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車司機因2千罰款喝農藥自殺 留遺書:希望用我的死喚醒…

魯迅在《小雜感》裏說,“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隔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麵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我隻覺得他們吵鬧。”

  現在,我的確是感到了某種悲歡的相通。

  河北滄州泊頭市一貨車司機金德強4月5日途經唐山市豐潤區超限檢查站時,因為北鬥定位掉線,被處以扣車、罰款2000元的處罰。

  就這麽一個扣車外帶罰款兩千的處罰,讓金德強難以接受,最終服農藥自殺,因搶救無效去世。

  官方通報是這樣說的,“4月5日中午,在豐潤區薑家營聯合治超站的例行檢查中,發生一起貨車司機突發服用農藥事件。事件發生後,治超站工作人員迅速撥打報警電話和120急救電話。接到報警後,豐潤區公安機關迅速出警……”

  突發服用農藥事件,迅速報警,迅速出警,但奈何一個鮮活的生命,依然因為這兩千元錢,就這樣離去了。

  坦白講,我挺悲痛的。盡管根據交通運輸部公布的《道路運輸車輛動態監督管理辦法》規定,出現破壞衛星以及惡意人為幹擾、屏蔽衛星定位裝置信號的,要處以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

  但金德強願意用喝農藥的代價,隻為了用自己的生命去抗爭,我很難說這種行為是他故意為之的。因此,我更傾向於是因為北鬥衛星自己掉線了,否則很難說得通,他會因為自己故意屏蔽衛星信號而喝農藥自殺。

  金德強在遺書中說,“對不起年邁的老母親,兄弟們,我走了,這是我的最後一麵。”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這樣的輕,有時候僅僅需要兩千元而已。我也很難去想象,他那年邁的老母親,又該如何自處。

  金德強在遺書中說,“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大概離死亡還有6個小時,我不是不值2000元錢,我是為了廣大卡車司機說句話……我感覺到我也快活不長了,所以我用我的死來喚醒領導對這個事情的重視,我的死最對不起的是我年邁的老母親,我九歲父親就去世了,那年我的哥哥才12歲。我對人生已經看透了,太沒意思了,早晚是死隻不過早幾年而已,我死後也許有人說我雄,人的思想不一樣不要對我語言攻擊,我的名字是金德強,我死後好好的疼你的奶奶和母親,兒子照顧好你妹妹。我走後不要過度悲傷,生氣賭氣把日子過好,別學我窩囊一輩子。

  金德強以自己的生命來證明了自己是被“冤枉”的。在這件事上,我隻能說是他自己的選擇,盡管我對他感到惋惜,惋惜他的兒子、女兒,惋惜他的老母親,但我尊重他的選擇。

  尊重他用死亡去捍衛廣大的卡車司機,隻是為了給他們說句話,隻是為了用死來喚醒領導對這個事情的重視。

  我想起了,過去農村老人吵架時,總是喜歡用農藥來威脅他人,他們會說,“天哪,我要喝農藥,我要死。”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們的生命不是屬於他們自己,而是屬於某種公道、屬於某種正義,屬於某種價值觀。

  在人性、道德淪喪的年代,如何去安定自己?這是金德強沒有找到的答案,這也是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找不到的答案。

  金德強沒有錯,錯的是我們。錯的是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錯的是我隻覺得他們吵鬧。

  最近這幾年,各行各業的人都在抱怨生意不好做。對一個卡車司機來說,上有老,下有小,可依然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留給我們的反思是什麽?

  一個不懂得自我反思的人,如何去避免未來更多地像金德強這樣的人選擇用極端的方式來解決糾紛化解爭端?

  對金德強來說,他在臨死前對這個世界一定是悲觀的,一定是充滿著絕望的,金德強說自己窩囊了一輩子,他感受不到作為人的尊嚴,感受不到希望,而這種感受,此刻與我相通。

  他以自己的生命來進行無聲的抗爭,這很愚蠢,可我又覺得他很偉大。關鍵是,他能叫醒一群裝睡的人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人們的心中會有一杆秤,這杆秤,是追求公平正義的秤,是追求尊嚴的秤,是追求希望的秤。

  盡管金德強離我很遠,甚至與我無關。但在此時此刻,我感同身受,我悲觀相通。

  我們需要學會反思,需要學會從教訓中吸取經驗,而不是空口說大話,我們需要用很小很細的話語,去構建我們的生活和人生。

  前有外賣員因為5000元自焚,後有金德強因為兩千元自殺,不管是自焚還是服農藥,這種方式,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劊子手。

  勞動人民,他們也是有尊嚴的,他們不傻,更不笨。他們,不是韭菜。

  END.

  作者:羅sir,新青年的職場內參。點擊【關注】,每天為你分享職場幹貨與個人成長心得。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貨車司機因2千罰款喝農藥自殺 留遺書:希望用我的死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