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心裏頗有溫暖感,人間其實還有那麽多美好

讀者送的卡片,圖源作者

這幾天

文:方方

大前天

下雨。幾個朋友約著一起吃飯。說四個月沒見麵,要坐在一起聊聊。我說這麽大的雨還吃?回答說,這才是真愛啊。於是我帶了一瓶紅酒。自然是去吃魚。這是我們經常去的地方。土灶燒的,用柴火。廚師現場抄鏟子。這地方我們百吃不厭。對於一直不曾散去的網絡暴力,像所有人的觀點一樣,朋友們都說不要理他們。網上那些叫叫喊喊割韭菜的人,也就那麽多。看網下,大家對你多熱情。這是當然。我說我現在對這些叫罵已經無感了。去年此時,還有些惱火,每天要吃安眠藥,也試圖去說明和解釋。但到了九月,已然明白,說明和解釋,全無意義。你不可能跟一堆網絡流氓講道理。所以,心情立即變好。從那時起,便也沒有吃過安眠藥。跟朋友們笑道,我容易嗎?

土灶魚 圖源作者

前天

晚上與武大一幫教授們在東湖吃飯。受邀時,有特別提醒:要帶書。大家都帶著自己的著作。我亦拎去一袋。文學作品,太薄。回來時,換成了書法和學術專著,厚重壓人,比去時的袋子重了許多。感覺賺到了。聚會者,大多也熟,畢竟是校友。好幾個都是同年級的,見麵都歎說,現在全是老教授了。當年女生少,哲學係兩個,曆史係八個,我們中文係六個。十六個女生合在一起上體育課。我很自然地問到她們。想當年,多年輕啊。一學長寫了個匾,上題為“珞珈仙”。字是從右至左寫的:“仙珈珞”,仙字拆開,又可讀成“珞珈山人”。蠻有意思。

學長寫的匾 圖源作者

食客主要是文科教授。個個能侃,武大一向是出鐵嘴的。飯間的話題亦很廣,大家且說且笑,什麽都扯。從羅馬元老院聊到周製秦製,從國家天下扯到當年武大女作家袁昌英、淩淑華和蘇雪林三人的命運,從書法博物館的構想又轉到三星堆。主題隨意切換,聽客隨便插播,中間並無間歇,依然流暢自然。好玩。這飯局真的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一位教授也講述了疫情中他的女婿被感染如何求醫不得、靠大家幫助方才脫險的經曆。說那時候,他們閱讀我的日記,從中尋找信息,也尋找到安慰。他說時,去年的悲傷依然影響著此刻情緒,我感到他的眼眶有淚。我很感動。當然,我所遭受的網絡暴力大家也都知道。一句尖銳的話似乎是給我一個提示:人與非人,不必對話。像是總結。回來轉達給幾個人聽,都說,可不是?可不是啊可不是,網上的那些汙穢,實在可以放下。

圖源作者

昨天

又大雨。中午同事打來電話,說有一位老人家,87歲,上午冒雨到作協機關來找我。有人把他指到長江文藝雜誌社。因我早已退休,長江文藝有人又把他指到老幹辦。老幹辦負責人接待了老人家。據說他放了一本書在我的信箱裏,又留下一張紙條。老人家說,他是受人之托,送書,還要告訴我,在疫情中,他們天天看我的日記。是我的日記幫助了他們度過那段日子。他還詢問我是否安全是否健康。同事都一一作了回複。同事對老人家說,您這麽大年齡,不該冒這麽大的雨出門。老人家嚴肅地說,我受人之托,就要做到。走時,同事一直將老人家送到了機關大門口。然後電話告訴了我這件事。我很感動,不知說什麽才是。

讀者送的卡片,圖源作者

下午,準備去郊區,正和兩個同事往車上搬東西。突然一個人遠遠地大喊著:是方方老師嗎?我太高興了,我居然找到了你!一位女性,穿著裙裝,匆匆奔來。她手上拿著種在藤籃裏的月季花,還有一本聖經和一張卡片。她說,我是基督徒,疫情中我們一直在為武漢祈禱。也一直在看方方日記。每天都看。看到最後一篇,你寫著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我們都非常激動,而且也放心了。我們說了好一會兒話。因為搬東西,我披件羽絨服出來。衣容不整的樣子。她想要合影,我先沒答應,覺得自己有點狼狽。但後來還是同意了。昨天有點冷,熱情的她,讓我心裏頗有溫暖感。人間其實還有那麽多的美好。

2021、4、2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方方:心裏頗有溫暖感,人間其實還有那麽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