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看豐縣最新通告,有幾處心在滴血

一、如貨物般,被賣四次

終於等來第五份通告。

所有的壞人,看似都在通告裏,悉數被懲罰了。

時至今日,這件事已沒有我可以寫的餘地。隻想再說說小花梅。為這個苦命的女人。

這二十幾年,時代有蓬勃繁榮的A麵,而小花梅身上,是B麵縮影。

按通告說,小花梅是1977年,今年45歲。在我身邊,這是一個女人最成熟、最美好的年紀。有家庭,有事業,有清晰地奮鬥目標。但她呢,她的人生呢?

她的人生,就是像貨品般,被轉賣了四次。

第一次,是20歲。被同村的桑某和她老公,以5000元賣給江蘇東海縣的徐某。在徐家過了三四個月,她逃了出來。無依無靠、風餐露宿,流落到河南夏邑縣。開飯店的譚某夫婦收留她一個月。這一個月,不是好心收留,是待價而沽。找到買主後,這對禽獸夫婦,就轉手把她賣給了附近打工的霍家兩兄弟。蹂躪夠了,這對禽獸兄弟,就把她賣給了豐縣歡口鎮的老鄉劉某。而劉某,又將她賣給了董某民的爸爸。

這四次轉賣,她要經受多少次毆打、虐待、強奸,而每一次,都是生不如死吧?再正常的女人,也瘋了吧?

小花梅的媽媽夠命苦了。嫁四次,死四個丈夫。而小花梅更苦,她不是嫁,她是像貨物一樣,被賣。而那些害她的男人,都還好好活著。

二、強奸24年,暴產八子

通告裏,有一段,字字血淚。

“次子2011年3月出生、三子2012年4月出生、四女2014年11月出生、五子2016年5月出生、六子2017年5月出生、七子2018年11月出生、八子2020年1月出生。”

這一段,男人很難切身體會。但生過孩子的女人都知道,這哪是生孩子,這是要人命。王力宏前妻在寫離婚檄文時,形容生孩子的痛苦,說過一句:生完三個孩子,感覺五髒六腑全移位了。這還是一個在社會金字塔尖的女人,形容生育的苦。

小花梅有什麽?她不可能有產檢,不可能有照料,她有意外沒人會救她。8個孩子中,後4個孩子分別是5歲、4歲、3歲、2歲,彼時她是高齡產婦,生育孩子是高風險行為,以董家大冬天都不給她吃飽穿暖住破屋的待遇,讓這樣一個高齡產婦,一年生一個,這是要人命呀。說難聽點,買頭母豬,都知道讓它休息一下。

而這幾個孩子,是被強奸所生。

都說她有八子。可這八子,是無數次強奸加八次違背意願下的痛苦分娩啊!

不是收養24年,是強奸24年,強奸8760天啊!

知道什麽是強奸嗎?對一個女人身心靈的屠殺!

三、強奸犯,竟成了丈夫

小花梅的噩夢。 到今天,也無法醒來。

即使是這第五份通告,依然稱董某民為小花梅的丈夫。董某民被批捕的罪名也是“虐待家庭成員”!這不是拘禁罪,不是強奸罪。

既然目前為止最權威的通告,都說這結婚證是假的,身份證是假的,使用的名字是假的,人是拐賣的, 那麽這婚姻就應該是無效的,
不合理,不合法,夫妻關係是不存在的。但通告為何還是認為董誌民是她的“丈夫”?!既然,三胎後神誌徹底不清醒了,那後麵生的5個孩子,不就是強奸的證據?如果這都不算強奸,那怎樣才算是?

難道強奸二十多年就不是強奸了?生八個孩子就不是強奸了?

怎麽能說得出來“虐待家庭成員”?!

是強奸犯,不是丈夫啊。 是強奸犯,不是家庭成員啊。

四、被壓榨到最後的子宮

董某民的大兒子1999年生,叫香港。老二2011年生,叫航天。

老三開始,取名畫風突變。金山、銀山、銀鳳(女兒)、銀行、國庫、國際。誰見過農村,這樣給孩子取名的?

金山、銀山、銀行、國庫。為何從老三開始,取名全跟錢有關係?因為自2014年5月至今,豐縣的民政、財政為董某民,落實低保和補助政策。多生一個孩子,就多領一份低保和補助。

也就是說,這個男人突然發現,這個瘋女人的子宮可以掙錢。子宮裏,有他想要的金山、銀山、銀行、國庫。

懷孕、生產,女人半條命在棺材邊的事,可沒人“看得見”她,沒人當她是個人。沒人想到,她已經精神失常。沒人想到,她已經是高齡產婦。以近乎一年一個的速度啊,這哪是生孩子,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柬埔寨血奴”。

24年,這個女人,被敲骨吸髓的壓榨著、蹂躪著。她是 被這無邊的惡,壓榨瘋的。

這不是電影,不是小說,更不是“曆史”,是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人,她經受的痛苦。

這巨大的痛苦,它的名字不是:命運,是:瀆職。

五、想很克製的提幾個疑問:

1、通告前段一直提小花梅,直到2000年辦假結婚證時,突然出現了經人建議將“楊某英”改成“楊某俠”,這裏的“楊某英”是指誰?楊某俠這個身份,又是何時、何地、如何登錄在冊的?我讀不懂。

2、既然董某的婚姻存在人口買賣,這場婚姻為何還被認定是合法?為什麽是“涉嫌家庭成員虐待”而不是強奸和非法拘禁?

3、 董某為小花梅辦理身份證、結婚證和低保,一路暢行無阻,辦結婚證的追責了,其他辦理人呢?

4、通告說DNA檢測“8名孩子與兩人有生物學親子關係”,意思是8個孩子的父親都是董某一人?如果是,是不是應該表述為“生物學父親”。如果八個孩子裏,有董父、董弟弟的,他們和董某的DNA,也是有親子關係的。小花梅是否還生過其他孩子?第一個女兒叫銀鳳很蹊蹺。難道不是金鳳?

5、同村的鍾某仙(接受財新采訪,親口承認女人是1000塊買來的),是否也有後續調查?豐縣還有多少這樣的女人?全國的群眾,期盼的不是小花梅這一樁事,一個案例,是希望政府嚴肅追責和處理,這20多年來,為買賣人口開通各種通道、包庇犯罪的部門和公職人員。

如果小花梅事件,隻按照個案處理,沒有大規模排查解救其他受害者,那這就是地方政府新的瀆職,就是在為新的犯罪製造土壤。小花梅事件,普通人關注著,犯罪分子也關注著呢。

6、通告出來後,我很多女同事說,沒想到小花梅被暴虐24年,反而變好看了,氣質也變好了。北上廣深的醫美中心都關門吧。想去豐縣。

一個社會如何看待過去的錯誤,如何形成糾錯機製,決定了它的此時此刻,也決定了它未來的樣子。

願世間再無小花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