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華日:俄烏危機為美俄中的超級大國之爭拉開序幕

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資料照片 AP –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烏克蘭危機為美俄中的超級大國之爭拉開序幕。與冷戰時期相比,北京和莫斯科現在在對抗西方方麵擁有更大的優勢。俄羅斯現在是歐洲的一大天然氣供應國,中國不僅變身成為製造業大國,還擁有日益壯大的軍力。而俄羅斯在烏克蘭及其周邊地區肆無忌憚地部署軍力,代表著國際政治新秩序的第一場重大衝突:三大國你爭我奪,美國的主導地位岌岌可危。

據華爾街日報今天報道說,當前的挑戰有別於美國及其一眾盟友在冷戰時期所麵臨的情況。俄羅斯和中國已經建立起蓬勃發展的夥伴關係,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基於兩國在削弱美國問題上的共同利益。與20世紀50年代中蘇同盟的情況不同,俄羅斯現在是歐洲的一大天然氣供應國,中國也不再是飽受戰爭蹂躪、一窮二白的國家,不僅變身成為製造業大國,還擁有日益壯大的軍力。

俄羅斯總統普京針對烏克蘭大舉部署兵力,以此施壓要求西方調整後冷戰時代歐洲的安全協議,同時也向外界展示,俄羅斯具備實施國家意誌的軍事能力,即便是西方的反對和經濟製裁也不能阻止。

為此,普京從俄中邊境抽調了一些軍事單位,此舉彰顯了他對俄中關係的信心。這兩個大國實際上正按照自身利益協同重塑全球秩序,盡管兩國關係尚未達到正式聯盟的程度。

報道稱,這種新形成的秩序使美國在世界不同地區同時與兩個對手抗衡,而美國在這些地區有關係密切的夥伴,以及重大經濟和政治利益。拜登政府現在麵臨著一係列重要抉擇,需要決定是否重新調整美國的優先事項,擴大軍費開支,要求盟友做出更多貢獻,增加海外駐軍,以及開發更多元化的能源來源以減少歐洲對莫斯科的依賴。

曾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擔任國防部最高政策官員的Michele
Flournoy說:“我們都曾經以為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完整的、自由的、永遠和平的歐洲。”她說:“過去我們知道俄羅斯會有一些灰色地帶的行動,普京會用他的克格勃老一套辦法在俄羅斯周邊地區製造不穩定。但大舉入侵一個主權國家以調整其政府方向就要另當別論了。”她稱,“而且我們看到,雖然北京不太喜歡普京的戰術,但這兩個國家願意作為威權國家聯合起來反對西方民主國家,”Flournoy
還說,“未來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這樣的情況。”

據該報道,美國的困境部分源於冷戰結束時華盛頓的舉措。作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當時推動在全球範圍內促進民主,並擴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將俄羅斯主導的華沙條約(Warsaw
Pac)的前成員國和一些前蘇維埃共和國納入其中。這是對幾十年來東歐國家渴望擺脫莫斯科控製的回應。北約是冷戰時期美國在歐洲的主要軍事聯盟。

但普京認為他與西方的競爭是一場零和遊戲,他著手使俄羅斯恢複蘇聯時期的突出地位,尋求對周邊國家擁有更大發言權。

中國共產黨領導層也認為,一些前蘇維埃共和國的民主抗議活動是美國策劃的陰謀,最終可能被用來對付中國。為此中國領導層加強了對國內的控製,同時不斷增強軍力。十年前習近平執政後,這種趨勢有所加速。此前香港發生民主抗議活動時,習近平實施了嚴厲的國安法,將其前任達成的給予香港自治權的協議拋之腦後。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曾受英國殖民統治。

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安全部門開始注意到五角大樓在2015年所說的“大國競爭重現”,並將關注點從中東和西南亞的反恐行動中轉移出來。

在五角大樓尋求為未來衝突做出重新調整之際,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確定優先事項時一再將中國視為“步步進逼的挑戰”,同時俄羅斯被認為是程度較低的長期危險。

華爾街日報稱,這一預測與美國總統拜登確定的優先事項相吻合,即使他承諾支持世界上的民主國家。拜登上任時希望將關注點放在疫情大流行、經濟和其他國內問題上,並承諾采取“中產階級”外交政策,在代價高昂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之後為美國人帶來一些回報。處理好與莫斯科的關係,將有助於拜登政府專注於與北京方麵的軍事、經濟和技術競爭。

