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烏克蘭危機下的中國角色:指責美國 暗助俄羅斯

指責美國 暗助俄羅斯:國際專家解讀烏克蘭危機下的中國角色 https://t.co/98P5Q7aXsi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February 25, 2022

在俄羅斯舉兵入侵烏克蘭之後,中國官方選擇與俄羅斯站邊,沒有譴責其軍事行動。對於中國在此次入侵中扮演的角色和受到的影響,美國應當對中國采取怎樣的態度,各國專家學者以及觀察人士在推特上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在俄羅斯星期四入侵烏克蘭之後,中國外長王毅在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話時指出,中方“一貫尊重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同時也看到烏克蘭問題“有其複雜和特殊的曆史經緯,中國理解俄方在安全問題上的合理關切”。

華爾街日報駐中國首席記者魏玲靈對此在推特上評論說:“中國目前似乎已經確定了‘少做多說’的策略,正如北京一位消息來源形容的:對俄羅斯的擔憂表現出盡可能多的理解,不斷指責美國炒作威脅,但在向莫斯科提供實際支持逃避製裁時,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棘手的位置。”

布魯塞爾研究機構俄羅斯、歐洲和亞洲研究中心(CREAS)主任方嫻雅(Theresa Fallon)
在推特上說:“與2014年吞並克裏米亞不同,俄羅斯將中國作為戰略緩衝。隨著弗拉基米爾·普京與西方的關係惡化,而莫斯科因入侵烏克蘭而受到滾雪球般的製裁打擊時,北京準備為俄羅斯提供一條經濟生命線。”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亞太研究副總裁方艾文(Evan
Feigenbaum)在推特上針對俄羅斯的入侵和烏克蘭目前正在發生的戲劇性事件,評論了中國的政策演變、戰術定位和戰略選擇。

他在推文中說:“北京不希望華盛頓製定其替代方案和選擇,而是平衡自己的利益。毫不奇怪,在我看來,中國人會為自己的利益自私。他們處於困境,因為他們試圖(無論是在言辭上還是實質上)平衡三個目標,很簡單,(他們)無法調和與俄羅斯的戰略關係;致力於圍繞“不幹涉”的長期外交政策原則,以及希望盡量減少經濟動蕩和美國歐盟潛在的二級製裁對中國利益造成的附帶損害(三個目標)。”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四宣布對俄羅斯的新製裁措施,包括限製俄羅斯使用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進行交易的能力;阻止為俄羅斯發展軍力提供資金;削弱俄羅斯在21世紀高科技經濟競爭中的能力;對擁有1萬億資產的俄羅斯銀行實施製裁。

拜登表示,美國將再對俄羅斯四家主要銀行實施製裁,凍結他們在美國的所有資產。他說,製裁對象還包括從克林姆林宮政策當中受益的俄羅斯精英和他們的家庭成員。

拜登說:“普京是侵略者。普京選擇了這場戰爭,如今他和他的國家將承擔後果。”

英莎麗(Sari Arho
Havrén)是芬蘭駐比利時大使館的商務高級顧問,此前曾在中國和亞太地區擔任職務。她發推評論說:“中國支持俄羅斯,似乎準備減輕製裁的影響。
俄羅斯的不利之處在於它更深地滑入了北京的口袋,而北京對莫斯科的影響力增加了。(從長遠來看,普京目前的帝國主義心態並不好)。”

印度退役陸軍中將卡瑪爾·吉特·辛格(Lt Gen Kamal Jit
Singh)發推說:“在三邊關係中,美國和俄羅斯兩者是中國的獎賞。
不管如何解決,中國都會受益。北京唯一擔心的是除卡塔爾以外的能源供應和價格以及全球供應鏈。”

但也有人認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不會給中國帶來經濟利益。印度退役陸軍少將布拉傑什·庫馬爾(Brajesh
Kumar)發推說:“中國的歡欣鼓舞是沒有根據的。隨著石油和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以及供應鏈的限製,其經濟可能會受到更大的打擊。

拜登在星期四的全國講話中表示沒有與普京會晤的計劃。他說:“普京對烏克蘭的侵略最終會讓俄羅斯在經濟和戰略上付出慘重代價。我們會確保普京在國際舞台上成為孤家寡人。任何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進行赤裸裸侵略的國家都會因此留下汙點。”

他在講話後被問到是否敦促中國孤立俄羅斯的問題時說:“我目前沒有準備好做出評論。”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美國國務院前中東政策顧問米勒(Aaron David
Miller)發推說:“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現在使美國的安全噩夢成為現實。
拜登現在將不得不應對崛起的中國和複仇主義的俄羅斯結成聯盟,盡管這並不容易。現在,與伊朗達成協議以預防另一場危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