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王思聰“手撕”連花清瘟,以嶺藥業蒸發127億

4 月 14 日 13 時 08
分,普思資本創始人、萬達集團董事王思聰在微博轉發了一則關於蓮花清瘟的視頻,並評論稱”
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 “。

這句犀利的評論很快引發輿論發酵。截至發稿時為止,共有 1.8 萬人參與評論,1
萬人轉發了微博。轉發約一個小時後,王思聰刪除了文字評論,僅留下 ” 轉發微博 ” 四個字和這則頗具爭議的視頻。4 月 17
日,丁香醫生推送了題為 ” 不要吃連花清瘟 ” 的文章,輿情進一步發酵。

隨後,醫藥大牛股以嶺藥業畫風突變。4 月 15 日,以嶺藥業跌停收盤,市值蒸發了 67 億。4 月 18 日開盤,以嶺藥業以
32.39 元 / 股的跌停價開盤,截至收盤,股價紋絲不動,總市值縮水到 541.14
億元,近兩個交易日公司總市值縮水了約 127 億。

將目光調回這起爭議的核心主角以嶺藥業,其發家史可謂光彩熠熠。作為河北省第一家登陸國內 A
股市場的中藥企業,2020 年疫情以來以嶺藥業股價翻了 4 倍,成為一度碾壓同仁堂和白雲山的 600
億中醫藥大牛股。

以嶺藥業的迅速壯大,也帶領吳以嶺走向財富巔峰,2012 年以嶺藥業上市當天,吳以嶺以超過 60
億元的個人持股市值成為 “A 股院士首富 “。《2020 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吳以嶺家族擁有 15
億美元財富,折合人民幣約 105 億元,穩居石家莊首富寶座。

曾經風光無限的以嶺藥業,能否走出這場輿論危機?

口水戰背後是奶酪之爭 ?

王思聰 4 月 14 日的一則微博,將矛頭指向生產連花清瘟的母公司以嶺藥業。

王思聰轉發的這則名為《世衛組織 ” 推薦 ”
連花清瘟,誰告訴你的?》的視頻稱,河北以嶺醫院院長賈振華在《植物醫學》發表的連花清瘟防疫論文中,明確聲明研究沒有做雙盲實驗。

該視頻還指出,因為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用連花清瘟抵抗新冠病毒,以嶺藥業股價曾兩次漲停。從世界衛生組織報告來看,隻能證明世界衛生組織中的部分中國專家,建議使用傳統中醫藥對付新冠病毒。

當天下午,以嶺藥業證券部工作人員火速回應,微博上所傳的消息,請指出具體的問題與源頭。”
不能因為‘王思聰’三個字眼,就隨意提出疑問 “。

4 月 16 日,以嶺藥業再次公開回應稱,公司從未在任何場合表示 ” 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
“,對於近期不實輿論信息,以嶺藥業已向上級部門進行匯報。

隨後,互聯網醫療自媒體 ” 丁香醫生 ”
也推送題為《不要吃連花清瘟》的文章。文章中稱,從物理阻斷方麵、疫苗方麵還是用藥以預防感染三方麵,連花清瘟都無法達成預防新冠病毒的效果。從官方到臨床,以及藥物研發三個維度,目前都無法找到有效證據支持
“” 連花清瘟可以預防新冠 “。

不過,該文也提到,今年 3 月 15
日,新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表明,處於醫學觀察期,或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的輕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薦服用連花清瘟膠囊(顆粒)作為治療藥物。

所以,該文標題更準確表述應該是《不要吃連花清瘟防新冠》。

另外,這兩天,一句” 從研製到生產,連花清瘟膠囊僅用 15 天
“又成為各方質疑的焦點。

《豹變》找到《中國中醫藥報》2004 年 6 月 30 日這期報道,原文的表述是 ” 他們晝夜攻關,在短短的 15 天內完成了
” 連花清瘟膠囊 ” 的提取、濃縮、幹燥、成型等生產工藝和質量標準的研究工作。”

實際上,在該報道中還提到 “2004 年 5 月 9 日,這一天,連花清瘟膠囊在經曆 347
天的緊張研發拿到了新藥證書和生產批件。”

所以,所謂 “15 天研發出連花清瘟膠囊 ” 其實是斷章取義了。

對於這番爭議,多名醫藥行業人士告訴《豹變》,連花清瘟的這場口水戰背後,很可能有多方利益集團在推波助瀾,其本質是中外醫藥集團圍繞抗疫市場的奶酪之爭。


連花清瘟的爭議反映了中西藥的地位爭奪。”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認為,長期以來中藥一直有爭議,根本原因是我國的現在醫藥醫療體係是按照西醫醫療體係來評價,即西醫醫療環境、西醫醫學觀念、西醫政策和細節以及西醫教育和觀念共同構成的一套西醫醫療體係。

他解釋,中藥是基於中醫理論體係建立的製藥和用藥配套,中藥企業新藥研發、療效用現有的醫學標準,幾乎很難符合西醫醫學標準。但部分中藥確實能夠有效抗擊新冠肺炎,隻是無法按照西醫或現代醫學標準評判。

所以,連花清瘟成為抗擊新冠的 ” 神藥 ” 引來爭議也就不難理解了。

身價超 60 億,吳以嶺成 A 股 ” 院士首富 “

天眼查顯示,以嶺藥業關聯公司為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 2001 年 8
月,法定代表人吳相君,董事長為吳以嶺,該公司注冊資本約 16.7 億人民幣,於 2011 年 7
月上市。十大股東中第一大股東為以嶺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占總股本比例 31.53%,吳相君、田書彥分別為第二、三大股東。