為此目的,拜登去年6月份與普京進行了一次首腦會晤,以建立白宮所稱的“穩定、可預測”關係。為了給美俄關係保駕護航,拜登同意將限製美俄遠程核武器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延長五年。白宮還指示五角大樓研究利用俄羅斯在中亞的基地,以防止美軍撤離後阿富汗再次出現恐怖主義威脅。

然而,普京試圖利用美國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的機會來推進他的目標,尋求把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納入俄羅斯勢力範圍,最明顯的是俄羅斯在美國的這兩個歐洲盟國邊境進行大規模軍事集結。

雖然美國年度國防預算飆升至7,000億美元以上,但既要應對俄羅斯製造的一場緊急危機,又要為中國帶來的威脅做準備,這對五角大樓來說仍是巨大挑戰。中國構成的威脅未來幾年仍會不斷加大。

美國國會授權對國防部2018年一項戰略進行的研究顯示,如果美軍被迫同時在兩條或更多戰線上作戰,美國很可能難以應對。這項戰略當時由前軍方官員和國防官員發布。其中的Kathleen
Hicks現在是拜登的副國防部長,指導國防部的項目和計劃。

這場危機已經導致美國向歐洲調動更多部隊,並可能促使美國重新考慮國防開支水平,甚至可能重新評估自身武裝部隊的規模。核裁軍的時代可能會結束,因為美國軍方主張建立一個足夠大的核武庫,以應對俄羅斯強大的核武器和中國迅速增長的核力量。

中國的核力量尚不受任何軍控協議限製。

不得不同時對抗俄羅斯和中國,這也將導致拜登政府更加倚重與其他國家的聯盟,美國一直利用這些聯盟關係增強在全球的影響力。

普京和習近平本月早些時候在北京舉行峰會,會後雙方發表了5,300詞的聯合聲明,將矛頭對準北約以及美國與澳大利亞和亞洲其他國家的聯盟,稱這些聯盟謀求單方麵軍事優勢,損害他國安全。

中國已經加強了在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的軍事前哨,該區域是重要的全球海上航道。中國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倡議中包括了不少在建的港口設施,以此為依托,中國還在世界各地建設一個新興的基地網絡,可供其迅速擴大的海軍使用。美國正向赤道幾內亞施壓,要求其放棄中國政府給出的條件,試圖阻止中國海軍在大西洋獲得第一個立足點。

智庫機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軍事曆史學家Eliot
Cohen說:“美國將不得不再次習慣於同時多方麵行動——不僅僅是軍事上,還有心理上和外交政策製定方麵。”

華爾街日報文章稱,在美國政府試圖理清這些新挑戰之際,五角大樓推遲了其國防戰略的發布,該戰略旨在闡明威懾美國強大對手的計劃,以及對發展何種核武器和它們應震懾哪些威脅的最新評估。美國國防專家已經開始討論,五角大樓是應該同等重視來自北京和莫斯科的雙重挑戰,還是應該更多地關注太平洋地區。

除了軍事方麵,與莫斯科的新對抗也可能加速經濟全球化的進一步分裂。中國和美國正試圖使關鍵技術的供應鏈脫鉤。如果西方對俄羅斯的銀行和主要企業實施嚴厲製裁,莫斯科可能會更加依賴北京,後者已經發行了一種數字貨幣,同時正在構建一套獨立於西方的支付係統。

考慮到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供應的依賴,能源也可能成為一個更大的國家安全焦點。去年俄羅斯天然氣在歐洲天然氣市場占據29%的份額。

在歐洲,這場危機已經震撼了北約,該組織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說,北約需要重新設置自身的架構,以應對“歐洲安全的新常態”。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多數歐洲人認為烏克蘭危機對歐洲構成更廣泛的威脅。不過,一些現任和前任官員擔心,未來幾年北約團結一致的程度可能會下降,因該組織將討論是否需要增加軍費開支,並考慮與格魯吉亞的軍事關係是否可能引發與莫斯科的新對抗。

今年6月北約將在馬德裏舉行峰會,該組織計劃屆時采用新的“戰略概念”,將概述未來10年北約計劃如何應對安全挑戰的廣泛原則。與此同時,由前官員和其他專家組成的Alphen
Group發布了一份報告,敦促北約的歐洲成員國和加拿大到2030年提供北約最低軍需的50%,這樣美國就可以更多地專注於威懾中國。

該報道說,“對於俄羅斯人的所作所為,現在所有人都團結一致,憤怒不已,”前美國駐北約大使、曾在2012年至2016年期間擔任北約副秘書長的Alexander
Vershbow說。“但是,當我們開始著手作出長期承諾,加強北約的防禦姿態,並可能重新討論核問題時,就可能出現很大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