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張藝謀的“高級黑”與習近平的“啞巴吃黃連”

卓然 2022年02月24日

北京冬奧開幕式上「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段子,己經被認定為不祥之兆,閉幕式又來個「最後的狂歡」,更被質疑是對中共詛咒高級黑。(湯森路透)

北京冬奧在防疫泡泡中小心翼翼的閉幕了,是否符合大國雄主的預期效益,隻有習近平心裡有數。官方的說法是名目開支39億美元,專家預估實際花消恐超過385億美元,這對時時提醒要勒緊褲帶過日子的李克強總理來說,張羅起來想必重逾千鈞,但習總書記不會為此頭疼,他隻管政治帳,經濟帳則是二把手李克強的最後差事。

那麽,政治帳的損益能否平衡呢?宣傳口鼓吹這是有史以來唯一辦過夏奧冬奧的國家,中國從此可以由平視轉而俯視世界了。但世事往往半點不由人,冬奧造就了一個穀愛淩,按她自己的說法,一回到美國她就又是美國人了,而熱搜榜五倍於她的徐州鐵鍊女故事,苦澀卻隻能留給中國人獨自回味品嚐。

最大的贏家其實是普京,飛一趟北京匆匆幾小時,帶走了上千億美元的採購訂單,心裡一踏實,冬奧甫閉幕,普京立刻宣布承認烏東二省是獨立國家,並以武裝介入維和。如果領土接壤、奉行同一部憲法、使用同一種貨幣的烏東法理上應該獨立,又如何解釋製度、價值認同迥異,而且領土隔離,治權互不隸屬的台灣,是中國永遠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呢?

普京這一手,令習近平裡外不是人,有如啞吧吃黃連,到底吞不吞?從王毅猶豫的反應來看,中南海顯然也沒有預料到普京會來這麽一手。雖然這隻是普京的過渡性安排,併吞烏東必然仍是其最終目標,但即使是策略性的鼓勵分離主義或住民自決,對大中國主義都是致命的毒草。

烏克蘭的最終命運如何,還要看美俄及歐盟怎麽喬,可以肯定的是沒中國什麽事,中國還有自己的煩惱要麵對。具體來說,兩億人靈活就業、房地產和債務灰犀牛犇騰而來,互聯網補教業大裁員、大學生就業崗位稀缺、年輕人不婚躺平,哪哪都不教人省心,更何況眼前還有個兩會,年底又有二十大這個大山。

中國人篤信讖緯,善於用鳳毛麟角龜殼斷言吉凶預兆,北京冬奧開閉幕式總導演張藝謀想必感慨甚深,開幕式上「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段子,己經被認定為不祥之兆,閉幕式又來個「最後的狂歡」,更被質疑是對中共詛咒高級黑。

張藝謀與老婆陳婷生了兩子一女,違反當年一胎化政策被罰款3700萬人民幣。(取自陳婷微博)

張藝謀訴苦當然有撒嬌成分,他老婆疼尪言論更是一種以退為進的討拍,從展演的華麗舖張程度來看,中共肯定不致於寒酸委屈他,倒是與徐州鐵鍊女的悲慘境遇形成一個高反差的對照,不僅拂了習近平的麵子,也讓千萬愛國小粉紅難以自圓其說。

張藝謀曾經因為二婚超生遭罰重款3700萬人民幣,現在黨國痛改前非鼓勵二胎三胎了,會不會因此心生怨隙不知道,兩度擔任奧運開閉幕式總導演的恩榮與實質反饋,想必也已獲得足額補償,與其說他存心詛咒,不如相信他是壓力大到失言,至於「最後的狂歡」會不會應驗,也隻有老天知道了。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