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國天價太平間:”沒有回頭客,逮住一個狠勁宰”

太平間“外包”,靈魂能得到安息嗎?

近日,一位北京市民對北京新聞廣播微信號“問北京”爆料,他將離世的親人送至北京某三甲醫院太平間進行臨時寄存,在太平間僅僅3天,就產生了3.6萬元的巨額費用。其中,包括5990元的沐浴SPA服務、6800元的壽衣,以及總價過萬的鮮花用品。

平攤下來,逝者在太平間一天的費用,高達1.2萬元。

當一個生命休止,商機便從中複活。/《鋼的琴》劇照

經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衛健委三部門實地檢查發現,該醫院的太平間由外包公司經營,在殯儀服務中涉嫌違法收費問題。新華社4月15日對此發表評論:“殯葬工作關係民生、連著民心。殯葬服務不能成為監管的盲區。”

太平間外包,靈魂能得到安息嗎?/微博截圖

在萬物皆可外包的當下,太平間的外包並不令人意外,但“外包”不是醫院推諉責任的借口,也不是“天價殯葬費”的緣由。

事實上,當一個生命休止,商機便從中複活。

知乎上,一位自稱殯葬從業者的博主如此描述自己的工作經曆:“去火葬場的路上,設滿了騙錢的陷阱,等待傷心的家屬掏錢。”

這門“生意”,到底有多賺錢?從太平間到火葬場,一個靈魂要經曆多少彎路,才能最終得到安息?

“去火葬場的路上,設滿了騙錢的陷阱,等待傷心的家屬掏錢。”/微博截圖

太平間外包,

一門“陰間”生意?

“把停屍房叫做太平間,應該說是個天才的命名。人一死,就此太平,愛恨情仇喜怒哀樂,一概化為烏有。”在小說《太平》中,作家荊歌如此寫道。

太平間聽上去“吉祥如意”,但卻是一個能夠瞬間掏空家屬積蓄的“恐怖黑洞”,給逝者家屬帶來雙倍的打擊。

作為逝者死亡後與下葬前的“中轉站”,太平間的曆史並沒有我們想象的久遠。

上世紀80年代,公立醫院的停屍房才全麵改名為“太平間”,與此同時,太平間的配套設施開始逐漸完善,包括屍體冷藏箱、冷凍機房、解剖室、清洗室等,這些新建設施,讓逝者在下葬前,擁有了更多的“死亡尊嚴”。

改革開放以後,殯葬業逐步向市場化推進,太平間的性質也開始悄然發生變化。

上世紀80年代,公立醫院的停屍房才全麵改名為“太平間”。/《身後》MV劇照

對醫院而言,太平間的管理費心費力,且收益甚微。太平間屬於醫院的後勤項目,與核心業務無關,但工作瑣碎,而且“陰氣”太重,外包給專業的殯葬公司不僅可以帶來額外的收益,還可幫醫院的在職人員減輕負擔。

對專業的殯葬公司而言,太平間則是一個利潤豐厚的物理空間——它無縫銜接死亡、逝者,而且可以提供和殯儀館重疊的服務,如屍體清洗、遺容裝扮等,由於和醫院的關係更加緊密,承包太平間,也意味著可以先殯儀館一步行動,也就有機會先讓逝者家屬掏錢買單。

因此,醫院太平間,成了很多殯葬公司的“兵家必爭之地”。

早在2002年,沈陽《時代商報》就曾報道,當地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太平間違規收費,“利用死人賺取黑心錢”。據報道,該醫院太平間的“接屍費30元、停屍費150元、冷藏費30元、消毒費45元,總計255元”。

相比今天太平間動輒數萬元的“豪華套餐”,當時255元的太平間服務費,是不是看上去不太驚人?然而,2002年國家對太平間的收費規定為:隻允許太平間收取每小時0.7元的停屍費。

承包太平間,也意味著可以先殯儀館一步行動。/《驗屍官》劇照

近十年來,黃泉路的“過路費”開始飆升。2004年以後,隨著越來越多的民營資本向殯葬服務業、殯葬用品滲透,“喪事一條龍”的格局開始形成。由此,殯葬服務公司將商業的觸角伸向太平間,太平間的功能也開始延伸——存屍、清洗已是最低消費,除此之外,數十種殯葬服務開始“花式”衍生。

