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女孩度假村被馬咬傷五官變型 媽媽:小學時整形

四川北川縣5歲的小女孩西西(化名),現在特別害怕大型動物,即使電視中出現大型動物,她也會要求家人關掉電視。不僅如此,她還特別擔心其他小朋友叫她“醜女子”,隻要聽到這三個字,就會傷心地哭。

導致西西這一變化的,源於兩年前的一次遊玩。西西三歲多時,跟隨外公等人到綿陽安州區一度假村遊玩,下車後,西西徑直到馬廄外看馬,結果被馬咬傷麵部。

西西的臉部被馬咬傷

4月6日,紅星新聞記者獲悉,經法院一審、二審,均判度假村承擔90%的責任,西西的後續治療費用待實際產生後另行主張。

西西的母親李女士告訴紅星新聞,現在西西的眼睛、鼻子、嘴巴均變形,他們到多家醫院進行了谘詢,因為西西目前年紀太小,最好等到成年後再進行整形。不過,因為擔心西西的臉型以後對她造成不好的影響,李女士打算在西西上小學時就帶去整形。

外出遊玩

進入馬廄1分多鍾

3歲女孩被馬咬傷麵部

雖然時隔近兩年,但西西的外婆程大媽仍能清楚地記得出事的時間:2019年6月30日,星期天。

程大媽告訴紅星新聞,他們是北川縣安昌鎮人,女兒女婿之前在外省做生意,西西就跟他們一起生活。事發當天,幾名開老年車的朋友提議帶孩子們出去玩,因為有幾個小朋友,所以大家選擇了安州區桑棗鎮的某度假村。

事發馬廄

當天上午10時許,程大媽駕駛老年車搭載著老伴李大爺和外孫女西西,跟隨其他朋友一起,來到了度假村。程大媽回憶,到了度假村後,西西先去上廁所,然後跑進了馬廄,李大爺也下車跟在後麵,而直到出事,程大媽都還沒有下車。

“時間就是短短的一分多鍾,西西先進去,老伴跟著進了馬廄。很快,有朋友出來給我說,西西被馬咬傷了,我還沒反應過來,老伴就抱著西西跑了出來。”程大媽回憶,當時西西滿臉是血,眼皮掉起了,眼角的肉、眼窩的肉也掉起,“我帶了一盒衛生紙,用完了都止不住血,後來還是一名工作人員拿來了一根消毒後的毛巾”。

事情發生後,度假村工作人員開車將西西和其外公外婆送到了安州區的醫院。當天下午,西西轉入綿陽市中心醫院治療。

事發當時的視頻顯示,西西於當天10時54分24秒進入馬廄,其外公在10時54分40秒進入馬廄,40秒後即抱著西西跑了出來。

西西的母親李女士提供的照片顯示:西西的左臉部被咬傷,衣服也被鮮血染紅,醫院從眼角一直縫針到了嘴角處。

麵部變形

準備小學時整形

現在特別害怕大型動物

程大媽至今還很自責,她稱,當時看到西西的模樣被嚇慘了,覺得對不起女兒女婿。事發後,她給遠在省外做生意的女兒女婿打了電話,女兒隨即買票,次日一大早回到綿陽,女婿也在半個月後處理完生意回到綿陽。

李女士提供的照片顯示,西西的眼角現在仍然有一條明顯的疤痕。同時,西西在笑的時候,嘴角、鼻子也不對稱。

現在,西西笑起來時臉部不對稱

“現在,西西特別害怕大型動物。”程大媽告訴紅星新聞,不僅平時見到牛等大型動物害怕,甚至在看電視時,隻要出現大型動物,西西也會害怕,還會要求關電視。

不僅如此,在生活中,西西特別害怕別人叫她“醜女子”。程大媽介紹,有時小朋友一起玩耍時,會叫西西“醜女子”,西西就會慪氣,還會在一邊哭。

“現在,西西閉嘴時還不明顯,但笑起來後,就能明顯看到嘴角是往右邊扯起,鼻子也是往右歪起,眼角也沒有了眼線。”程大媽說。

李女士在西西傷口愈合後,於2019年11月22日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就診,經檢查:左麵部腫脹,鼻部偏向右側,笑時口角向左側偏斜。醫院建議,完善檢查,後期視情況可整形治療。

