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楊乃武小白菜案:九查九審 慈禧大怒 100多官員革職

標簽#徐州八孩母親

清朝同治、光緒年間,浙江省杭州市餘杭縣發生了一起冤案。在這起案件中,餘杭縣令、杭州知府、浙江省按察使、浙江學政、浙江巡撫一眾官員製造冤獄,官官回護,冤屈無辜。

案件多次被朝廷發回重審,地方官員掩蓋真相,屢次頂回維持原判。最後朝廷下旨調此案進京直接由刑部會審,方得沉冤昭雪。慈禧太後大怒,100多名朋比為奸的浙江省地方官員被革職查辦。

這個案件就是被稱為大清朝第一奇案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

法國記者拍下的楊乃武畢秀姑同戴枷鎖照片

一審,知縣劉錫彤陷害造冤案

案件受害人楊乃武,清朝同治年間先後考取秀才、舉人。為人耿直,曾經檢舉餘杭知縣劉錫彤貪贓枉法,被劉錫彤記恨在心。

案件受害人畢秀姑,生得白皙秀麗,人稱“小白菜”,嫁與餘杭鎮上豆腐店的幫工葛品連為妻。丈夫葛品連身患“流火”惡疾(又稱粗腿病,現代醫學解釋為乙型鏈球菌感染導致的淋巴管炎),在同治十二年十月上旬(公元1873年),得病兩天後身亡。

葛母聽人教唆懷疑媳婦畢氏謀殺親夫,去縣衙告狀。餘杭知縣劉錫彤之前曾經聽到生員陳竹山說楊乃武與畢秀姑似有奸情,現在報複楊乃武機會來了。劉錫彤威逼仵作修改驗屍死因,將葛品連之死認定為楊乃武與畢秀姑合謀砒霜下毒。酷刑之下畢秀姑被誘供承認楊乃武某日給其砒霜,謀斃其夫。楊乃武被連番嚴刑拷打,始終不肯招供,並且有畢秀姑供詞送砒霜那日不在當地的證據。縣令劉錫彤鐵心要報複楊乃武,把案卷做了一番手腳,上報杭州府。

二審,杭州知府陳魯給知縣背書

餘杭知縣劉錫彤深知此案中紕漏不少,於是親自將楊乃武與畢秀姑押解到杭州府候審,又登門拜見知府陳魯打點了一番。陳魯當然要庇護下屬官員,複審時,根本無意深究此案疑點,大堂上不待楊乃武置辯,馬上就大刑伺候,跪釘板、跪火磚、上夾棍,楊乃武這一次熬不過大刑,低頭認罪畫押。陳知府據犯人供詞按律擬罪:畢秀姑淩遲處死,楊乃武斬立決。

案件辦到這裏,開弓已經沒有回頭箭。參與辦理案件的官員越多,維護冤案的力量就越大,大家同在一條船上,一損俱損一榮俱榮,都要拚命地把冤案辦成鐵案。

三審,浙江按察使蒯賀蓀走過場

同治十二年十一月初,杭州知府將楊乃武、小白菜一案移交浙江按察使蒯賀蓀。按察使是一省的司法長官,俗稱臬台,職責為省公安廳廳長、省檢察院院長、省法院院長兼司法廳廳長於一身,權力相當於今天的省政法委書記。

楊乃武的妻子詹彩鳳、姐姐楊菊貞也同時到浙江按察司與巡撫衙門遞狀伸冤,寄希望省裏能撥開雲霧見青天。狀紙遞上去石沉大海。

浙江按察使蒯賀蓀開庭審案,當時創辦才一年多的上海《申報》在同治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這樣報道審案現場:“生(楊乃武)過於司時,神氣迷惘,絕不翻供,叩頭階下,第求開恩而已。”

楊乃武在杭州府過堂時,尚存昭雪冤情之意,待受盡嚴刑萬般苦楚,現在這點僥幸之心早已灰飛煙滅。隻知叩頭求饒,唯求速死以免再受用刑之苦。按察使蒯賀蓀草草過了兩堂,即認為原審無誤,依餘杭縣、杭州府所擬罪名上呈浙江巡撫楊昌浚。

