐出給發展中國家。德馬雷斯強調,”如果我是大使,而又要參加這場疫苗之戰,我也會認為美國輸了競賽”。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未戰先敗的疫苗外交 美國慘遭中、俄蹂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