程大媽告訴紅星新聞,他們已經帶西西跑了成都、上海的幾家醫院,準備給西西整形。但是由於孩子太小,擔心整形時亂動傷到眼睛,因此醫生建議等西西18歲成年後再整形。

“西西性格還是比較開朗,我有時也會給她說關於整形的事情,讓她了解和明白。西西是女孩子,臉部傷痕和臉型變形,對孩子以後的生活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肯定等不到18歲就會去整形。”作為母親的李女士非常擔心孩子以後的生活,她稱不擔心西西臉部的傷痕,主要擔心西西的臉型,因為眼睛、嘴巴、鼻子都變形不對稱,所以她準備等西西上小學時就去整形,將會在華西醫院和上海的一家醫院進行選擇。

起訴索賠

度假村辯稱貼了安全告示,

馬匹未受驚不會作出應激反應

西西臉部的傷口愈合了,臉部留下疤痕,整形還沒有進行,但前期的治療費用,李女士和度假村一直未能達成一致。於是,李女士將度假村告上法庭,索賠醫療費3813.94元、護理費21600元、交通費471元、住院夥食補助費360元、精神損害賠償50000元,暫共計76604元;後續整形費用以實際發生為準。

西西的臉上留下疤痕

一審庭審中,度假村辯稱,作為未成年人,西西的監護人未履行監護職責,導致西西在無成年人陪同的情況下進入馬廄,度假村對馬匹飼養管理采取了足夠安全的管理措施,未進行散養,且有安全提醒,管理職責明確;且馬匹係經過專業訓練的,在未受驚的情況下不會做出應激發應。事發後,度假村及時將西西送醫,並支付了醫療費334.52元,同時,後續整形費用未發生。

法院認為,度假村飼養的馬匹將西西咬傷,度假村作為飼養人、管理人,依法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同時,西西係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其外公在陪西西遊玩時未完全盡到相應的監護責任,在明知馬房內有馬匹的情況下,任由西西脫離其看護範圍跑進馬房,從而導致西西被馬匹咬傷,其行為與損害後果之間具有一定的因果關係,故西西的外公應當對損害後果承擔一定的責任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七十八條“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的規定,對西西承擔的侵權責任,可以適當減輕,法院認為以度假村對西西損害後果承擔90%的責任為宜。後續治療費費用待實際產生後另行主張。

2020年9月,安州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度假村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住院夥食補助費、營養費、精神損害撫慰金共計10536.72元。判決後,度假村上訴至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終審判決

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

度假村未盡到安全保障責任,承擔90%責任

紅星新聞記者獲悉,度假村上訴稱,馬匹飼養在專門修建的馬廄中,馬廄並非對外營業場所,也不對外展出,非經工作人員允許不得進入。西西未經允許擅自進入馬廄,自身存在重大過錯。同時,西西的監護人未履行監護職責,存在嚴重過錯,應當承擔主要責任。

不過,對於度假村的說法,法院判決書顯示,度假村提交的視頻資料顯示,案發時遊客較多,馬廄大門完全敞開,沒有度假村的工作人員在馬廄門口維持秩序或陪同遊客進入,前往馬廄的遊客均能自由自行進出,包括未成年人亦可自由隨意自行進出。因此,度假村稱其馬廄並非對外營業場所,非經允許不得進入的理由不成立。

其次,雖然度假村的馬匹係圈養在馬圈中,但馬圈的U型槽最低點離地僅118厘米,馬頭可以從U型槽伸出,馬頭伸出後,不排除可能對身高在118厘米以下的未成年人造成威脅。即便度假村認為其飼養的馬匹經過專業訓練、性格溫馴安靜,但馬匹畢竟具有獸性,不可能對所有情況都按照專業訓練時的要求作出應激反應。

度假村作為馬廄經營者、馬匹管理者,明知前往馬廄遊玩的包含有未成年人,其應當預見到馬匹對於未成年人的吸引力,以及馬匹可能會對未成年人造成的人身安全威脅,但度假村未采取相應措施隔離危險。同時,度假村辯稱其在馬圈旁邊張貼安全告示即已履行安全保障義務,但對於能夠隨意進出馬廄、未滿4歲不識字的未成年人而言,安全告示並不能達到保障安全的目的。

因此,度假村作為馬廄經營者未能盡到安全保障責任,同時,依照《侵權責任法》第七十八條之規定,度假村飼養、管理的馬匹造成他人損害的,不論度假村是否存在過錯,均應承擔侵權責任。近日,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一審法院判令度假村和西西的臨時監護人各自承擔90%和10%的責任並無不當。近日,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判決。

“律師給我說拿到判決書有兩周時間了,清明節前我聯係了度假村,他們稱節後支付,我這幾天比較忙,還沒有再聯係他們,也還沒有收到賠償費用。”李女士稱,這部分費用對於後續的整形來說肯定不夠,希望整形後度假村能承擔90%的費用。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3歲女孩度假村被馬咬傷五官變型 媽媽:小學時整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