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總能贏:Amazon的工會抗爭為何一敗塗地?

2021年4月15日,全球最大的網購電商亞馬遜公司(Amazon)在其全球網站首頁張貼一封名為〈2020年給亞馬遜股東的一封信〉,向公眾揭露亞馬遜的商業發展與前景。這封洋洋灑灑的信件內容交代了亞馬遜過去一年來的獲利與發展,並直言亞馬遜光是2020一整年,即為社會創造了3,010億美元的價值。信件公布後廣受股東好評,評論者認為這封信差可比擬股市大亨〈巴菲特給股東的信〉,並認為這是亞馬遜創辦人暨CEO貝佐斯(Jeff
Bezos),宣告將於今年第三季離開亞馬遜之前的臨別感言。

雖說此信大獲投資者與股東好評、甚至被認為堪稱傑作,但這封信刊登的時間卻頗令人玩味,因為就在貝佐斯大動作公布此傑作的一個星期前,亞馬遜工會才再度遭逢巨大的工運挫敗:亞馬遜位於亞拉巴馬州貝塞麥(Bessemer)的倉儲,也是全美最大的倉儲所在地的受雇勞工,以反對票1,798票對上738票的懸殊票數,投票反對加入零售,批發和百貨商店工會(Retail,
Wholesale and Department Store
Union,以下簡稱RWDSU)。雖然工會代表與許多聲援工會的團體都表示,將采取進一步的法律行動,但這項結果無疑是亞馬遜自2014年工運以來,最大規模的挫敗。

亞馬遜工會到底發生麽事?我們該如何看待這項結果?如果此項投票結果代表亞馬遜的倉儲工人的選擇,這一切得回到2014年以來亞馬遜的工運談起。

亞馬遜工運萌芽

美國勞工運動籌組企業工會、或加入產業工會的法源依據,是老羅斯福時代通過的《全國勞資關係法
》,該法原則上要求,私營雇主勞工需以過半數員工參與投票、過半數員工支持的票數支持,方能籌組企業工會或加入產業工會。而投票結果並應向主管機關,亦即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NLRB)提交注冊後方能生效。

亞馬遜身為全美第二大私營雇主(僅次於Walmart的220萬人),旗下共擁有超過80萬名員工,而主要的受雇者,就是位於全美各地的倉儲員工、物流人員和網絡訂單操作與技術人員,也因此本次亞馬遜工會爭議,不僅對美國整體工運史具有指標性意義,要爭取亞馬遜員工的勞工票源,還是跟亞馬遜站在一起取得資金奧援,也牽動華府政客的態度。

事實上亞馬遜的工人處境爭議並非首見,早在2010年代就有不少新聞報導亞馬遜的血汗倉儲問題。2014年,亞馬遜位於特拉華州的倉儲與物流技術人員首先發難。除了提出改善一直以來超時工作的要求,他們更以加入產業工會”美國運輸與航空勞動者協會”為目標發動投票,不幸的是,這次投票最終卻以21票對6票(未達法定人數且未過半)的投票結果,宣告失敗。

2017年亞馬遜並購零售商Whole Food之後,又為亞馬遜勞工帶動第二波動能。因並購而加入亞馬遜的前Whole
Food員工,不滿新東家封閉的倉儲工作環境下,機械式不間斷的超時工作,因此組成了Whole
Worker聯盟,要求亞馬遜改善倉儲員工的勞動條件。2018年12月, Whole
Worker聯盟發起街頭抗議,來自亞馬遜紐約州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倉儲的2500名工人與明尼蘇打州倉儲工人紛紛走上街頭,並且在”零售、批發和百貨產業工會”(RWDSU)的支持下,向亞馬遜抗議。最終亞馬遜以提高工資的方式響應工人要求,因此此次工運沒能促成加入工會的投票行動。

疫情、Amazon暴富與血汗倉儲

2020年爆發的COVID-19疫情對亞馬遜勞資關係可說是一麵明鏡。原本即在跨境電商與網購興起的亞馬遜,又因全球疫情封鎖期間開出華麗的財報與獲利。2020年,亞馬遜的企業淨值達10,350億美元,僅次於微軟與蘋果,位居全美第三大企業體。至於貝佐斯本人的財富也海量暴增:光在過去一年(2020年),他的個人淨資產就暴增700億美元,讓他連續四年坐上全球首富的寶座。