四審,浙江巡撫楊昌浚偏聽偏信

案件到了浙江巡撫楊昌浚手裏。楊昌浚是湘軍的將領出身,平定江浙太平天國患亂有功,留在浙江任職,當時浙江的地方官員基本上都是湘軍一派。楊昌浚委派候補知縣鄭錫滜到餘杭縣“密查”,
鄭錫滜在餘杭縣的察訪徒具形式,先拜見了知縣劉錫彤,後詢問了幾個證人,即返回向巡撫楊昌濬覆命,說此案確實“無冤無濫”。楊昌濬信以為真,認為此案證據確鑿,維持縣、府、臬司原判,上報朝廷。隻要刑部回文一到,便可問斬。

惡信傳來,楊乃武姐姐楊菊貞進京告禦狀。清朝律法,死刑案件家屬可以進京上訴,也就是所謂的“京控”。但是“京控”越級告禦狀要滾釘板。“滾釘板”是清朝給有極大冤屈的人一個申訴的機會。楊菊貞在京滾過釘板,將伸冤狀送進了都察院。

楊乃武姐姐滾釘板為弟弟伸冤,震驚了大清朝廷官員,“申報”對此事的報道也讓舉國皆知。都察院迅速將案件奏明同治皇上,朝廷下旨此案交回原省複審。

五審,案件回到杭州知府陳魯手裏

浙江巡撫楊昌浚接到朝廷谘文,一轉手將此案退給杭州知府陳魯重新審問。陳魯對楊家上京告禦狀惱恨萬分,一提審便用重刑,不給楊乃武半點辯冤的機會,最後當然是維持原判。但是在杭州府複審的大堂上出現了一個意外,餘杭縣賣砒霜證人錢某當堂翻供,否認賣砒霜給了楊乃武。

這次再審,楊乃武知道朝廷已經關注此案,在獄中寫下對此冤案“八不解”的上訴狀,囑咐姐姐楊菊貞再次進京上告。都察院接到第狀控訴,於同治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向同治皇帝具折請旨。同治帝閱奏,也覺得案件蹊蹺,批轉刑部。刑部複令浙江巡撫楊昌浚再審。

同治十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三十日連續兩天,《申報》將此狀全文刊載發表。那個時候的清朝朝廷對媒體的報道不聞不問,放任自流。

六審,湖州知府錫光使用拖字訣

這次再審,浙江巡撫楊昌浚搞了一個所謂的“異地審案”。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十四日,由浙江湖州知府錫光、紹興知府龔同綬、富陽知縣許家德、黃岩知縣陳寶善及杭州總捕廳聯合辦案,在紹興府衙門大堂對案件複審。結果案件在會審中翻船了,被告畢秀姑翻供,楊乃武翻供,被誣的賣砒霜證人翻供,堂上的問官們這才醒悟過來,撿到了一個燙手山芋。三堂會審已經審不下去了,主審官湖州知府錫光使用了官場上的秘訣:拖。

這一拖下去,就拖到了第二年年初,同治皇帝駕崩,光緒皇帝即位。

七審,紹興知府龔同綬進退兩難

光緒元年二月二十二日,楊乃武小白菜案重審。原主審官湖州知府錫光已經返回任上,離開了是非之地,案件由紹興知府龔同綬擔任主審官。龔同綬費盡心機審案,無奈案中被告證人死活不認罪,案件陷入僵局。

知府龔同綬等人對這起冤案已經心知肚明,但是巡撫楊昌浚不願意翻案,他們豈敢據實上奏,久久不予定案。

光緒元年四月初,都察院給事中王書瑞向光緒皇帝上了一道奏章,彈劾浙江巡撫主持審理楊乃武小白菜案居心不正,偏聽偏信,存心回護,奉旨複查又推卸責任,案件至今仍懸而未決,應即另委任大員複審,以昭陛下聖明。