從殯葬用品,如骨灰盒、花圈、相框,到按習俗給逝者提供的“供飯服務”、各種儀式,都可以從醫院太平間“一站式”訂購。

如此一來,太平間的殯儀服務,開始與殯儀館的服務形成暗中較勁的競爭關係,搶奪遊戲進一步升級。

根據媒體的報道,一些醫院太平間推出過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葩項目——防止老鼠啃咬、守靈、辭靈、撒花、穿衣、脫衣……處理逝者的每一個動作都能被無限精細地分解,並對應出明碼標價的服務。

曾經的基礎服務,隻要換上高大上的名稱,利潤就能暴增。比如原本價格隻要百元的屍體清洗,流程為酒精消毒+毛巾擦拭,但一旦更名為“故人沐浴SPA”,同樣的服務就突然之間自帶buff,讓家屬感受到“化腐朽為神奇”的超自然力量。

處理逝者的每一個動作都能被無限精細地分解,並對應出明碼標價的服務。/《入殮師》劇照

太平間出售的喪葬用品,也比市場價翻出了幾倍甚至十倍以上。進價數百元的壽衣,在這裏可以賣至3000元到1萬元不等;網購平台上百元級別的骨灰盒,在太平間的售價要多出一個零;一些醫院太平間的抬棺費,幾乎是“寸步寸金”,幾百米,收費高達幾百元。

雖說醫院太平間的各種操作都被標榜為“選擇性服務”,但實際上,殯葬公司的服務人員往往會以三寸不爛之舌,不斷推銷,直到戳中逝者親屬的痛處、讓其買單

太平間成為逝者死亡之旅中的第一個“打劫處”,醫院難辭其咎。

不少一線城市三甲醫院的招標價格顯示,太平間的年承包費從數十萬元到兩三百萬元,麵對此般巨額費用,殯葬公司變著法子“收割死者”,也就在意料之內了。

一些醫院太平間的抬棺費,幾百米,收費就要幾百元。/pexels

天價費用,

以“孝”之名

放眼世界,“死亡經濟”,儼然商業領域的冉冉新星,催生無數商機。

殯葬行業,正在成為一門未來可期的朝陽產業。

根據人壽保險機構SunLife的數據,中國人在喪葬服務上的金錢投入,位居世界第二;人均喪葬花費37375元,是年平均工資的近一半,這一數字,全世界的均值僅為20%。除了日本人,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比中國人更舍得在“死亡”上花錢。

除了日本人,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比中國人更舍得在“死亡”上花錢。/《海街日記》劇照

中國文化中一向避諱死亡,但為什麽大家在殯葬上舍得一擲千金?

“孝”文化的傳統,是逝者家屬不敢在殯葬過程中討價還價的主要原因。

漢代以來,“以孝治天下”成為帝王的基本治國綱領。《荀子·禮論》提出“事死如事生”,指一個人死後受到的待遇,應仿照在世時的樣子置辦。由此,“厚葬”的概念開始盛行。

對於平民百姓來說,給親人舉辦一場隆重盛大的葬禮,是展現孝道的最佳時刻。因為日常生活中的“尊老養老”並不一定能被左鄰右舍察覺,但葬禮不同,鞭炮齊鳴、鑼鼓喧天、聲勢浩大的出殯儀式,必然能引來眾人觀看,從而展示自己“行孝盡哀”。

當今的殯葬公司,也正是看中了“孝文化”中源源不盡的財機——一旦把“孝”字捆綁進企業文化,消費者還有什麽理由在殯葬服務麵前斤斤計較?哪怕是再正常不過的“貨比三家”,也有可能落得一個“不孝”的罪名。畢竟,古人說了“竭財以事神,空家以送終”。

給親人舉辦一場隆重盛大的葬禮,是展現孝道的最佳時刻。/《那年花開月正圓》劇照

孝事安親,安心百年——在很多殯葬服務公司的廣告中,我們都能看到這樣充滿“大愛”的宣傳語,但所謂“安親”的背後,卻是暴利的獠牙。

2017年,中國的殯葬行業規模已經超過千億元,但從事殯葬行業的工作人員僅有4萬多人。這千億元的市場中,有六成來自墓地服務業。

殯葬行業的利潤有多高?可以和“白酒第一股”茅台的利潤率一爭高下。

有行業統計數據顯示,殯葬行業利潤率最高可以達到2000%。可見,為了讓“逝者安心”,消費者可以在商家的哄騙下“視金錢如糞土”。

墓地的利潤空間,同樣令人倒吸一口涼氣。中國最大的墓地服務商、“殯葬第一股”福壽園,毛利率超80%,其墓地的平均銷售單價漲幅超過全國大部分城市的房價。

殯葬行業利潤率最高可以達到2000%。/《非誠勿擾》劇照

但這不能掩蓋殯葬行業暴露出的問題。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殯葬服務”,相關的文書有4000餘條。根據澎湃新聞報道,一份於2020年遼寧省營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判決書顯示,營口市老邊區殯葬服務中心的董事長田久林,通過壟斷區域的殯葬行業,10年間獲利上億元。

