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王丹:這次疫情,讓上海這個天花板瞬間變成地板,他呼籲部份台灣人要清醒一點。   圖/取自警民直通車-上海微博

上海自三月疫情加劇以來,實施 2,500 萬市民快篩檢測,卻也間接造成了新冠病毒燎原整個上海,中央便決議上海封城。而封城的成本極高,上海官方下達週三前實現「社會面清零」的命令。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今(18)日證實,昨天新增 3 例新冠本土死亡病例。官方表示,三名死者分別為兩名 89 歲、91 歲的女子,及一名 91 歲男子,各自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等病史,3 人入院後轉為重症,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

《法新社》指出,這是上海封城以來官方首次通報新冠死亡病例。中國最後一次通報新冠本土死亡病例,已是 3 月 19 日在吉林省東北部的兩名確診者。

同時,上海 17 日全市新增新冠病毒本土病例共 2 萬 2,248 例(含 1 萬 9,831 例無症狀),大部分為無症狀感染者,染疫數字仍處高位。

據《路透社》統計,自 3 月初病例激增以來,上海已記錄超過 32 萬例新冠病例。上海封城進入第四週,民眾的壓抑與絕望加劇,政府面對的民怨壓力越來越大。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上海居民至浦東新區張江鎮香楠路集體抗議。 圖:翻攝自推特@lilyval15187063(資料照)

社會面清零希望能阻絕新冠病毒在「隔離區」以外的地方傳播,並已向各級組織下達此一目標。這將使上海進一步鬆綁防疫政策,讓這挫折的城市重新恢復正常生活。

「國務院工作小組、市委和市政府已要求在 17 日出現疫情轉折點,並應在 20 日達成清零狀態。」根據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複本文件顯示,上海市寶山區黨委書記陳杰在週六(16 日)的演說中形容,該命令下達的此刻,上海情勢正來到「關鍵時刻」——大眾深陷焦慮情緒,食物供給壓力越來越大。

在演說中陳杰表示,為了達成此一命令目標,將要求官員們加速進行新冠篩檢工作,盡快將陽性病例轉移到隔離中心。

中國經濟和全球供應鏈因上海疫情遭遇衝擊。許多企業領袖對於封城造成的經濟損失越來越直言不諱。有汽車製造商就警告稱,如果他們在上海和鄰近地區的供應商不能盡快恢復作業,將可能被迫完全停止生產。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上海汽車製造工廠因為疫情被迫停工。 圖 : 翻攝自cht. meet-in-sh.net

隨著壓力加劇,中國的行業監管機構 15 日表示,已經確認了上海 666 家半導體、汽車和醫療行業公司,為需要優先復工的公司。上海當局也就企業重啟生產應採取的措施,如儲備醫療用品和提交工廠的預防新冠感染計劃提供了指導。

根據上海市經信委印發《上海市工業企業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附件中第一批復工的重點企業名單中,包含台灣台積電、日月光在上海的工廠都名列其中。

此前路透社亦報導,特斯拉正準備今(18)日重啟其上海工廠。

上海上月 28 日宣布「分區分批封控」,許多居民對於防疫措施感到不滿,抱怨食物短缺、隔離環境簡陋、執法力度過於強硬,中國社交媒體上也湧現大量抨擊當局的聲音。

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副教授陳希告訴德國之聲,由於準備不足,中國正用 2020 年初我們對該病毒知之甚少時的工具,來應對一場 2022 年的公共衛生危機。「食物供應短缺、新冠以外的疾病無法獲得足夠醫療照顧,種種壓力和創傷都增加了社會成本」。

但在過去的幾天裡,出現了一些微調的信號。比如:禁止封鎖高速公路出口、縮短入境旅客以及與新冠患者密切接觸者的必要隔離時間。陳希認為,「隨著公眾的不滿情緒不斷上升,可能會有更多的調整。」但他也提醒,上海周邊地區感染者的快速增長,可能會阻礙上海的政策調整。

人權觀察的中國研究員王亞秋說,許多她認識的上海人本認為上海方式治理更有效率,“但其實現在證明沒有這回事,因為上海依然受到中央控制。北京說你要清零,上海根本沒有權力。所以這種自認為上海比其他城市擁有更多自主權的想像,其實都是幻影。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中國《央視》4 月 16 日報導上海市上千家超市已恢復正常營業,卻被眼尖民眾發現後排及旁邊貨架上空空如也,被質疑新聞造假。 圖 : 翻攝自央視

她認為上海封城發展至今既荒謬也反應了非科學的做法,不只出現系統性違反人權的情況,許多苦難更是可以避免的,這說明中國的體制僵化和不透明,完全沒有將醫學專家的意見或人們的要求和願望納入決策。

中國獨立學者吳強說,上海配合中央強硬清零,造成民怨迅速累積,形成輕微反抗。

吳強認為,這些雖不足以對中國政治造成根本性的影響,但過去被馴服的部分中國中產階級在上海這次事件後,會意識到美好生活的泡沫。

這個泡沫在過去幾年中國政府對各種行業的打擊已經看到。如何往海外跑也是上海中產階級最想做的事,他們不是想要改變,而逃跑或移民是他們主要的想法。

在過去兩年多的疫情間,極權體制已經確立下來。上海在這次疫情中,提前看到極權體制的到來。

而封城的成本極高,上海官方下達週三前實現「社會面清零」的命令。

上海封城進入第四週,民眾的壓抑與絕望加劇,政府面對的民怨壓力越來越大。

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
部分痊癒患者走出上海方艙醫院。   圖 : 翻攝自sh.com.people.cn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上海下達週三前「社會面清零」命令 官方首度報告3人封城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