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有“秘密武器” 拜登不想改變中國 正等待中共犯錯

趙春山(淡江大學大陸所榮譽教授)評論文章:隨中國崛起而水漲船高的民族主義情緒,讓拜登政府有機可乘,可以結合盟國力量,對中共施展“群狼戰術”。

中美阿拉斯加“2+2”對話後,雙方除在外交上施展合縱連橫、遠交近攻之術外,更在軍事上頻頻“秀肌肉”。大陸智庫聲稱,美海軍驅逐艦“馬斯廷號”(USS
Mustin)4月3日淩晨出現在東海長江口附近海域,並向南航行;日本防衛省則於4月4日通報,包括“遼寧號”在內的6艘中共艦艇,於4月3日上午8時左右南下,經衝繩和宮古島之間海域,駛向太平洋。中美兩軍互別苗頭,針對性很強。

接著新加坡《海峽時報》於4月5日報道,4月4日清明節當天,美國海軍“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母打擊群,經由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直接逼進中共控製的南沙島礁。美艦此舉立刻遭中共解放軍南部戰區之戰略導彈火力鎖定。專家認為,美方目的是為了測試解放軍在節日的戰略防禦能力及戰時進攻能力。

季辛吉擔憂國際秩序“嚴重失衡”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對中美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曾多次公開表示憂慮。他3月25日出席英國智庫“王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視訊會議時指出,“美國必須和中國針對全球秩序達成新諒解,以確保國際體係的穩定,否則,世界將重返一次大戰前的危險期。”

包括“遼寧號”在內6艘中共艦艇,4月3日經過衝繩和宮古島之間的海域。(圖/翻攝自網絡)

美軍伯克級神盾驅逐艦“馬斯廷號”(USS Mustin DDG
89)。(圖/翻攝美國海軍)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8年接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圖/達誌影像/美聯社)

季辛吉是搞權力平衡的老手,在他眼裏,現在國際秩序已出現嚴重“失衡”狀態。我想主要原因是:中美執政當局基於各自內部因素,都沒有向對方示弱的本錢。這就驗證了“外交是內政的延長”這句老話。

拜登如何“讓美國保持偉大”?

美國總統拜登3月25日舉行上任後的第一場記者會,論及中共之時,拜登指出,中共的目標就是成為世界上的領先國家,以及最富裕、最強大的國家。

拜登強調在他的任期內,這些事都不會發生,因為“美國將繼續成長及擴張”。拜登在競選時,批評他的對手川普不按牌理出牌,使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受到腐蝕。但麵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拜登手中有什麽牌能“讓美國保持偉大”?

美國“秘密武器” 誘使中共攻擊後受挫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史蒂芬斯(Bret Stephens)撰文指出,冷戰時期對付前蘇聯的“秘密武器”是“共產主義”,也就是市場經濟擊敗了計劃經濟。

史蒂芬斯認為,麵對當前“新冷戰”的對手中共,美國的“秘密武器”是中共的“民族主義”、“個人崇拜政治”,以及中共對其內部“精神和宗教運動”的鎮壓。

我認為史蒂芬斯所謂的“秘密武器”,就是拜登用來遏製中共的牌。與川普不同,拜登既無意也無力改變中國,但卻要促使中國自我改變,也就是運用中國太極拳的“借力使力”。美國避免主動出擊,而是以反作用力,來誘使對手采攻勢後受挫。

拜登正等待中共犯錯

中國大陸學者已認識到拜登政府的有備而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引蘇軾所言“恃大而不戒,則輕敵而屢敗;知小而自畏,則深謀而必克”提醒北京,拜登政府已將中國定義為唯一的全麵敵手和競爭者,“『絕地反擊』似的激情已在開始迸發”,不可低估。與此同時,拜登政府正等待中共犯錯。

列寧說:“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習近平應懂得這個道理,故充分運用中共“建黨一百年”,大力推動愛國主義教育,全麵進行“精神武裝”;並以中國大陸的抗疫有成,凸顯“社會主義製度的優越性”。但習的緊縮對內控製,也讓拜登的“民主牌”有發揮的空間。

另一方麵,隨中國崛起而水漲船高的民族主義情緒,則反映在中共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這讓拜登政府有機可乘,可以結合盟國力量,對中共施展“群狼戰術”美日強化安保合作就是實例。

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4日在電視節目中聲稱,台灣情勢對日本很重要。預計4月16日將在華府登場的美日高峰會,必會談到台灣問題。

菅義偉認為,日美合作維持嚇阻力,可以為兩岸和平解決問題創造重要的環境。日本擔心會因台海戰爭而遭池魚之殃,但解決兩岸問題要靠外力操刀,這是兩岸中國人的恥辱。衷心希望兩岸經由對話協商,合力掃除台海上空的戰爭陰霾。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美國有“秘密武器” 拜登不想改變中國 正等待中共犯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