在這起典型案例中,田久林將骨灰盒與當地殯儀館的服務捆綁出售,並趁機抬價,一個骨灰盒最高加價105倍,一旦發現逝者親屬“外帶”骨灰盒,就將對方驅逐出館。

也就是說,一個小小的骨灰盒,就給殯葬黑商們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源。

一個小小的骨灰盒,就給殯葬黑商們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源。/《葬禮的名人》劇照

“殯葬服務,

沒有回頭客”

“殯葬行業,很少有回頭客,所以逮住一個顧客,狠勁宰。”殯葬行業的創業者楊哥對新周刊記者說。

殯葬屬於低頻次消費,同時又屬“剛需”——這種一生中無法避免的“一錘子買賣”,讓不法者鑽了“賺黑心錢”的空子。

“沒人會像了解菜市場的菜價一樣去了解殯葬業的價格。”楊哥說道。因此,在死亡突發的時刻,逝者家屬被強烈的悲傷情緒所牽引,然後在無奈中,將大把大把的鈔票送進殯葬公司的口袋。

楊哥認為,殯葬行業的特殊性在於它被嚴重“神秘化”了,從影視劇到文學作品,殯葬業被描繪成一個“恐怖”的領域,以至於普通人都不願意去了解殯葬行業,覺得“晦氣”。

在死亡突發的時刻,逝者家屬被強烈的悲傷情緒所牽引。/《地久天長》劇照

其實,在網購平台上,是可以買到壽衣和骨灰盒這類喪葬用品的,價格從數十元到百元不等。但平日生活裏,很少有人熟知這一點。

另外一位殯葬從業者賀迅告訴新周刊記者,他認為中國人對死亡模棱兩可的逃避態度,是讓殯葬行業持續“黑化”的原因之一。即使是“大限將至”,也不願意做功課,不願了解白事的細節、流程,久而久之,就讓一小撮人有了可乘之機。

但也有從業者認為,正是因為大家對死亡的普遍“恐懼”,讓殯葬行業的高價收費理所應當。既然家屬不敢自己抬棺、害怕為逝者更衣,為什麽不多掏點錢補償給“膽大”的服務人員呢?

昊哥說,殯葬行業的從業者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他們從不主動參加親友的婚禮壽宴,因為害怕給別人帶去厄運,就連戀愛相親,都不會主動告訴對方自己的工作領域。

此外,不透明的行業狀態,也會加劇殯葬業的亂象。

中國人對死亡模棱兩可的逃避態度,是讓殯葬行業持續“黑化”的原因之一。/《父後七日》劇照

由於其特殊屬性,殯葬行業常年處於不完全競爭狀態。

在全國大部分城市的火葬場,火化屍體的基礎費用是數百元,尤其是殯葬改革(指全麵推行火化)之後,不少地區推行了遺體免費火化的製度,以減少民間的“亂埋亂葬”現象。但在殯葬產業鏈中,“殯”和“祭”領域,給不法者提供了暴利的機會。

由於其特殊屬性,殯葬行業常年處於不完全競爭狀態。/《入殮師》劇照

所謂的“殯葬行業門檻低”,隻是指進入這一行業的服務人員容易流動,但資本卻並不容易進入。楊哥說:“有不少投資人,跟我們談著談著就被嚇跑了。”

“殯葬業監管不當”,某種程度上也源自大眾對死亡的恐懼心理。采訪對象對新周刊記者感慨,殯葬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被指責“消極怠工”“監督不認真”,有時正是因為不願意與火葬場、殯儀館等機構“產生過多的聯係”。

“如果殯葬行業能像其他行業一樣,出現一些品牌標杆,也許會帶行業走向更健康的發展之路。”賀迅告訴新周刊記者。

慎終追遠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中國地幅遼闊,各地區的殯葬風俗天差地別,要想在殯葬行業內產生一個大型、標準化的連鎖品牌與規範流程,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