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烏克蘭衝突 全球經濟又危險了:能源食品或漲價…

在受到大流行、供應鏈受阻和價格暴漲的打擊之後,全球經濟將因歐洲邊境的武裝衝突而走上又一條不可預測的道路。

早在克裏姆林宮周一下令俄羅斯軍隊進入尋求分裂的烏克蘭地區之前,緊張局勢就已經造成了損失。拜登總統以嚴厲製裁作為回應的承諾以及俄羅斯進行報複的可能性已經壓低了股票回報並推高了汽油價格。

俄羅斯軍隊的直接攻擊可能會導致能源和食品價格飆升,加劇通脹擔憂並嚇跑投資者,這些因素會威脅到全球經濟體的投資和增長。

無論影響多麽嚴重,其直接影響遠不及2020年由新冠病毒首次造成的經濟驟然停擺那樣具有破壞性。俄羅斯是一個橫貫大陸的巨型國家,擁有1.46億人口和龐大的核武庫,也是維持世界工廠運轉的石油、天然氣和原材料的供應國。但與中國不同,中國是緊密融入錯綜複雜供應鏈的製造業強國,而俄羅斯在全球經濟中隻是一個小角色。

意大利的人口約為俄羅斯的一半,自然資源相對較少,但其經濟規模是俄羅斯的兩倍。波蘭向歐盟出口的商品比俄羅斯多。

“除了石油和天然氣,俄羅斯在全球經濟中毫不重要,這令人難以置信,”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貝拉克·奧巴馬總統顧問傑森·弗曼說。“它基本上是一個大加油站。”

莫斯科東部卡西莫夫的地下儲氣庫。俄羅斯供應歐洲近40%的天然氣。 ANDREY RUDAKOV/BLOOMBERG

當然,一個關閉的加油站對於那些依賴它的人來說可能導致嚴重損失。其結果是經濟損失分布不均勻,一些國家和行業受損嚴重,而在另一些國家和行業中則不會引起注意。

歐洲近40%的天然氣和25%的石油來自俄羅斯,並且很可能會受到已經飆升的供暖和天然氣費用的衝擊。由於未來數周的寒冷天氣,天然氣儲量不到總容量的三分之一,歐洲領導人已經指責俄羅斯總統普京為了獲取政治優勢而減少供應。

此外,根據聯合國最近的一份報告,食品價格已攀升至十多年來的最高水平,大流行導致的供應鏈混亂是主要原因。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供應國,與烏克蘭一起占全球出口總量的近四分之一。一些國家對小麥的依賴性更高。來自那裏的小麥占埃及和土耳其小麥進口總量的70%以上。

這將給土耳其帶來進一步的壓力,該國已經處於經濟危機之中,並且正在努力應對接近50%的通貨膨脹,食品、燃料和用電價格飛漲。

和往常一樣,最脆弱的群體承受著最重的負擔。牛津大學全球化與發展學教授伊恩·戈爾丁說:“窮人在食物和取暖方麵花費占收入比例更高。”

長期以來被稱為“歐洲糧倉”的烏克蘭實際上將40%以上的小麥和玉米出口運送到中東或非洲,人們擔心進一步的糧食短缺和價格上漲可能引發社會動蕩。

例如,黎巴嫩正經曆一個多世紀以來最具破壞性的經濟危機之一,其一半以上的小麥來自烏克蘭,烏克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葵花籽油和菜籽油等種子油的出口國。

對於普京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個俄羅斯支持的區域獨立的決定,白宮於周一作出回應,稱將開始對所謂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實施有限製裁。白宮新聞秘書珍·薩基表示,拜登將很快發布一項行政命令,禁止與這些地區的人進行投資、貿易和融資交易。

正在關注事態的分析人士已經列舉了程度不一的一係列可能情況。衝突對工人階級家庭和華爾街交易員各有什麽樣的影響,取決於入侵的結果:俄羅斯軍隊是留在邊境附近還是襲擊烏克蘭首都基輔;戰鬥是持續幾天還是幾個月;西方實施了什麽樣的製裁;以及普京是否會通過暫停歐洲至關重要的天然氣供應或發動陰險的網絡攻擊來做出回應。

“估計會是分階段展開的,”大西洋理事會經濟治國計劃主任朱莉婭·弗裏德蘭德說。“這很可能會以一種慢動作戲劇的形式上演。”

從大流行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一個地區的輕微擾動可能會在遙遠的地方產生重大破壞。世界仍在努力從大流行中恢複過來,孤立的短缺和價格飆升——無論是天然氣、小麥、鋁還是鎳——都可能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嚴重。

