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新聞 心怡 2周前 (11-10) 30次浏览

今天的故事有點悲傷。

奴隸製度曾經是人類進步的一個標誌,而後其他先進的製度慢慢取代了這個野蠻的製度。

然而吊詭的是,在信息科技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奴隸的買賣依舊在現有的文明進程下存在著,在網絡的陰暗處經營著。

不久前,BBC 的一對記者在中東的科威特進行了一次臥底調查,揭露了這些奴隸販賣組織的冰山一角。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這對記者偽裝成剛來到科威特定居的小兩口,在網上搜尋有關家庭保姆和傭人的雇傭信息。

當地的一款名為 “ 4sale ”( 有點像國內的 58 同城 ) 的 App 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在搜索界麵輸入“Services”
或 “ Housekeeper ”這樣的關鍵詞,就會直接跳出相關人員的報價。。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篩選種族、性格,不同的保姆價格也不盡相同。。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根據科威特本地的匯率,1000 科威特第納爾大概等於 23000
多人民幣,雇傭雙方不談談價,也沒說是月薪還是年薪,直接標著的虛高價格讓記者起了疑心。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果不其然,在打電話詢問了賣家具體情況以後,一個人口販賣集團的框架漸漸浮出了水麵。

剛開始的對話還顯得很小心: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記者:她們( 保姆們 )會意識到要去到不同的地方工作嗎?

人販子:我不會告訴她們。

記者:誒?你不說?

人販子:嗯,這 OK 的,她們不會有問題,她們就是過來工作的。

接下來的話就說的非常直白了: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記者:她需要休假嗎?

人販子:老實說我們科威特人不會讓她們休息,我們是罪犯。

記者:那手機呢?

人販子:不不不,那不關鍵,她們都是一些沒受過教育的人,你懂我意思吧。。

記者:所以她不需要聯係她家裏嗎?

人販子:你可以給她一個月通一次話。。

記者:那法律怎麽規定的呢?

人販子:法律?我們不 Care 的。。

從上麵的對話基本能確定,這人不是什麽正經的保姆中介,完全是一個人販子的口氣。。

至於有多不 Care 法律,接下來的畫麵也讓差評君大跌眼鏡。

記者們又在 Insgram 上找到一位專職做這方麵業務的小哥,表示對他的 “ 貨品 ” 很有興趣,約出來細談。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見了麵發現,這小哥是個正宗二五仔,明麵上職務是差佬( 警察 ),實際暗地裏借著職務之便做著人口販賣的勾當。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小哥表示,隻要把保姆的護照拿走,藏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他就會乖乖聽話,不會出問題。聽起來拿走護照就像念緊箍咒一樣管用。。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警察都這樣明目張膽,具體的情況可能更糟。。

他們決定更進一步,在 4sale 上找了一個剛掛上去的信息,和賣家約好去線下 “ 看一看貨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記者:我打給你想了解下 4Sale 上看到的那個非洲女傭的信息。

賣家:是的,她已經來了和我們在一起一個半月了,性格很好還很愛笑,從不要求任何東西,很有禮貌。

記者:我和我丈夫有可能過來見見她嗎?

賣家:當然,歡迎。

在得到了允許之後,他們驅車趕到了約定的住址,接待他們的是一個裹著黑色麵紗的穆斯林女人,邊上坐著 “ 貨品 ”
——一個黑人女孩。。

記住這個賣家 —— 穆斯林蒙麵女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賣家:看,這是你的爸爸和媽媽(指兩位記者),她的名字是嗶——,她有個阿拉伯名字因為她是穆斯林。( 很明顯不是這姑娘的本名 )

記者:她來自加納?還是別的什麽地方?

賣家:哦,我記不清楚了,可能是加納、幾內亞,或者類似的地方。。

黑人姑娘:我來自幾內亞。( 開口說第一句話 )

記者:你幾歲了?

賣家:我應該告訴你真實年齡嗎?× 2

賣家:她 16。。

說到這兒兩位記者被震驚了,一個16 歲的少女,不在學校裏上課,而是被當作女仆賣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到底經曆了什麽?