同時因全球貨運需求增加,亞馬遜全美最大的貝賽麥(Bessemer)倉儲和大約6,000名的倉儲勞工,也成為亞馬遜持續獲利的重要命脈之一。隨著訂單持續增加、物流貨運需求不斷提升,這些倉儲工人的勞動條件也變得越來越嚴苛、工作越來越血汗。許多配貨生產線第一線的工人指出,他們的休息時間變得更短,產線的速率要求升高,KPI與配額要求已令他們無法負荷。而且身體長期處於同一種姿勢,許多勞動者的身體不適症狀也逐漸顯現。同時產線主管的管理模式也愈加嚴苛,許多任務人痛訴,主管希望他們能”不要生病、要更有紀律”,”感恩在疫情期間沒有失業還有工作”。

於是不堪惡劣勞動條件、或被非法解雇的倉儲工人,就悄悄地聯係RWDSU工會,希望能獲得來自工會的支持。

RWDSU工會原本就是美國南方各州的工運主力。在亞拉巴馬州,他們動員了地區產業係統來支持亞馬遜倉儲工人,該地區有不少已經加入工會的工人是來自家禽工廠,而亞馬遜的倉儲工人也是。由於全美疫情大封鎖之際,貨運與網購的商品需求暴增,因此他們看準時機,發動了幾次停工和罷工來主張他們的三大要求:增加工資、有薪假,還有改善倉儲作業環境。

在RWDSU工會介入下,亞馬遜與工會代表展開協商,並同意提升倉庫、運輸、貨運和商店受雇者的最低時薪提高至15美元,並增加帶薪休假時間。同時他們發動加入工會的投票也大有斬獲:自2020年8月至12月短短幾個月,他們獲得過半的貝塞麥倉儲員工表態支持成立工會的聯署,因此有了投票的機會。

看來此次工會投票勝利在即。可是開票結果卻出人意表:共計約6,000名倉儲員工票數,僅投出738票的同意票,以懸殊票數對上反對票1,798票,加入工會的要求失敗。

亞馬遜的工會投票信息戰

4月10日投票結果出爐當下,亞馬遜隨即發表以下言論:

“亞馬遜沒有贏,是我們的員工贏了,是我們的員工選擇投票反對加入工會!”

其實工運原本就必須克服許多結構性的困難,例如勞方必須能維持共同且一致的行動計劃,且要能扛得住來自資方或輿論的壓力,並能長時間冒著被解雇、失去工作的風險,這對需要長時間維持一致陣線的勞團來說,顯然非常困難。這件事資方當然也非常清楚,因此在過去許多勞工運動中,資方就常常利用分化的方式來擊破勞工的團結陣線與動能。

而這次亞馬遜資方當然也祭出類似的分化手法,而這對亞馬遜來說並不是第一次。根據《紐約時報》的揭露,過去亞馬遜就已經在全美共19州以各種奧步阻擋工會投票,加上現在人手一機,手機反而成為極佳的分化工具:不對稱的信息或假消息,能快速降低工運的團結動能。

一些勞工指出,亞馬遜召開多次強製性的”信息交流會議”,軟硬兼施地對倉儲工人表達”亞馬遜資方對員工有多麽照顧”、”外界的失業率有多高”等信息。他們也會收到來自亞馬遜管理階層發出的各種心戰簡訊,宣傳未來若是加入工會,工會會反過來剝削勞工,收取額外的會費,而這其實是在壓榨勞工的血汗錢,所以”不要浪費錢,好好工作!”

也有消息指出,相關管理人員曾試圖”訊問”倉儲員工對組成工會的看法,並且還發出威脅,說如果工會組成,公司可能會關閉倉庫、到時候大家都會失業。另一方麵,亞馬遜也一再向員工進行”道德勸說”,主打亞馬遜其實對員工很不錯,因為他們的薪水是每小時15美元,已經遠高於亞拉巴馬州最低工資,而且公司已經提供慷慨的醫療保健和其他福利,員工在疫情下,應該要珍惜寶貴的工作機會。

更引發爭議的是亞馬遜可能涉嫌”做票”——在投票前幾天,倉儲附近增加了新的郵政信箱,但投票結束後,卻有消息指出亞馬遜倉儲旁的投票用郵箱,都被亞馬遜取下並置於隱密處。亞馬遜當然駁斥此說法,強調這些郵箱都由美國郵政服務局安裝,目的是使投票”方便,安全和私密”,亞馬遜絕對沒有影響倉儲工人的投票權益。

