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江蘇調查報告引質疑 4高校八百校友要求信息公開

江蘇調查報告引爆質疑潮 四高校八百校友要求信息公開 https://t.co/0qUDR2r4wP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February 25, 2022

中國江蘇省當局2月23日就備受關注的“鎖鏈女”(也稱“鐵鏈女”)事件發布人們翹首以待的第五版調查通報,豐縣領導班子及其下屬的歡口鎮和事發村莊所屬的村委會黨政一、二把手等17名地方官員都被免職,其中有些村鎮幹部受到記過、嚴重警告等黨紀或行政處分。不過,這份通報中的一些關鍵內容顯然並沒獲得廣大網民認可,反而招來更強烈反彈、更多質疑、諷刺和調侃。有評論指,鎖鏈女事件獲得的廣泛關注事關它是否成為推倒中共殘暴統治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的問題。

與此同時,四所中國著名高校800多校友首次聯合發表呼籲書,敦促江蘇省當局依法依規履行職責,按規定時限,公開調查報告形成的相關信息,以切實保障公民對重大公共事件的知情權。

官方:綜合DNA比對和身份查證,認定楊某俠就是小花梅

江蘇省官方這份6000多字的“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情況通報,再次否定了豐縣政府的前三份簡短通報所作的情況說明,但基本肯定了徐州市當局發布的第四份通報的一些主要內容,其中包括戶籍登記為楊某俠的鎖鏈女身份認定。

調查通報承認之前網友上傳圖片中的結婚證為婚姻登記人員違規辦理,未如實填寫辦證及出生日期等信息。

一周前,知名調查記者、公益活動人士鄧飛微博上傳了一名獲得相關信息的網友透露提供給他的楊某俠和董誌民的結婚證圖片,網上輿情驟然升溫。

通報指出,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對取自楊某俠和小花梅的同母異父妹妹的血樣與小花梅已故母親生前衣物提取生物檢材以及同其舅、姨等旁係血親進行了DNA檢驗比對,綜合查閱小花梅雲南戶籍底冊和調查走訪,認定來自雲南省福貢縣亞穀村的小花梅就是楊某俠。

視頻:親屬稱小花梅52歲不好辨認

不過,自稱到邊遠的少數民族地區采風的攝影家2月23日在推特上傳一係列短視頻。其中一段視頻顯示,麵對兩張放大的彩色照片,小花梅的舅舅表示不好辨認官方調查認定的小花梅(鎖鏈女),也不認識援藏武警軍官李大忠的女兒李瑩。

另一段視頻顯示,這位舅舅說小花梅52歲,他也不好辨認。他還披露,中央電視台來過幾撥人,江蘇那邊也打電話給他。

他所說的小花梅52歲與精神病醫院病曆和結婚證上填寫的楊某俠出生年份吻合,卻與江蘇省調查報告所說的小花梅家鄉戶籍底冊的1977年出生年份相差了8歲。除了相貌差異,年齡不符也是眾多網民針對官方關於鎖鏈女的身份認定提出的強烈質疑之一。

這些視頻的拍攝者網名為“幸福個鳥@uyunistar”。他在推文中寫道:“我因保留這些資料惶恐不安。本以為這旁證可以貢獻給警方和社會,為有效事件確認提供幫助,從而能受到警方嘉獎。但我朋友把這些發到新浪微博後全部被刪除,令我驚恐擔憂人身安全。”

他還寫道,“我們先後兩次拜見小花梅舅舅,雖然得出不同的結論。是個遺憾。但是縱篇視頻聯係起來,依然可以明顯感覺到,小花梅舅舅對小花梅的愛和對現狀的無奈。”

收到記者書麵詢問後,這位攝影家回複表示,“我希望走訪這一代丟失親人家庭,拍攝他們,給予他們關照。”

對於小花梅舅舅說侄女52歲而失蹤時40多歲,是否記憶有誤的問題,攝影家表示,他不好說,請根據視頻自行判斷。

他寫道,“現在遇到當地政府不支持,我個人在當地去邊遠村寨,也有一定危險。” 他還披露,“之前幾天約定的車,都被單方麵取消了。”

這位攝影家對其人身安全的擔憂有前車之鑒。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報道:“前雲南信息報調查記者鐵木(郭敏)和馬薩,聯袂去雲南亞穀村采訪,揭出小花梅的一些真實信息。2月22日鐵木(郭敏)被昆明警方傳喚,當天下午時分獲釋回家,大致問話就是近段時間不許外出,要報備,不讓就鐵鏈女此事再說話,不讓對外接受采訪。”