而對於人販子來說,這樣的年齡,往往是最好賣的。。

黑人女性大多從貧瘠的北非國家而來,尋求溫飽,而教育程度較好的穆斯林女性大多是來自戰火紛飛的敘利亞。。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難民+貧民,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低人一等,像保姆、女傭這樣的工作算比較體麵了。

BBC 兩位記者在調查最後,跑了一趟那個黑人女孩兒的家鄉幾內亞。

在那兒,他們見到了另一位從科威特被解救出來的女孩——法圖,在科威特九個月的奴隸製工作中,她幸運的拿到了兩個月薪水。。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巧合的是,法圖見過那個穆斯林蒙麵女,這個蒙麵女經常對她吼叫,並叫她牲口。法圖覺得她不是真的穆斯林,真的女穆斯林不會做那樣的行為。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而逃出來的,終究沒有幾個人。

據調查,在整個海灣區工作的傭人多達幾百萬人,他們在那裏受著 “ kafāla ”
製度的約束,即護照由雇主掌握,沒有休息日,法律幾乎不會保障傭人的利益。

因為傭人沒有護照,又被雇主控製了生活,她們也就變相變成奴隸,雇主可以肆意打罵、買賣,幾乎沒有人權。

一位埃塞俄比亞傭人在窗外祈求主人拉她一把,然而雇主隻是掏出手機錄像並上傳到網上,最後這名女工支撐不住掉了下去,幸虧一個遮擋板緩衝了一下,她才沒有摔死。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去年,因為大量傭人被傷害、殺害,科威特不得已出具法律,要求傭人必須有一天的休息時間,並不能克扣他們的護照,轉天科威特著名的女星
Sondos al-Qattan 便在 Insgram 上發了一段抗議視頻。。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瞧瞧,你敢相信這是 21 世紀受過教育的人說出來的話麽?

並且之後的日子,傭人的生活本質上沒有什麽改變,雇主依然大膽的施行 “ kafāla ”
,警察也會依照傳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悲的是,在整個海灣區,科威特的情況算是最文明的了。。

在科威特,家政保姆需要在政府登記才能正式上崗,而線上 App
的興起,能讓中介所繞開這一環節,大肆壓縮勞務人員的薪資空間和相關權益,謀取暴利,也給了“ kafāla ”存活的空間。

自黑中介看準了這些逃難或偷渡入海灣區的人們,威逼利誘,承諾可以搞到簽證,找到工作,實則偷偷把他們掛在網站上,售賣出去。

運氣要是差一點,落入 ISIS 手中的,就隻能淪為性奴了。

像 ISIS 一直在使用即時通訊軟件 Whatsapp 和 Telegram 貼廣告來出售婦女和12歲左右的年輕女孩作為性奴。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這些醜事兒被 BBC 爆出來之後,蘋果和穀歌商店立即下架了相關的 App
,說審查不力也好,放任不管也罷,鍋算是甩給他們背了,而事實遠比想象的更糟。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同樣是賣奴隸,幾百年前人們將一船船拉來的黑奴競價拍賣,如今的人販子們在網絡工具的加持下,直接在 App 中明碼標價。線上交易 “ 貨物
”,和在購物網站上買一個芭比娃娃沒有本質區別。。

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這些人就像商品一樣,在互聯網的掩蓋下,流動在這隱形的黑市中間,逐漸形成自己的商業閉環。

很難想象,奴隸販賣這樣的事情,在 21
世紀的今天,會以這樣的方式重演。越來越完善的線上交易不僅給好人提供了便利,也讓壞人有了可乘之機。

我們一直都享受著網絡技術的發展所帶來的紅利,卻從很難注意到互聯網也會有如此麵目可憎的一麵。

差評君從來沒有像此時一樣期待 “ 科技向善 ”。

圖文參考資料:

BBC,《Slave markets found on Instagram and other apps》

boredpanda,《This Beauty Blogger’s ‘Slavery’ Comments Backfired In
The Way That Will Hurt Her The Most》

The Washington Post,《A maid begged for help before falling from a
window in Kuwait. Her boss made a video instead.》

“互聯網從來都存在非法之地。

中華文化新聞網: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販賣奴隸 人口交易…是2019年互聯網上還在發生的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