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反對歧視非裔/非洲人,我們被網暴了

這幾天中南屋的微信公眾號、微博炸了,我們收到了很多謾罵,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我們的工作人員小姐姐第一次收到了這麽多不懷好意的“好友請求”,通過後對方就開始罵,把我們的小南小北小懶都快罵哭了。

令我們心痛的是,他們不隻攻擊中南屋,還攻擊參加我們項目的學生:

仔細研究了一下,我們發現起因是我們在廣州的調研項目,以及其中舉辦的“中非對話”活動。

從去年疫情期間開始,中南屋就有一個項目關注在廣州的非洲人。經過多次實地調研後我們發現,部分中國人與非洲人之間存在一定誤解,這也是很多矛盾發生的原因。於是我們希望能夠消除雙方隔閡,幫助非洲人融入本地,促進中非民間交流的可持續發展。為了這個目標,我們在進行實地調研的同時,組織了多次中非對話活動,邀請感興趣的中國人和非洲人來參加。活動形式已經不僅局限於對話與溝通,目前還有美食、音樂專場等等。

這個項目現在已經得到了日本NHK電視台的正麵報道,近日央媒也正在拍攝,希望作為中非友好的正麵故事講給世界聽。

然而,在這些網絡暴民眼裏,這個項目卻是“黑鬼入侵”。

這些人張牙舞爪、用力敲打鍵盤、借著這個由頭,發泄著自己的情緒:

作為一個致力於建構中國與世界溝通橋梁的機構,我們習慣了被一些人誤解。因此,其實我們本來不打算正式回應的。但是隨著許多朋友發來關心與詢問,我們決定還是正式說說自己的想法與態度:

第一,中南屋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我們反對“亞裔歧視”,也反對“黑人歧視”。

不要說“罵黑鬼”不算種族歧視。搬出“聯合國的定義”,這當然是種族歧視。

▲不知道這位朋友自己有沒有看過聯合國定義

“種族歧視”意味著任何以種族、膚色、世係、民族、或族群的傾向性進行區分,排外,限製,並且其目的或作用是消除或損害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或任何其他公共生活領域中平等地承認、享受或行使人權和基本自由。”

——聯合國《排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

說句心裏話,疫情之下,作為中國人,我們自己受到的歧視還少嗎?我們難道沒感受過作為受害者的痛苦嗎?這些說我們是“漢奸”的人,看過《論語》嗎?在歧視別人之前,沒想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這難道不是我們自己傳統文化的精華之一嗎?

哪怕從很實用主義的角度來說,也隻有我們自己不種族歧視別人,我們希望別人不歧視我們時才能更有底氣。

第二,考慮到中國的實際國情,部分非洲人在中國確實屬於非法居留,疫情期間也發生了數起惡劣事件,所以我們可以理解那些網絡暴民的心態和舉動;但是,我們仍舊認為,這些種族歧視言論是不應該、且有實際後果的——

大家可能不知道,去年,微博上的部分種族歧視言論被翻譯成了英文,在外網被瘋狂傳播。

▲圖源微博

你可以想象,外國人看到這些,大概是什麽樣的反應。

這件事極大地損害了中國人的國際形象。我們國家辛辛苦苦舉著的“講好中國故事”大旗,在這樣的輿論麵前不堪一擊。有人說,“中非幾十年友好在這幾個月裏幾乎毀於一旦”。

即使你覺得“我們憑什麽在乎外媒看法”,但是別忘了,今天有超過一百萬中國人正在非洲工作與生活。這些截圖經過媒體曝光,同樣會被非洲人看見。事實上,當時的確有很多非洲華人受到傷害。可以說,這些網友間接地損害了中國、中國人在海外的利益。

▲去年五月初,The China Africa
Project上的報道不容樂觀:“肯尼亞議員直言警告中國:你們對我們做了什麽,我們也能對你們(中國人)做什麽”。

▲當時在讚比亞的三名中國人被殘忍殺害,卻有非洲網民留言叫好。|圖源:微博

所以,我們不介意有人反對我們的觀點、行動。但是,我們確實希望大家不要再公開發出種族歧視言論了。這種舉動,是實實在在地害中國、害所有的中國人。

當然了,如果你真的是違法行為的受害者,你完全可以訴諸法律來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做鍵盤俠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任何違法的人,也應當受到法律製裁,這點不容置疑。

第三,這個事情讓我們更加看到了“世界公民教育”在今日中國的必要性。我們不會因為這些謾罵,停止自己在反對種族歧視上的努力,正如我們從來沒有停止在國際舞台上為中國發聲一樣。

相反,我們會更努力一點。

這是為了中國融入全球可持續發展、中國人被世界尊重和喜歡的一天。

寫在最後:

害,雖然說得這麽硬氣,但是被這麽人身攻擊還是很難受的。也因此,特別想對支持中南屋的朋友們說一聲:謝謝你們的支持,謝謝你們的愛。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因為反對歧視非裔/非洲人,我們被網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