“對於這種即將到來的情況,你必須考慮它所處的背景,”安永-帕特農首席經濟學家格雷戈裏·達科表示。“存在高通脹、供應鏈緊張,而且不確定央行會怎麽做,也不確定物價上漲會持續多久。”

烏克蘭的尼古拉耶夫港。中東和非洲尤其依賴烏克蘭的小麥和玉米出口。 BRENDAN HOFF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額外的壓力單獨來看可能相對不大,但它們堆積在仍在從大流行造成的打擊中複蘇的經濟體上。

達科還說,還可以明確的是,“政治不確定性和波動性會影響經濟活動。”

這意味著入侵可能會產生雙重影響——經濟活動放緩和價格上漲。

在美國,美聯儲已經麵臨40年來的最高通脹,1月份為7.5%,預計下個月將開始加息。歐洲衝突引發的能源價格上漲可能是暫時的,但它們可能會引發對工資價格螺旋上升的擔憂。

美國企業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塔夫茨大學助理教授克裏斯托弗·米勒說:“我們可能會看到新一輪的通脹爆發。”

鈀、鋁和鎳等基本金屬可能會短缺,這也加劇了對通脹的擔憂,這對已經遭受大流行、加拿大卡車司機罷工和半導體短缺影響的全球供應鏈造成了又一次破壞。

例如,用於汽車排氣係統、手機甚至齒科填充物的鈀金屬的價格在最近幾周飆升,原因是擔心這種金屬的全球最大出口國俄羅斯可能會被全球市場拒之門外。用於製造鋼鐵和電動汽車電池的鎳的價格也一直在上漲。

瑞典卡車製造商沃爾沃的首席技術官拉爾斯·斯滕奎斯特表示,現在評估武裝衝突的確切影響還為時過早。但他還說,“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斯滕奎斯特周一表示:“我們需要考慮的情況有很多,我們每天都在關注事態的發展。”

普京若要決定進行報複,西方已采取措施緩和對歐洲的影響。美國增加了液化天然氣的供應,並要求卡塔爾等其他供應國也這樣做。

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州一處受迫擊炮擊的前線陣地。 “很可能會以慢動作戲劇的形式上演,”一位分析人士表示。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對石油的需求可能會為恢複遏製伊朗核計劃的協議增加談判的動力。據估計,伊朗擁有多達8000萬桶石油儲備,自2018年特朗普總統退出核協議並重新實施製裁以來,它一直被排除在世界大部分市場之外。

拜登政府正在考慮對俄羅斯實施的一些製裁措施——例如切斷俄羅斯對被稱為SWIFT的國際支付係統的訪問權限,或阻止公司向俄羅斯出售任何含有美國製造組件的產品——將損害所有與俄羅斯有業務往來的人。但總體而言,美國的受損程度遠不及俄羅斯最大的貿易夥伴歐盟。

正如拜登已經警告的那樣,美國人可能會麵臨更高的汽油價格。但由於美國本身就是一個天然氣生產大國,因此這些價格上漲幅度並不像其他地方那麽劇烈和廣泛。而歐洲與俄羅斯的聯係更多,參與的金融交易也更多——包括購買俄羅斯天然氣的交易。

殼牌和道達爾等石油公司在俄羅斯有合資企業,而英國石油則誇耀自己是“俄羅斯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之一”,與俄羅斯石油公司有聯係。歐洲航空巨頭空中客車公司從俄羅斯進口鈦。歐洲的銀行,尤其是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的銀行,已經向俄羅斯債務方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

哥倫比亞大學歐洲研究所所長亞當·圖茲表示:“對俄羅斯造成痛苦和全麵傷害的嚴厲製裁有可能對歐洲客戶造成巨大損害。”

根據所發生的情況,對全球經濟最重要的影響可能隻有在長期內才會顯現出來。

其中一個結果將是推動俄羅斯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經濟聯係。兩國最近就俄羅斯通過一條新管道向中國供應天然氣的30年合同進行了談判。

高頻經濟首席經濟學家卡爾·溫伯格表示:“俄羅斯可能會將所有能源和大宗商品出口轉向中國。”

這場危機也促成了對全球經濟結構的重新評估和對自給自足的擔憂。疫情已經凸顯了依賴精益生產的遠距離供應鏈的弊端。

如今,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引發了有關擴大能源來源的討論,這可能會進一步削弱俄羅斯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國際貿易政策高級研究員傑弗裏·肖特說:“長期來看,這將推動歐洲走向多元化。”至於俄羅斯,真正的成本“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惡化,真的會大大增加與俄羅斯實體做生意的難度,並阻礙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