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被禁,“喝播”來了!冒著生命危險大口喝酒

“吃播”被禁後,“大胃王”們消失了。如今的短視頻直播平台上,被吹捧的是表演“喝播”的“海量王”。

這種“喝播”不是簡單的喝水、喝飲料,而是以一次性飲用超量高度數白酒為噱頭,展示博主的“好酒量”。

這類型博主並不是最近冒出來的。抖音、快手、B站上多則“喝播”視頻的發布日期顯示,早在去年初,此類內容就在平台上獲得了超高的熱度與流量,如今有的“喝播”博主粉絲已經近百萬。

與“吃播”的路子一樣,“喝播”也正在通過近乎自虐式的表演,利用受眾的獵奇心理,吸引眼球獲取流量,從而達到變現獲利的目的。這種誇張的飲酒方式,不僅對身體危害性更大,而且在低門檻、高熱度的加持下,極易引發效仿,形成不良社會導向。

事實上,此類內容也早就在平台的關注範圍之內。在有些“喝播”視頻中,平台甚至打出了“存在風險,請勿模仿”的提示。但隻要有流量、能變現,“喝播”之風,絕不會因此停止。對於此類明顯存在風險且可能引發效仿的行為,平台能做的,還有更多。

又現花式“喝播”

視頻直播平台上,“喝播”成為繼“吃播”之後又一大“流量殺手”。

不同於喝水、喝飲料,這種“喝播”視頻中,博主通常會在短短幾十秒內,一口氣喝下海量的高度數白酒,刺激著觀眾的眼球。

開菠蘿財經在抖音、快手搜索“酒”“喝酒”等關鍵詞,很快便發現了多個以展示一次性大量飲酒為主要內容的“喝播”博主,飲用的多為高度數白酒。

倒酒、點酒、喝酒,是“喝播”的固定流程。

由於白酒無色,常有網友質疑博主喝的到底是不是真酒,“是不是用水或者醋代替的”“肯定剪輯過了”。為此,這些博主開喝之前的常規操作往往是“點酒”。有的先用打火機點燃酒杯邊緣,隨後用紙巾蘸酒,紙巾能點燃,證明杯中是真酒;有的則直接將酒倒在桌上,用酒精點火槍點燃使其燃燒。

博主在“喝播”前進行“點酒”
來源 / 抖音視頻截圖

在抖音上,一位擁有25.4萬粉絲的男博主,每隔一兩天便會更新一則“喝播”視頻。視頻中,他一言不發,在簡單吃兩口菜之後,便開始倒酒、點酒,隨後一口氣將一大杯白酒一飲而盡。視頻標題中,其自稱“我能喝下最烈的酒”。這樣的視頻,每則點讚量均達到幾千,最高一則達到17萬。

也有不少“喝播”博主是年輕女性。女博主的“海量”,因與形象的反差,更加博人眼球。

抖音上一位擁有97.5萬粉絲的女博主,每兩三天便會更新一則“喝播”視頻,並宣稱“不求喝醉,隻求喝飽”;“酒是食糧精,越喝越年輕”。

視頻中,她麵前會擺著大蝦、肘子等“硬菜”,但吃菜不是重點,她用勺子舀出一勺酒,用打火機點燃,隨手將一張紙巾放在酒上。紙巾點燃,“點酒”成功。隨即,她端起手邊的大酒杯,一口氣喝完了整杯白酒。

一位女性博主在進行“喝播”
來源 / 抖音視頻截圖

除了最常見的白酒,這位女博主還發布了不少“混喝”視頻。一則視頻中,博主倒了一大杯白酒、一大杯啤酒,一口氣喝完了兩杯,並稱“啤的漱口,白的打底”。

評論中,有人關心“身體受得了嗎”,也有人說“少喝酒多吃菜身體才健康”,不過更多的是為博主的好酒量點讚的人。甚至還有粉絲在評論裏表示博主犧牲太大了,請求博主帶貨,“哪怕是假的呢”。

在B站等視頻平台,開菠蘿財經也發現了專門表演“喝播”的UP主。不同於抖音和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在B站,有的“喝播”UP主每則視頻時長有五六分鍾,主打“喝播”與“吃播”結合,邊吃邊喝,喝得比較慢,但喝得更多。

在一位常展示“喝酒”的年輕女性UP主的評論區,有粉絲認為其視頻缺乏內容思考,建議她“做白酒漢和下酒菜主題,比較中國各地域不同酒的口感,不同下酒菜的美味和講究”,“專注做這類型內容,會沉澱粉絲”。不過,
也有更多人認為,表演“喝播”的UP主才真實。

“吃播”被禁不到一年,“喝播”卷土重來

總結下來,“喝播”的關鍵詞不外乎:誇張、獵奇、刺激。這與去年8月在視頻平台被全麵禁止的“大胃王吃播”如出一轍。

十分鍾挑戰十層漢堡、半小時吃完100斤龍蝦、一小時吃完20份蘭州拉麵……這樣的花式吃播尤其是“大胃王”吃播,也曾在視頻平台風靡一時。

去年8月,“大胃王吃播”經央視報道後引發熱議,報道直指吃播“誤導消費、浪費嚴重”。隨後,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要求各平台要加強管理,堅決禁止在直播中出現假吃、催吐、獵奇、宣揚量大多吃,暴飲暴食,以及其他鋪張浪費的直播行為。抖音、快手、鬥魚等視頻直播平台均回應稱將加強相關內容監管,一旦發現相關行為將嚴肅處理。