光緒皇帝年幼,慈禧太後垂簾聽政。這道奏章很快就轉入慈禧手裏。慈禧太後第一次知曉此案,她平生辦事果決,最恨官員辦事因循,當即令人草擬懿旨,以光緒諭旨名義頒布:“此案情節極重,即經葛畢氏(畢秀姑)等供出實情,自應徹底根究,以雪冤誣而成信讞。著派胡瑞瀾提及全案人證卷宗,秉公嚴訊確情,以期水落石出,毋得回護同官,含糊結案,致幹咎戾。”

浙江學政(相當於今天主管教育的副省長)胡瑞瀾被朝廷欽點為楊乃武小白菜案重審欽差大臣。

 八審  浙江學政胡瑞瀾雷霆手段

胡瑞瀾主審楊乃武小白菜案。之前餘杭知縣曾經向浙江學政申報革去楊乃武舉人功名,就是胡瑞瀾批準的。這次若將楊乃武翻案,豈不是自打耳光?

胡瑞瀾下決心要讓楊乃武永世不得翻身。他一上來就雷霆手段盡出,協助辦案的寧波知府邊葆誠更是幫凶,差役將夾棍、鐵鏈、天平架刑具搬上大堂,畢秀姑被大刑逼供六晝夜,鐵鏈陷入膝骨,燒紅的銅絲穿過雙乳,堅不自誣,屢屢昏死過去,蘇醒過來就大喊冤枉。楊乃武熬不過天平架刑罰,萬念俱灰,伏地痛哭:“請大人開出供詞,乃武當照供承認。再也不敢伸冤了,以免受那非常之慘刑,請大人開恩。”堂上差役見狀也動了惻隱之心。

胡瑞瀾向朝廷奏報,維持原判,葛畢氏淩遲處死,楊乃武斬立決。

第八審判決消息傳出,舉國嘩然。關注楊乃武案已經兩年多《申報》,在刊登胡瑞瀾複審定案的消息時,用了這樣八個字的大標題“乃武歸天,斯文掃地”,諷刺朝廷官官相護,維持錯判。

浙江人憤怒了,光緒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十八名浙江籍京官聯名向都察院遞送公呈,三十多名浙江士子聯名給朝廷上書,為楊乃武鳴冤。浙江籍的光緒皇帝老師、毓慶宮授讀夏同善更是直言:“此案如果不究明實情,浙江將無一人讀書上進。”

九審,刑部開棺驗屍,真相大白

慈禧太後已經意識到用人不察,而且此案在浙江已經無法公正查下去了。朝廷下旨將案件交由刑部直接審理。恭親王奕䜣向慈禧太後推薦旗人皂保為刑部尚書。

皂保第一審,提問餘杭縣仵作,審明了是餘杭知縣門丁沈彩泉威逼仵作驗屍報成砒霜之毒,知縣劉錫彤提筆將“口鼻流血”塗改為“七竅流血”;查明了知縣劉錫彤威逼商人錢寶生承認賣砒霜給楊乃武。

光緒二年十二月初九,刑部在京城海會寺開館驗屍,現場觀眾人山人海。刑部仵作取出葛品連屍骨,骨節處皆呈潔白之色,絲毫沒有砒霜中毒跡象。至此案情真相大白,現場的餘杭知縣劉錫彤長跪不起,不停地叩頭。

在楊乃武小白菜案中瀆職官員一百餘人,一一受到處分。餘杭知縣劉錫彤發配黑龍江做苦力贖罪,浙江巡撫楊昌浚、杭州知府陳魯、寧波知府邊葆誠、嘉興知縣羅子鬆候、補知縣鄭錫滜等一應官員即行革職。浙江學政胡瑞瀾革職,永不複用。

楊乃武出獄後,在家鄉以種桑養蠶為業。1915年,楊乃武病死於刑傷複發。

畢秀姑回餘杭後,在縣城南門外準堤庵出家為尼。1930年圓寂,葬於餘杭東門外文昌閣旁。

注:此文引用參考資料《清朝奇案叢書 》山西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