另一項引發爭議的是,亞馬遜倉庫外的紅燈等待時間自2020年12月起即縮短。工會代表懷疑,這是亞馬遜阻止員工集結與降低交談時間的奧步。對此亞馬遜則表示,縮短紅綠燈等待秒數一直是亞馬遜因應輪班變更和假期旺季的常見做法。同時,隨著工人人數增加,降低紅燈等待時間,將有助於排解倉儲園區附近交通堵塞的現象。

目前RWDSU工會代表正針對前述幾個可能構成”妨礙勞工行使投票權”的手法,以及雇主透過假訊息或脅迫的方式侵害勞工的選擇權,展開進一步的訴訟行動。同時他們也向全國勞資委員會NLRB提起行政訴願,要求其舉行聽證會,確定是否因即將到來的訴訟行動擱置此選舉結果。依據法規,倘若發生爭議,NLRB必須在投票表決後的15個工作日內或2021年4月30日之前召開聽證會。倘若工會主張成功,NLRB可以依據聽證結果,要求進行新一輪選舉。

至於體育明星、政客與許多名人也加入工會陣營聲援。黑人動作片明星葛洛佛(Danny Glover)、民主黨眾議員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表示對此事件的關注。同時,此工會運動也與BLM運動連結,一起高舉反壓迫的主張。甚至共和黨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也表態支持工會立場,並揚言將修法保障勞工的團結權,其中也包括”禁止用反工會訊息轟炸其雇員”。

亞馬遜工運的下一步?

站在資方的立場來看,亞馬遜算是打下成功的一役,守住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工會推動行動,而這是亞馬遜多年成功打擊勞工組織經驗的運用。但是否所有亞馬遜管理階層,或公司重要的推手及投資人,都對提升勞動條件與改善勞工福利抱持同樣的立場?顯然不是。

在去年的4月28日,也就是工殤日與51勞動節的前夕,亞馬遜資深網絡軟件工程師與副總Tim
Bray發布了一封名為〈掰了,亞馬遜〉的長信,揭露他作為公司管理階層,如何在推動企業永續經營、氣候變遷企業責任與員工福利的政策上遭遇困難。除了痛陳過去多年來亞馬遜如何大量非法解雇擔任吹哨者(Whistle
blower)的倉儲工人,他還指出:

“亞馬遜對倉儲工人的管理確實非常出色,並且是透過建立機械性重複的管理,而有傑出表現。然而,這樣的作法隻是顯示出,它對以人為本的永續人力資源經營與累積資本的關係,缺乏相應的認識。如果我們不能認同亞馬遜的理念,我們應該采取行動嚴格執行反托拉斯法、生活基本工資法並賦權予工人,才能協助它往明確的方向前進。”

也許Tim Bray的信強調的”以人為本”太抽象,但貝佐斯那封給股東的信,裏麵所提到的部份段落,或許可以用來回答Tim
Bray所說的,亞馬遜”不把人當人”。貝佐斯在這封信標題為”全球環境與員工福利”的段落中,寫下令人毛骨悚然的語言:”我要承諾一個願景。我們將成為地球上最好的雇主,以及地球上最安全的工作環境…”

“我們正在研究如何輪替勞工所使用的肌群,因為亞馬遜大約 40% 的職業傷害與肌肉骨骼不適(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MSD)有關,例如重複動作造成的拉傷或扭傷。也因此,我們正在開發新的自動員工調度行程,利用複雜的算法來輪調員工到不同的任務,使用不同的肌肉韌帶群,來減少重複的行為以及保護員工不受
MSD 傷害。”

也許貝佐斯不懂的是,他”把勞工拆解成更多肌群”的思維,正是亞馬遜倉儲工人怒吼的核心原因。最近他公開支持拜登推行”增加企業稅”的主張——雖然數據顯示,亞馬遜在過去有多次逃漏稅的紀錄,它在2017年至18年期間,甚至還”不用繳稅”。

如此看來,對身著華服手牽新歡的貝佐斯而言,一邊打擊工運,又一邊表明自己是全地球最好的雇主,一點也不違和。值得關注的是,RWDSU工會在4月16日依法訴請NLRB就本次投票結果舉行聽證,已獲得回應,將於5月7日由NLRB的地區委員會進行審查。依法該委員會將有準駁此投票結果,並要求重新舉行投票的權限。之後,不服的一方還可繼續依法向位於華盛頓特區的NLRB就前次審查意見做出訴願。預料亞馬遜倉儲工人與資方巨怪的戰爭,還要繼續纏鬥下去。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有錢總能贏:Amazon的工會抗爭為何一敗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