禁令之下,“大胃王”吃播相關視頻被迅速下架,靠著吃播走紅的達人博主們,也漸漸退出了觀眾的視野。

如今,“吃播”被禁後不到一年,“喝播”卷土重來。與“吃播”相比,“喝播”對身體的傷害,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老年消化科主任醫師王炳元在接受醫學科普平台“醫學微視”采訪時談到,適量飲酒對身體是有好處的,但每個人對酒的耐受性不一樣,因此適量很難把握。據其介紹,過量飲酒容易造成全身多髒器功能損傷,比如可能引發酒精性心肌炎、急性酒精性胰腺炎,長期嚴重的酒精性肝損傷則可能導致死亡;也可能影響女性生育,出現酒精胎兒綜合征。

王炳元表示,大眾一定要重視酒精對身體的損害、對社會的危害,而不是單純對肝髒的損傷。空腹喝酒、一次性大量飲酒、高頻率喝酒以及多種酒混喝,都可能增加飲酒的危險性。

而如今出現在視頻平台上的“喝播”,其噱頭就是一次性大量、高頻率、混合飲酒。

不論是快速喝完過量高度數酒精,還是吃下超出正常承受範圍的食物,此類麵向公眾的視頻內容,本質上都是通過近乎自虐式的“表演”,利用觀眾的獵奇心理,奪人眼球,獲取流量。

“喝播”博主的視頻點讚量輕易過萬
來源 / 抖音視頻截圖

一位女性“喝播”博主發布的285則抖音短視頻,內容幾乎全是一次性海量飲酒,這些視頻點讚量均過萬。其中點讚量最高的一則“喝播”視頻,點讚量高達20.8萬,評論有2.9萬條。

另一位博主最早一則“喝播”視頻發布於2020年9月15日。在發布這則視頻之前,其發布的短視頻點擊量大多數為幾千,“喝播”視頻則高達1.9萬,之後,該博主便加大了此類視頻的發布頻率,點讚量也比其他視頻高出許多。

除了提示“有風險”,平台還能做什麽?

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搞“喝播”,圖什麽?

除了能夠像“吃播”一樣在短時間獲得超高流量和熱度外,“喝播”的變現方式更加直接便捷。

開菠蘿財經發現,上述在抖音擁有97.5萬粉絲的女性“喝播”博主,其快手賬號擁有52.2萬粉絲,每天會進行兩場3-4個小時的帶貨直播,售賣的商品均為各類酒飲。其快手小店在售商品34件,總銷量有1.2萬件,最高銷量的一款價格為129元的白酒禮盒,已售出1185件。

一位“喝播”博主的快手小店
來源 / 快手截圖

另一位抖音“喝播”博主直接在抖音出售商品,其簡介中標明“愛喝的酒和下酒菜都在櫥窗裏”。

此外,還有一些取得認證的官方賬號也在展示“喝播”。例如,抖音認證為袁寨川竹酒坊官方賬號的@川竹酒坊發布的短視頻,皆為一位年輕男性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視頻,通過“喝播”帶貨的目的非常明顯。

多則“喝播”短視頻的發布日期顯示,其實“喝播”並不是近來才出現的。大部分抖音和快手的“喝播”博主,從去年開始就在持續更新,且基本沒有間斷過,觀看量和點讚量都極高。

在此期間,“吃播”因“浪費糧食”遭遇嚴打,“喝播”卻安然無恙。

開菠蘿財經注意到,在個別“喝播”視頻下方,平台標注了“該行為存在風險,請勿輕易模仿”。這意味著,平台已經注意到“喝播”現象具有危險性,卻並未作出進一步監管。

平台在有些“喝播”視頻下方進行了風險提示
來源 / 抖音視頻截圖

“什麽樣的作品可以上熱門,什麽樣的作品能夠獲得流量,這是平台算法決定的。這類視頻在平台具有如此高的熱度,離不開平台的算法推薦。”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由於“喝播”存在風險,且容易引起效仿,具有不良導向,平台不應當以用戶或者受眾的喜好來作為判斷流量的唯一標準。

“每個人在互聯網上都有一定的表達權利,在沒有相關法律法規禁止這類內容存在的前提下,平台沒有權利去實施監管,但平台有責任對涉及風險、違反公序良俗或對社會具有負麵影響的內容進行約束。”他表示。

他認為,隻要不違反法律底線,平台確實無法要求哪些作品可以發布、哪些作品不能發布,但平台可以決定哪些作品能上熱門、什麽樣的內容能夠給予流量。為了不讓更多人來模仿“喝播”這種風險性行為,平台應該限製或者減少其熱度。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吃播”被禁,“喝播”來了!冒著生命危險大口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