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軍宣稱“零戰損” 士兵的母親卻崩潰了…

“俄軍否認、甚至揚言逮捕一切的戰損報導,卻嚴格封鎖自己的傷亡報告。”俄軍入侵烏克蘭的戰爭行動,正進入圍攻基輔的關鍵時刻。但當國際輿論憤怒譴責普丁總統的同時,俄國各地的一般民眾,24日開始卻自主性地大舉上街示威”反戰”,甚至遭俄國鎮暴警察強行鎮壓、超過1,700人被捕,悲憤與懊惱的氣氛亦在全球俄裔社群內發酵——然而在戰火燒遍烏克蘭之際,俄國電視媒體卻受到嚴厲的管製命令:在電視新聞裏,隻有頓巴斯遭遇烏軍猛烈轟炸的報導,完全沒有俄軍突襲圍攻、轟炸基輔的新聞,”俄軍的攻擊都是精準轟炸,但所有官方資訊都完全不能提到我軍的戰損與死傷更新。”

俄軍對烏克蘭入侵行動,從2022年2月24日清晨5點”正式宣戰”後,俄國通信部的通訊監管局隨即代表中央政府向”全俄國所有境內媒體發出嚴正警告”,要求所有俄國媒體不得使用”俄國官方新聞稿”以外的戰況來源,一切新聞資料必須以政府通報為基準,以防非常時期的敵人混合戰。若有不從者不僅將恐遭撤照封鎖,負責記者還可能麵臨重罰與刑事責任。

然而在俄國的國防部資訊裏,直到2月25日中午為止,俄軍的戰場新聞更新都隻強調”俄軍的精準攻擊成功癱瘓了烏軍的侵略能力”;但同一時間卻完全不提、也拒絕公布俄國自家部隊”戰損與傷亡”資訊——盡管各大國際通訊社所認證的前線照片,確實拍到了俄軍士兵陣亡、或至少裝備戰損的消息,但俄國國防部卻總隻以”假新聞”一語駁斥,卻沒有給出相應的戰場資訊。

類似的”資訊隱蔽”問題,不僅隻發生在敏感的戰爭傷亡數據上,對於俄國軍勢的侵攻動態,俄國本地電視、特別是官媒係統,也都出現了明顯的內容篩選。像是法國大報《世界報》的莫斯科特派員維特金(Benoît
Vitkine),就特別提到了傳播力最強的《俄羅斯電視》在24日早報的戰爭報導:

“在俄羅斯電視上,俄羅斯就像是沒有攻擊烏克蘭一樣。官方所謂的『戰鬥』隻發生在頓巴斯地區,新聞完全不提俄軍在地麵或烏克蘭其他戰場的消息。我看了整整2個小時的電視,卻隻看到10秒鍾的基輔,旁白字卡隻寫著『俄軍高精準打擊』,其他沒有了。”

“在俄羅斯電視上,俄羅斯就像是沒有攻擊烏克蘭一樣。官方所謂的『戰鬥』隻發生在頓巴斯地區,新聞完全不提俄軍在地麵或烏克蘭其他戰場的消息。我看了整整2個小時的電視,卻隻看到10秒鍾的基輔,旁白字卡隻寫著『俄軍高精準打擊』,其他沒有了。”
圖/Benoît Vitkine twitter

俄國官方不斷重申,俄軍沒有轟炸非軍事目標、也沒有攻擊城市平民區——盡管在開戰的第一小時裏,俄國空軍發射的反輻射飛彈,就直接插進了基輔市中心的公車站裏,各地平民被炸死的照片,亦在不同國際媒體間廣傳確認。

事實上,俄國軍方以”戰時保密”為由的資訊管製,也讓許多俄國民眾——特別是義務役男的父母們極為悲憤與焦慮——像是著名的俄羅斯軍中人權NGO”俄國士兵母親委員會聯盟”(Soldiers’
Mothers ),近日就接到了大量的軍眷求救報案,但陳情的內容都高度重疊:

“我的兒子被軍隊長官強抓去烏克蘭前線打仗了!”

士兵母親聯盟表示:突如其來的大量陳情,全都是入伍的”義務役男”突然調轉部隊與家人失去音訊。誰知經過與比對與訪查後,卻發現這些年輕役男是在最近兩周被抓入烏克蘭入侵部隊”非法充軍”。

在俄國,成年男性需要入伍服1年的兵役,但戰鬥部隊卻是以誌願役職業軍人的”簽約士兵”為主力。根據俄國法律規定,一般義務役新兵是不能參加戰鬥任務,除非特殊時申請或許可,或該員簽字成為”簽約士兵”,否則一般都要經過至少1個月的申請程序。

但在當前大量失聯的義務役男通報裏,許多家屬卻發現自家的兒子,是在上個星期被軍中長官突然要求”簽下出戰合約”,許多阿兵哥是在清晨被緊急叫醒強迫簽名,如果猶疑者就會被施以各種羞辱處份。但簽字之後,這些義務役菜兵卻會被緊急調轉部隊,並沒收隨身電話、全麵嚴禁對外聯係。

圖為根據”俄羅斯士兵母親委員會”說法,在前線村莊Veselaya
Lopan,已有超過100名俄國士兵在附近火車站待了5天,他們沒有口糧,隻能自己購買食物。圖/取自推特

士兵母親向俄國獨立媒體《梅杜莎》表示:同批入伍的役男家長群組裏,近期不斷出現”聯絡不到兒子”的消息,一開始大家以為是例行軍演管製,但狀況越來越不對。有的役男偷偷打電話回家說自己被強押簽下戰鬥合約,但嚇壞的家人打電話找相關單位質問後,該名士兵卻打回家來哭訴被部隊嚴厲懲罰,自此再度隨部隊失聯。

在許多通報裏,士兵們全被沒收手機與通訊裝備,甚至還在”尚未正式開戰”的數星期前,隨俄軍部隊直接入駐烏東盧幹斯克親俄武裝控製區。但相似的狀況皆是:大家都被警告不能”外泄軍機”,強迫簽字上戰場要去哪裏?卻也沒有人告訴自己。

“我崩潰了,我的兒子到底去了哪裏?我瘋狂打遍了每一通電話,但所有號碼都沒有回應。”一名崩潰的役男母親,向報導陳情:自己的祖籍其實有一部分血統來自於蘇聯解體前的烏克蘭,自己的娘家根本就在目前被俄軍入侵的戰區烏克蘭,”這下怎麽辦?我們一族該怎麽辦?我和我妹妹哭了一早上——我人在俄國這裏,她卻在烏克蘭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