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贏了麵子輸了裡子?經濟學人:無論如何普京都輸了

商業周刊 / 邱韞蓁

俄羅斯總統普亭。 美聯社

摘要

1. 普亭發動俄烏危機,讓俄國在全球地緣政治的影響力水漲船高,為國際局勢帶來巨變。但《經濟學人》卻認為,不管俄軍最終有無入侵烏克蘭,普亭反讓自己陷入了困境。

2.
沉睡的強敵因此甦醒,原本北約被批為「腦死」,反而找到機會協力抗俄,如瑞士、芬蘭等未加入北約的歐洲國家也站出來發聲。烏克蘭聲勢也因此大增,足以改寫全球地緣政治板塊。

3. 俄羅斯若真開打,短期內需麵對嚴峻經濟製裁,長期則受到封閉經濟與獨裁鎮壓的傷害。就算現在撤軍,也難保不會有下次衝突發生,未來這一切,恐怕隻會不斷重複上演。

俄羅斯影響力創史上新高!俄烏危機還沒落幕,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卻已經在全球撒下不安的種子,大大推升俄國在全球地緣政治的影響力。任何風吹草動,都為緊張局勢增添變數。

觀察家認為,普亭不用發射一顆子彈,就讓自己成為全球焦點,再次證明俄羅斯在國際間的地位舉足輕重,為東歐情勢帶來巨變。

雖然北約(NATO)尚未就停戰讓步,但普亭已讓世界清楚知道,烏克蘭的未來,就是他的家務事;在國內,普亭則不斷凸顯其治國才能,極力擺脫經濟困境,同時鎮壓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等異議聲浪。

這位俄羅斯狂人看似贏足了麵子,然而《經濟學人》認為長期來看,不管俄軍最終有無入侵烏克蘭,普亭的計謀反而已經傷害了俄羅斯的裡子,削弱該國國力。為什麽?

團結西方,促使「腦死」的北約複活

就國內外情勢來看,普亭其實把自己逼到了牆角。

雖然全球目光都集中在普亭身上,卻也刺激到他原本沉睡的對手。以美國總統為首的西方世界,同意要祭出比2014年克裏米亞戰爭還嚴重的製裁方案,曾經被法國總統馬克宏批評為「腦死」的北約,終於找到了機會重新團結,協力對抗俄國威脅。

甚至,瑞士、芬蘭等未加入北約的歐洲國家,由於不滿俄羅斯的蠻橫挑釁,因此公開宣布隨時保有加入北約的選擇權。至於德國仰賴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線,即使立場進退兩難,但不否認來自俄國的天然氣,是德國需要麵對的責任。俄國若犯烏,該工程項目恐怕會被強製中斷。

《路透社》報導,麵對俄軍疑似在烏東邊境持續集結的狀況,北約持續加強東翼防線,目前在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都增派軍隊,並且正在擬定中歐和東南部的新作戰計畫。

在這場衝突中,主角之一的烏克蘭備受威脅,不過也更加確立了該國民心普遍嚮往西方。近年來,總被國際忽略的烏克蘭,現在可以享有西方在外交與軍事上的大力支持,足以改寫全球地緣政治板塊。《經濟學人》認為,就算俄國撤軍,在患難中建立的這份連結,將會繼續存在。這絕對是普亭不樂見的。

「俄國的軍事脅迫反而適得其反,隻會促使西方在抵禦歐洲的必要行動上團結一心。這強化了北約聯盟。」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羅斯問題專家吉爾斯(Keir Giles)說。

俄羅斯恐丟經濟前景,逼走菁英分子

對普亭來說,更大的損失來自俄羅斯國內。因為西方可能施加的集體製裁、承受的軍事損失,打擊原本就脆弱的俄國經濟,損害普亭的國內政治地位。

普亭試圖建立堡壘經濟,不隻增加國內準備金,同時降低美元資產,減少企業對國外資本的依賴,在晶片、應用程式、數據網絡上,竭力打造自己的技術堆疊(technology
stack,指做產品時選擇的開發工具與程式語言)。此外,為了找到出口大宗能源的替代買家,俄國積極與中國交好。

種種行動降低了西方經濟製裁的潛在衝擊,但不代表能就此根除。對歐盟出口占俄羅斯出口總額仍達27%,中國卻僅有約14%。輸往中國的天然氣管線「西伯利亞力量」,預計將在2025年完工,但天然氣流量卻隻有輸往歐洲的5分之1。

若俄烏衝突進一步升級,來自關乎金融交易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或對俄國銀行施加的製裁,將切斷該國金融體係;華為式的進口製裁,亦成俄國科技業的惡夢。普亭可以屈服於這種低等國際關係,或向中國伸手求助。但如此一來,無法免於成為中國小老弟的命運,卻非普亭所能忍受。

此外,獨裁聯手,恐怕促使普亭更仰賴「情治幫」(Siloviki,指俄政府由國安和情報背景政客組成的政治利益集團),進而逼走國家梁柱,如科技菁英與自由資本家。結果,將導致經濟停滯與民怨四起,形成抗爭、鎮壓的惡性循環。

換言之,俄羅斯若攻打烏克蘭,短期內需麵對嚴峻經濟製裁,長期則受到封閉經濟與獨裁鎮壓的傷害。但,就算普亭現在宣布撤軍,自尊既高又驕傲的他,代表還會有下次衝突,未來這一切,隻會不斷重複上演。

《經濟學人》總結,不管如何,可以確定的是,普亭都在自找麻煩,並把自己推入窘境了!

參考來源:The Economist、Reuters、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