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沒能三日拿下基輔,普京現在不得不孤注一擲?

俄羅斯侵烏進入第54天,普京沒有實現三日拿下基輔,數周征服烏國全境的宏圖。在5月9日衛國戰爭勝利日之前,普京需要一場勝利,好向俄羅斯人民交代。

為了證明“特別軍事行動”的合法性,克裏姆林宮的主人2月24日提出兩個戰略目標:一,烏克蘭去納粹化;二,烏克蘭非軍事化。現在看來,普京失去了實現其中任何一個目標的機會。

普京也不可能改換烏克蘭政體,基輔也不會有一個親俄的傀儡政權。澤連斯基總統經曆了戰火曆練,變得強大和得到烏克蘭人民的愛戴,他以傑出的政治公關,成功地贏得西方公眾輿論和政府的信服。美國、英國、歐盟從今以後準備投入數百億歐元支撐烏克蘭航船:今天的軍隊,明天的重建,後天納入歐洲聯盟……

烏克蘭非軍事化已然幻滅,即使烏克蘭人或許放棄加入北約,也將繼續使用西方尖端武器武裝自己。現在,英國準備好提供反艦導彈,美國提供裝甲車和防控係統,斯洛伐克送去了S-300反導係統,已經喪失了“莫斯科號”旗艦的俄羅斯黑海艦隊更難在黑海和亞速海橫行,美國的彈簧刀將阻止俄軍的直升機隨意行動。

普京該如何向俄羅斯人民解釋他的這些失敗?用一場勝利來掩蓋?這就是攫取烏東!
因此,不少專家預感,烏東大戰將是一場殘酷的血戰,普京將不惜一切,這不僅僅關乎他的“榮譽”,更關乎他本人的統治地位。

統治地位?一些專家分析,俄羅斯曆史上已經有幾次看似不是“大戰”的戰爭,卻在把統治者,甚至國家拖入崩潰的道路上起到催化甚至關鍵的作用。

普京侵烏最容易讓人比較的是1904-1905在中國土地上進行的讓俄羅斯慘敗的日俄戰爭。為了鞏固其在遠東的利益尤其達到控製朝鮮的目的,沙皇尼古拉二世派遣遠征軍與表麵弱小的日本開戰,同樣的輕視對方,輕視對方的戰力,同樣的準備不足,情報錯誤百出,結果被日軍擊敗,

沙俄軍隊被日本擊敗震撼了列強諸國,失敗的恥辱感引發俄羅斯內部的強烈動蕩,沙俄帝國搖搖欲墜,幾年後進入曆史。

另外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蘇聯帝國的神話在阿富汗撞碎,這場持續十年的戰爭,蘇聯的損失並非“巨大”,戰爭本身也並未置於蘇聯帝國於險境,然而,失敗帶來的恥辱使蘇聯政權漸漸失去合法性。1989年,蘇軍撤離阿富汗,1991年,蘇聯帝國崩潰。

但是,普京現在已來不及或者根本不想去吸取曆史的教訓,這或許是普京最後的賭注,他需要一個軍事勝利的敘事,必須征服整個頓巴斯、亞速海的整個海岸線,並確保克裏米亞半島從第聶伯河獲得飲用水的通道。如果他在從北到南的鉗形運動中成功拿下頓巴斯西部,他將能夠說服他的人民,他已經永遠拯救了烏克蘭東部的親莫斯科的說俄語的人民。

但被勝利的氣息和西方武器熏陶的烏克蘭軍隊不會讓自己被打敗。他們將拚力保衛他們仍然控製的頓巴斯其餘地區,即斯洛維揚斯克、克拉馬托爾斯克、阿爾喬莫夫斯克、科斯蒂安蒂尼夫卡、阿夫迪夫卡、馬林卡等中型城鎮,可惜想象,頓巴斯大戰打響後,這些城市無一例外將遭到俄羅斯重炮轟擊。整個頓巴斯地區將在戰火的漩渦中遭受巨大的痛苦。

頓巴斯大戰的結局有兩種,一種是俄羅斯軍隊再次陷入泥潭,克裏姆林宮要盡快設法讓他們拔腳;第二種是俄羅斯終於占領了一個近乎廢墟的頓巴斯。

這些是普京所要的麽?北約通過普京的侵烏戰爭不僅被激活,而且,瑞典和芬蘭兩個中立國未來很可能加入;烏克蘭將徹底軍事化,俄羅斯經濟在孤立和製裁中持久地衰敗下去。

普京大帝還將一如既往穩穩在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