就在鎖鏈女事件關注熱度居高不下之際,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拘押前去精神病院探望“八孩母親”的兩名女性誌願者(網名分別為
“我能抱起120斤”、
“小夢姐姐小拳拳”),並約談、警告一些博文作者和誌願者,對為鎖鏈女和眾多拐賣受害者發聲的知名學者實行刪帖炸號,還以防疫為由封鎖事發地,諸如此類,進一步激怒網民,擴大了事態。

照片硬傷 被譏現代版“指鹿為馬”

網民們對於這份當局調查的第五版通報的不信任,更多地反映在該通報對結婚證照片中的女子(小花梅)就是鎖鏈女(楊某俠)的蹩腳解釋上。直觀看去,照片上的女子和網上流傳甚廣的圖像顯示的豐縣八孩媽媽在五官相貌特征上有明顯不同。

調查通報沒有提供圖片證據,隻是以文字解釋說,“公安機關調查發現,楊某俠近照係從抖音視頻中截取,經修圖後流傳到網上,與實際容貌有差異。同時,受年齡增長造成的皮膚老化、毛發退化、脂肪組織液化以及牙齒缺失等因素影響,楊某俠容貌也發生了變化。”

通報還表示,“2月22日,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人像鑒定,楊某俠與董某民結婚證照片與楊某俠在雲南第一次結婚照片、網傳視頻截圖楊某俠照片、楊某俠身份證照片、楊某俠近照反映出的人像特征相同,認定為同一人。”

這個貌似科學嚴謹的公安部鑒定沒有獨立而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監督公證,眾多網民並不認可。

公安部這個俗稱中共政權“刀把子”的最高警察機構在社會上早已信譽掃地,該部在2016年5月發生的雷洋被嫖娼遭警察毆打致死案中被廣泛認為撒下彌天大謊。

有網友稱,江蘇省政府的第五版調查報告唯一成功之處,是做到了讓所有人都不相信。

鎖鏈女這位八個孩子的母親近期拍攝的影像與楊某俠(官方認定為小花梅)20多年前辦理的結婚證上的半身像之間存在明顯差異,而官方調查通報就這種相貌差異作出的牽強解釋被網友視為這份官樣文件的八大硬傷之一,成為一場網絡狂歡的笑料。

許多網友上傳了刻意製作的雙人頭像對比照片,注明這就同一個人,對江蘇省調查通報的牽強結論表示輕蔑。有網友指出,這是21世紀的現代版指鹿為馬,把天下人都當成傻瓜糊弄。

調查組不問鎖鏈女本人 被質疑舍近求遠

從近期網上流傳的幾段視頻來看,鎖鏈女與看望她的人能夠正常交談,並對自己遭受的非人待遇表達了強烈不滿。

她說,“世界不要俺了!”“這一窩都不是東西,通家都是強奸的。”“我就像妓女一樣活著,成天。”

央視發布的一段視頻顯示,她在豐縣精神病院疑似被綁在病床,呼喊“放我走!”

迄今為止,從鎖鏈女在視頻中的寥寥數語,人們沒有看到她思維紊亂口出狂言,或者有暴力傾向的表現。許多網友質疑當局怕鎖鏈女揭破被綁架、殘害背後地方官員包庇、縱容甚至卷入拐賣婦女兒童的嚴重罪惡而被精神病,並被張冠李戴。

廣州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2月22日撰文指出,從江蘇當局發布的官方文件以及官媒報道中“沒有看到調查組直接看望和向這位被鎖鏈囚禁過的八孩母親求證:她到底姓甚名誰?她所記得的年齡、家鄉與親人的名字。”

北京資深專欄作家高瑜發推表示:“就連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新聞也認為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第五份通報難以交卷。”

她寫道:“我隻想問:從流出的自媒體、央視的視頻(來看),鎖鏈女並沒有喪失思維能力、語言表達能力和判斷能力,為什麽從江蘇省、徐州市到豐縣的黨委和政府都不讓她自己開口講話?你們到底害怕公眾知道什麽實情?”

已故空軍軍官的遺孀付楠表示,相信鎖鏈女就是四川失蹤的武警軍官女兒李瑩。她對美國之音表示:“李瑩是完全精神正常的人,我覺得目前人身安全最重要,隻要活著真相就會大白,就怕滅口死無對證。”

開年首起“黑天鵝”事件

有分析人士認為,鎖鏈女事件曝光時正值北京冬奧會即將開幕之際,下周又將迎來北京的人大、政協兩會,而這次兩會至關重要,攸關下半年將舉行的關係到習近平能否成功連任的中共20大,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爆出鎖鏈女事件並引發洶湧輿情,當局視之為大忌,因此要盡快撲殺2022年飛出的這第一隻“黑天鵝”。

