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網暴的女博士,錯在太美?

距離朱雯琪被罵上熱搜,已經過去30天了。一則封麵上寫著“我以年級第一的成績在牛津畢業了”的視頻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索。

視頻發布後的一個早上,當朱雯琪像往常一樣打開社交軟件時,迎接她的卻實無數質疑和謾罵。

刷不滅的小紅點,把她逐漸送上熱搜。

說什麽的都有,“學術媛” “微商” “學曆造假”成了關鍵詞。

原因隻在於,視頻裏的女主角,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女博士。在她的社交賬號裏除了分享學習經驗和學校生活,還曬出了大量與旅遊、酒店、遊艇、大牌包包、JK禮服寫真、海外置業以及高端派對有關的帖子。

這和大眾印象中的女學霸,差得實在太遠,一時間,她成了一個“騙流量的網紅”。

朱雯琪分析,自己被罵,很有可能是因為那幾天的A股讓這群金融人無處發泄吧(笑)

不過,來自虛擬世界的暴力,一開始並沒有讓朱雯琪感受到太大的壓力。她認為“在網上發東西,就應該做好被議論的準備”。

直到自家車庫的門被人打開、自己和家人的信息被人肉、朋友因為她收到辱罵私信,朱雯琪才真正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這女的還真是牛津的”

這不是朱雯琪第一次上熱搜了,就在今年2月,她在虎撲發帖求助時,一位男網友就對她的身份感到疑惑。等她證實後,非但沒有得到道歉,對方反而扔下一句:這女的居然真是牛津的,看來牛津也沒有那麽難嘛,我也可以試試。

而在微博的這次“學曆質疑風波”裏,她po出自己的學生證、畢業證和官網截圖,朱雯琪以為用同樣的方式,就可以消除網友的質疑。不料大家並不理會,甚至還有一位數學大V,@她來做數學題,想要她自證清白。

半小時後,她就給出了答案。好在對方不是無理取鬧的人,這場風波逐漸被平息。

其實這次的網暴對朱雯琪隻有一個影響,那就是在現實中和人吵架的思路更清晰了。

而我看到朱雯琪的回應後,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這事擱我身上,我會選擇直接懟回去。我實在是好奇,為什麽她會采用如此溫和的方式去回應。

她說自己當時並沒有想太多,拿到題的第一反應就是“這題我會”,然後沒忍住就做完了。她還告訴我,其實自己小時候脾氣沒這麽好。

同學喜歡取笑她的姓,也因為自己小時候比較胖,所以經常被叫“肥豬”。一開始,她跑去找老師說理,但是老師也不作為,於是她就寫投訴信給校長,發現校長不理她之後,她就去校長辦公室門口鬧——把冰塊裝到礦泉水瓶裏,在校長辦公室門口邊晃邊鬧。

校長當然沒有見她,她也依舊被同學們孤立。漸漸地,她有了厭學情緒。她的母親做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退學,讓朱雯琪在家自學。

她還告訴我,她打算在之後的簡曆上,加上這麽一句自我介紹:被噴子罵了20多年,有豐富的反黑經驗。

連朱雯琪自己都說,如果我小孩遇到類似情況,她可能都隻敢選擇轉學這樣的解決方法,因為在家教育(Home
School)是需要付出很多代價的。

但事實證明,朱雯琪媽媽的這步險棋,下對了。

她回到家後,在家人的指引下,逐漸找到了自己的真正愛好:數學。

在家2年,她學完了別人6年才能學完的課程,12歲就考上了深國交,15歲被牛津錄取,成了數學係當屆最年輕的華裔女生。

牛津本碩一畢業,她就拿到了摩根大通的offer,隨後又跳槽到了高盛。在投行工作的第六年,她的年薪已經不止百萬。但隨之而來的是高強度的工作和不規則的作息。

有一天晚上,朱雯琪因為壓力再一次崩潰時,無意間看到桌角有一張數學題,她當時沒想太多,就做了起來,負麵情緒逐漸被心流取代,那次經曆之後,做題就成了朱雯琪最有效的解壓方式。

2019年,她終於下定決心去牛津再讀一個碩士。那一年多裏,由於新冠疫情的緣故,她減少了社交活動,終日與數學為伴,這反而讓她覺得異常開心,去牛津讀博也成了畢業後的自然選項。

非典型性女博士

在一篇關於朱雯琪的報道下,有人這麽評論:

或許在大眾眼中,女博士更應該是不修邊幅、毫無情調、甚至是蓬頭垢麵的學術機器。

以至於朱雯琪在社交網絡上po出的日常,都能換來一個熱搜。

當然,讓朱雯琪和我同樣費解的另一件事,是微博給她的標簽:顏值博主。

於是我問了她一個問題:你覺得自己好看嗎?

