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消失20年的武麗娜,好怕你變成狗鏈八娃媽

  2002年“五一”長假,二姐回家來了。二姐20歲,正在滁州師專讀大二,滿懷激情和夢想,已在開始規劃畢業後要幹的事兒。沒想到,二姐的中國夢,還沒開始,就在5月6號戛然而止。

  那天上午,二姐說上街買個信封,馬上就回來。

  午飯時間到了,我們想等二姐回來一起吃,她沒有回來。晚飯時間到了,我們想等二姐回來一起吃,她還是沒有回來。

  那時候,手機還不普及,聯係不方便,爸媽沒想太多,隻以為二姐碰到同學,臨時去哪裏玩了。二姐卻再也沒回來。

  我們住在滁州的老火車站附近,人來人往,一派升平氣象,一個20歲的大姑娘,上街買個信封,為什麽突然就消失了呢?

  我們報了警,把二姐所有的照片和在學校得到的獎狀,都送去了派出所,指望警察能幫助我們找回二姐,警察努力尋找,也沒有結果。後來,派出所搬家,也不知道把二姐的資料搬哪裏去了。當網絡日益發達,我們想自己在網上尋找二姐時,家裏隻有三張二姐的照片了。

  20年來,尋找二姐成了我們家的頭等大事。我們知道,要找到二姐,就像是大海撈針,但我們還是一刻不停地撈啊撈,隻希望能感動天地,撈到一線希望。許多回,我夢到自己和二姐鑽在同一個被窩裏說悄悄話,醒來卻隻有臉上冷冷的淚。

  媽媽整天抱著二姐的衣服,一遍遍地念叨,一遍遍地哭。當過媽媽的都知道,看著小孩子一點點長大成人,彼此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懷胎十月的血脈親情,更多的是一種寄托。然後20年的寄托,突然一下子沒了,就像抱在手裏的一個寶貝突然沒了,那種猝不及防,那種空蕩蕩,那種難受,天才作家也描繪不出來。

  二姐,媽媽為你哭了幾年,眼睛都哭得睜不開了,但是她說她不能死,她要等你回家,再聽你叫一聲“媽媽”,然而她還是沒有等到。2017年10月,媽媽帶著不甘與遺憾,離開了這個她愛過也恨過的世界。

  二姐,父親已經70歲了,對你日思夜念的盼望,就像一把刻刀,給他刻上了一臉蒼涼。每次去給媽媽上墳,父親都老淚縱橫:老伴啊老伴,做人時你找不到女兒,做鬼了你應該知道女兒在哪呀,你為什麽就不給我送個夢呢?

  二姐,徐州狗鏈八娃媽的視頻,揪痛了全國人民的心,更讓我們全家惶恐,我們隻怕有一天找到你的時候,你已像狗鏈八娃媽一樣,不知人間冷暖,也不認識我們。

  二姐,我不知道,世間還有多少像你一樣的失蹤少女,也不知道,有多少曾經花朵一般的女孩兒正在經曆狗鏈八娃媽的悲慘遭遇。但我知道,不幸的狗鏈八娃媽,正用自己的悲劇喚醒人間的正義和愛。

  二姐,我相信,我再次發出的尋人信息,一定會得到更多的關注,更多的祝福,關注和祝福,必將匯聚成愛的光芒,照亮你回家的路。

  二姐名叫武麗娜,1982年出生,身高165CM,熱愛運動,體型勻稱。2002年5月6日在滁州市市區火車站失蹤。

  我叫武婷婷,有任何關於武麗娜的消息,請撥打我的電話13913164950,微信同號。

  每一個轉發此信息的人,都是我們家的恩人。武婷婷叩謝。

  差不多的尋人信息,我不知道發了多少回,也不知道,還要發多少回。唯願天下太平,再也不要發生女孩子青天化日之下消失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