海外自媒體時評節目主持人大康認為,冬奧會開完了,中共維穩清場開始了。

旅美獨立時評人魯難表示,小花梅的身世沒查清楚,卻用超強警力盤問調查記者。

當局被指淡化處理地方拐賣人口問題

江蘇省的調查通報稱,犯罪嫌疑人董某民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以涉嫌虐待罪依法批準逮捕。有評論指出,這份調查通報最要害的不是身份認定,而是把拐賣、強奸、虐待按照家庭矛盾來處理,這是為徐州、江蘇普遍存在的拐賣現象合法化作鋪墊。

官方通報稱徐州八孩女子1998年流落在一鄉間飯店,就被飯店主人轉手賣給他人,後來經人介紹,又賣給董某更(董某民之父)。海外自媒體評論節目主持人方磚表示,這種販賣人口的方式顯示,人口買賣在當地是常態。

海外自媒體政論節目主持人吳建民指出,江蘇省的調查通報中,隻是把鎖鏈女事件當作個案處理,受處分官員都沒有受到包庇縱容甚至直接參與拐賣強奸婦女兒童及充當保護傘罪行的刑事追究,完全回避了在中國一些地區猖獗泛濫的拐賣婦女現象。

在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指出,把對付人權律師的警力拿出十分之一,就會挽救成千上萬拐賣罪行的受害者,大大減輕籠罩幾乎每個家庭的社會性恐慌。

有分析認為,調查組是根據上麵定的調子和部署來拿出一錘定音的結論,不管你信不信,隻看你服不服。也有評論指,如今隻有騙子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或真真假假。而且是真是假跟你信不信沒關係。

為何一定要把鎖鏈女說成小花梅而不是李瑩?

在美國的流亡異議人士揚子立發推表示:1)本來就有精神病而不是拐來後逼瘋的;2)村鎮幹部涉嫌強奸都不存在了;3)綁架強奸輪奸等犯罪也不用追究了;4)人販子嫌疑犯姚氏兄弟以及保護傘無人追了;5)沒有巨大的悲情效應以及退伍兵義憤了。

有網友提出20問,其中問道:承認了是李瑩,當官的會死嗎?李瑩父親是武警軍官,沒法交代,就不認自家的官員了嗎?領導的假麵子百姓的一切,一切的百姓嗎?

對此,已故中共黨史專家、毛澤東工業秘書李銳之女李南央回答道:“這不是領導的假麵子問題,這是它是否會成為第一塊多米諾骨牌,亡黨亡國的問題。”

高校校友聯名要求信息公開

2月23日,江蘇省調查通報發表的當天,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山東大學這四所高校的800多名校友發出共同的國民倡議:
“依照中華⼈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申請江蘇省政府公開鐵鏈女調查報告形成的信息。”

這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首次出現多所中國高校校友就重大社會問題聯合發出呼籲。

公開信發起人之一,旅居美國的人大校友魯難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當局在曆次公共事件調查中把維穩和消除老百姓的情緒放在首位,在鎖鏈女事件上也是如此,抹殺了公眾的知情權,很多民眾表示不信任這個調查報告,就是因為政府暗箱操作,沒有依法公布相關文件、證據和證明資料等信息。

他表示,參加聯署的四所高校800多校友希望每個公民行使法律規定的知情權,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消除疑問。

同一天,原上海同濟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民主中華傳媒主持人邱家軍發起全球聯署行動,要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取消彭麗媛“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特使”稱號。

流亡美國的邱家軍博士指出,“徐州鐵鏈女事件爆發以來,整個世界都已為之沸騰,但迄今為止,彭麗媛對此竟未置一詞。中國每年被販賣、虐待的婦女兒童多達百萬以上,也從來未見過彭女士對如此嚴重侵犯婦女女童權益表達過任何關切。”

上周,北大、清華等中國高校學子分別發表聯署公開信,呼籲徹查鎖鏈女事件。北大100名校友還要求對涉及拐賣人口的涉嫌瀆職及違法犯罪行為的政府官員及相關人員進行徹底調查處理”,“對徐州地區、全國各地被拐婦女兒童事件進行全麵清查”,解救仍在受害的被拐人員。

清華大學500多校友呼籲,“嚴厲打擊拐賣、殘害婦女兒童的犯罪,切實保障人權,把監控頭用在保證民眾安全的民生上來。”

江蘇省調查通報發布後,北京當局隨即開動宣傳機器,由新華社、央視等主要黨媒發表官員答記者問和實地采訪報道等,為官方調查得出的新結論大力進行宣傳和輿論導向,試圖化解已經持續近一個月的洶湧輿情和信任危機。

有網友注意到,中共黨媒新華網2月23日就鎖鏈女事件發表了13問,而評論區有上千條留言回複說,“李瑩你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