朱雯琪笑了一下:我小時候之所以被校園暴力,除了因為我有鼻炎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是當時班上公認的最醜的女生。

朱雯琪小時候,說實話我覺得一點也不醜?還挺可愛。

不過朱雯琪從小到大對自己的長相倒是一直很適應(comfortable,英文表述可能更準確一點),她覺得自己不屬於特別好看的那一類女生,但如果讓她和其他人換張臉,她也是不願意的。

雖然沒有強烈的容貌焦慮,但是她也會花上十幾分鍾精修照片,p掉每一條皺紋,就像她會花十小時去反複修改論文裏的措辭一樣。

隻可惜,她精心經營的社交媒體,卻換來旁觀者的一句“你這樣的風格,在學術圈很容易社死”。

朱雯琪有點懵:這究竟是大眾的刻板印象,還是她的風格真的有問題?

網友亂貼標簽,非但沒有讓她憤怒,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朱雯琪找答案的方式很有意思,她會像做學術一樣,先去知網搜和“微商”相關的論文,然後再整理網友們的討論,運用縝密的邏輯,得出最少三種結論。

朱雯琪的留言。

其實,風格無高低之分,隻要身份屬實、內容不假,網民就沒有理由群起攻之。

有顏有錢還聰明,高調點怎麽了?

顯然,對於朱雯琪來說,真正讓她引起爭議的,絕不隻是“長得好看,還數學好”這一件事。

說實話,我第一次看朱雯琪的賬號時,和眾多網友一樣,覺得很“怪”。有人找出了問題,他們認為朱雯琪之所以會引起部分網友的反感,是因為她太過高調。

在討論“對不對”之前,我們需要先聊一下“是不是”。

一個16歲讀牛津,20歲就在頂級投行打拚7年,27歲擁有兩個碩士學位,且能申請到牛津全獎博士的女生,在社交媒體po出自己數學係第一的成績時,對她本人而言,這隻是一個普通的記錄。

當網友把“缺什麽就顯擺什麽”的公式,套在朱雯琪身上時,反而映射出他們自身的匱乏,也佐證了“一個人越是缺少什麽,就越覺得別人在顯擺什麽”的存在。

當朱雯琪用數學題戳破噴子們的一廂情願時,他們隻好換個打法,開始攻擊她的風格和長相。

再者,就算她的行為可以被定義為高調,那她亦是無可厚非。

不可否認,我們周遭,很多優秀的人確實都有一個共性:低調。

“所有的成就都應該來自於他人之口,若是旁人不說,他們也不應該在社交媒體上主動展示。”像是“第一”這樣的字眼,更是極其要命的。

因為在傳統偏見裏,那些過度自我宣傳、滿口雞湯的人,大多都是半瓶水,要晃晃才能掙來一點存在感。

大眾將其奉為圭臬,可這一絲求生欲,也吃掉了無數人的分享欲。

久而久之,優秀的人都隻能主動或被動地謙虛起來,於是高調在大眾眼裏,就有了攻擊性。

但是“朱雯琪們”的出現,打破了本就不該遵守的處事規則。

表麵高調,內裏就一定拉胯?

這群α女孩用事實打破二極管認知,築起欲望表達的合理性。

當我帶著同樣的偏見去審視朱雯琪時,才意識到自己犯了那位數學大V同樣的錯誤。

其實,她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曾坦言:我是一個很矛盾的人,我喜歡炫耀,喜歡財富,喜歡好吃好玩,喜歡奢華的東西(不過它們都沒有數學重要),雖然我說過女孩應該放下美女光環,放低姿態。但是很慚愧,我自己也沒有做到。

幸好她沒做到,她也沒必要慚愧。因為該反思的是和我一樣感到不適的人:自己喜歡低調就算了,為什麽容不下別人高調?

於上於下,朱雯琪都沒錯。她不僅無過,還為其他女孩開了個好頭,讓越來越多的人明白: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強者自知都是一種美,因為高調無罪。一個人能夠正視自己的欲望,比掩蓋自己的野心,有勁多了。

采訪快結束時,我問過她這麽一個問題:其實那道數學題,就算你做出來了,也不能證明你一定就是牛津的;反之,做不出來,也不代表你是學曆造假。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回應他嗎?

朱雯琪說:對,剖腹證粉確實不可取,但我還是會做。因為我希望下一次,當一個女孩在分享自己的成就時,那個想罵她“學術媛”的人,可以記起我做的這道數學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