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斬草除根?大午集團被低價拍賣 得標公司成立僅三天

4月15日,
河北民營企業大午農牧集團被高碑店法院以6.861億元人民幣低價拍賣。獲得競標的是一家注冊成立才三天的新公司。外界質疑,該公司隻是官方的白手套。https://t.co/CGXw9YISGL

— 自由亞洲電台 (@RFA_Chinese)
April 15, 2022

大午集團被以”廢品價”拍賣  競拍公司成立僅三天

據維權網及消息人士透露, 河北民營企業大午農牧集團4月15日下午被高碑店法院以6.861億元人民幣的低價拍賣給了一家剛成立三天的新公司。孫大午次子孫福碩發朋友圈證實了公司已被拍賣的消息。

孫大午次子孫碩發朋友圈證實大午公司被拍賣(維權網提供)

據悉,這場拍賣活動原本定於4月14日上午進行,但法院臨時以防疫為名取消。15日下午,法院又突然口頭通知,繼續進行拍賣。入圍競拍人共三名,最後005號競拍人在實際上沒有競爭的情況下“競拍”成功,成交價6.861億元。該拍賣價格就是法院的評估價。

據悉,競拍獲得大午集團的是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網上公開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僅三天,為獨資公司,注冊人趙安東,資本七億元(認繳不是實繳),公司批準經營行業為 “農林牧漁技術推廣服務”,似乎正是針對大午集團資產競拍而成立的。

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冊信息(網絡截圖)

旅美民營企業家王安娜質疑這家公司就是中共的白手套。“我相信這個公司,一定是不同背景的公司,甚至可能是中共政府它綁的個托兒,背後還是中共全盤在操作。”

在集團被拍賣前,創辦人孫大午的家屬和兩萬名股東曾公開發聲提出抗議和質疑。其中孫大午的次子孫福碩在一封給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公開信中質問,“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件,為何被誇大、異化為一個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指這種敏感化、政治化、妖魔化的背後,是否隱藏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們還披露,該案二審判決生效後,孫大午的家屬完全被排除在公司管理之外,而由政府工作組控製。雖然集團完全有能力支付退賠、追繳資金及罰金,家屬也可籌措資金,但官方卻不允許他們參與競拍或將公司回購。

低價拍賣走過場  夏明:政治打壓  斬草除根

 “它的主要做法當然是政治性非常強。”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本台記者表示,中共絕對不允許把這些資產留給孫大午家人或創業者,而由國家來清盤,這不僅是中共政權對民營企業的一個收割, 也是對所有敢言的民營企業家的警告。“我認為它有一種斬草除根的效應,就是絕不會把資源留給你們這些對政權來說是有威脅性的人。”

據之前大午集團自我評估,有形和無形資產總值共有上百億,其中有形資產51億,但法院評估隻有6.86億。拍賣前,孫家人就已質疑,法院拍賣隻是走過場,並得到消息,當局已協調北京新發地公司低價接手,相當於變相“侵吞”大午集團。

旅美民營企業家王安娜告訴本台,中共對大午集團的拍賣,恰好證明中共無法找到該公司有任何問題,而無法采取以涉黑、漏稅等慣用的沒收侵占手段。 “它最後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司法拍賣。然後它就操弄司法拍賣,通過這種方式,掠奪財產。就是掠奪!”

中國民營企業家孫大午(美聯社圖片)

從大午案到上海疫情   “民主可以當飯吃”

旅美人權律師滕彪對本台記者表示,在大午集團案中,無論是這次拍賣,還是之前的司法程序,都說明了中共擁有一切政治手段和經濟手段來打擊民營企業。

學者夏明則指出,沒有基本的民主和法製保障,無論多少個人財富都可能被一夜歸零。“所有這些公司集團,如果在市場上的話,是有很大的財富效應的,但是這個國家可以一句話,一個行政命令,法庭的一個裁決,就可以把這些財富一下歸零。” 夏明說,“這種對財富的一筆勾銷,我覺得對生產力是更大的破壞,對中國經濟發展來說當然有長遠的影響。”

長期以來,中共和很多親共學者一直在強調,所謂“生存權是最基本的人權”,而政治權利與民主都是在生存權、發展權之外的,甚至提出“民主不能當飯吃”。

夏明教授曾撰寫一本書名叫《政治維納斯》,其中一章就叫《民主可以當飯吃》。他在書中指出,民主不僅僅有其管理社會的本體價值,“它還可以帶來許多工具性價值,其中很重要的在於,它可以保護私有財產,保護市場經濟的運作。”

當前,上海疫情之下,嚴厲封控措施已導致民眾麵臨食物短缺、缺醫少藥的危險處境,”政治性抗疫“造成的災難比比皆是。旅美人權律師滕彪表示,無論是孫大午案還是上海疫情,都讓人看到,如果沒有最基本的民主,很多人真的可能連飯都吃不上。

滕彪說:“之前從來沒有人想像過在上海,中國最大的最發達的城市會有人挨餓,但現在卻是一個事實,有大量的人在挨餓或者是麵臨挨餓的威脅。歸根到底,還是中國沒有基本的民主,這樣最基本的人權和自由,包括生存權都會受到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