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小花梅舅舅受訪視頻曝光 拍攝者自曝遭威脅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2月24日,一名自稱是“新聞從業者”的網友,公布了采訪小花梅舅舅的視頻,舅舅先是否認“鐵鏈女”和李瑩照片是小花梅,隨後又改口稱不確定。

繼江蘇省官方在2月23日公布“豐縣生育八孩女子”最新調查報告後,推特網友“幸福個鳥”接連發布多個在雲南省亞古村的采訪視頻。

“幸福個鳥”表示,“鐵鏈女”事件爆發後,他恰好在當地從事攝影工作,在“良知和恐懼交織”的心理狀態中,開始了在亞古村的走訪,但是舉步維艱。

“幸福個鳥”說,“我在錄製小花梅舅舅視頻的時候無比的惶恐。我不確定周圍是什麽人,有沒有村幹部。我能否順利離開,以及我能否安全返回。”

據“幸福個鳥”公布的其中一段視頻顯示,小花梅舅舅指著“鐵鏈女”和李瑩的照片一直搖頭,表示“這個不是,這兩張不是……”。但當視頻拍攝者再度追問確認時,小花梅舅舅又改口說“是不是我也不好辨認”。

拍攝者又詢問李瑩的照片和小花梅小時候一樣嗎?舅舅疑似有難言之隱,含糊地說“她小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旁邊有人解釋說,“二十多年了,他不記得了,認不出了……”。

“幸福個鳥”指出,自己先後兩次拜訪小花梅舅舅,得到的回答不同,“但是這些視頻聯係起來,依然可以明顯感覺到,小花梅舅舅對小花梅的愛和對現狀的無奈。”

(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據小花梅舅舅透露,央視曾到訪詳細拍攝過,某地公安也給他打過電話。

這名自稱“新聞從業者”的推主還曝光自己公布采訪視頻的原因,“我因保留這些資料惶恐不安。本以為這旁證可以貢獻給警方和社會,為有效事件確認提供幫助,從而能受到警方嘉獎。但我朋友把這些發到新浪微博後全部被刪除,令我驚恐擔憂人身安全。如果讓我在訪問推特和被走失中權衡選擇,我寧願選擇因上網使用推特被拘留罰款,也不想成為走失100萬人口之一。”

“幸福個鳥”還稱自己遭到威脅,“一位年輕美女領導語氣嚴厲,眼光讓人不寒而栗。讓我交出身份證複印,留下手機號。告訴我,人口流失數據等都是機密。我腿顫抖,原來我在涉嫌接觸機密。”

據悉,小花梅舅舅已經證實,小花梅是怒族人。但網友翻查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當年徐州豐縣隻有一名怒族婦女,但年齡與小花梅不符。

另據網上流傳的楊慶俠和董誌民的結婚證,網友將楊慶俠結婚照與小花梅舅舅的手機上的照片經過比對發現,楊慶俠的外貌特征與小花梅較為吻合,但與鐵鏈女的外貌特征相差許多,因此有網友猜測小花梅很大可能是楊慶俠,但不是“鐵鏈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