這隻百億中藥大牛股的發家和崛起,還要歸功於創始人吳以嶺。

公開資料顯示,吳以嶺 1949 年生人,出生於河北衡水的一個醫學世家,自幼跟隨父親四處行醫,熟悉各類藥材和中醫配方。

1977 年,全國恢複高考,吳以嶺考上了河北醫科大學中醫係,正式踏上中醫道路。1982
年吳以嶺從南京中醫學院首屆碩士研究生畢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工作,成為一名心血管科的內科醫生。

1992
年,做醫生的第十個年頭,吳以嶺正式從醫生轉型到醫藥行業,籌錢成立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黃帝製藥廠,這就是以嶺藥業的前身。以嶺藥業研發的多個爆款中成藥,都出自吳以嶺之手。

據了解,一次行醫時,吳以嶺在傳統 ” 活血化淤 ”
的中醫藥方中加入水蛭、全蠍、蜈蚣、土鱉蟲、蟬蛻等蟲類藥,研製出一種可以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獨家藥方,取名五龍丹,這便是大名鼎鼎的 ”
通心絡 “。

在以嶺藥業發展早期,” 通心絡 ” 一度是其營收的支柱。2008 年至 2010
年,以嶺藥業通心絡貢獻的收入分別為 6.4 億元、7.17 億元、9.21 億元,約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
68%、44%、56%。這之後,吳以嶺又帶領團隊研發出連花清瘟,主要用於治療流行性感冒。

2003 年非典肆虐期間,連花清瘟不僅引爆全國消費市場,也令以嶺藥業賺得盆滿缽滿。2009
年,吳以嶺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而這一頭銜在中醫行業極為罕見。

2011 年 7 月,以嶺藥業正式登陸深交所中小板,成為河北首家登陸 A
股市場的中藥企業。上市當天,吳以嶺以超過 60 億元的個人持股市值成為 “A 股院士首富
“。胡潤發布的《2020 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吳以嶺家族擁有 15 億美元財富,折合人民幣約 105
億元,吳以嶺不僅是百億院士,更是穩居石家莊首富。

巧合的是,幾乎每次爆發疫情或大流行病,總會看到以嶺藥業站在 C 位,隨之而來的是,公司銷量和業績水漲船高。

據以嶺藥業 2020 年財報顯示,連花清瘟還被列入《人禽流感診療方案(2005 版修訂版)》,《甲型 H1N1
流感診療方案》、《風溫肺熱病(非重症社區獲得性肺炎)診療方案》等多個文件的推薦用藥中,可以用來治療禽流感、風濕肺熱、急性扁桃體炎、埃博拉、中東呼吸綜合症、新冠病毒等各類傳染性疾病和呼吸道疾病。

這極大地拓展了以嶺藥業的消費群體和市場份額。《豹變》注意到,自 2012 年上市以來,以嶺藥業的淨利潤則從
1.86 億元上漲至 2020 年的 12.19 億元,增長了 6 倍有餘。

但與此同時,隨著連花清瘟也被貼上 ” 包治百病的神藥 ” 的標簽,有關其是否被神化,誇大宣傳的爭議也越來越多。

依靠連花清瘟,以嶺藥業還能風光多久?

此次新冠疫情防控期間,以嶺藥業的銷量神話就像曆史的又一個輪回。3 月 18 日,以嶺藥業發布了《關於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列入
<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 >(試行第九版)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顯示,本次發布的新冠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中,除將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繼續列為中醫治療醫學觀察期推薦用藥外,還將其列為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輕型和普通型推薦用藥。

自從疫情來,連花清瘟銷量暴漲,帶動以嶺藥業業績和股價雙雙高漲。

以嶺藥業股價從 2020 年初的 8 元漲至如今的 35.99 元 / 股,漲幅約 4
倍。截至 4 月 14 日,以嶺藥業市值一度高達 668
億元,已經超越同仁堂和白雲山,位列片仔癀和雲南白藥之後。但這背後同樣有營銷的力量在湧動。據財報顯示,2021
年前三季度以嶺藥業銷售費用為 28 億元,同比增長 36.48%,占同期營業收入的四成左右。

靠著新冠疫情,連花清瘟成了全網爆火的網紅抗疫藥,但陷入輿論危機後,這波熱度能持續多久?一款中藥又能否支撐以嶺藥業業績長紅呢?

事實上,近年來以嶺藥業業績得以逐年增長,連花清瘟這款中成藥 ” 功不可沒 “。

數據顯示,2019 年至 2021 年 9 月,以嶺藥業的營收分別為 58.25 億元、87.82 億元及 81.12
億元,淨利潤分別為 6.07 億元、12.19 億元及 12.24 億元,2020 年、2021
年三季度,以嶺藥業的淨利潤分別同比增長 100.95% 及 20.43%。截至 2021 年前三季度,公司連花清瘟產品實現營業收入
33.7 億元,占公司總營業收入的 41.6%。

目前,以嶺藥業的利潤增速開始呈下滑態勢。2021 年三季度,以嶺藥業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 2.6 億元,同比下滑
14.02%。


高度依賴單一藥物和短期熱度,對以嶺藥業的業績會構成一定隱患,目前的股價和疫情影響以及連花清瘟膠囊的熱度有一定慣性,等到疫情逐漸恢複,如果以嶺藥業的收入還是高度依賴於連花清瘟,那麽以嶺藥業的股價可能會回歸合理區間。”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對《豹變》表示。

日前,蓮花清瘟還被列入了廣東聯盟清開靈等中成藥集中帶量采購名單之中,而降價也可能導致以嶺藥業的利潤空間遭到擠壓。

4 月 8 日,廣東省藥品交易中心發布公示廣東聯盟清開靈等中成藥集中帶量采購擬中選 / 備選結果,該公告顯示,連花清瘟顆粒劑
10 袋 / 盒進入擬備選名單,每袋價格為 2.3295 元,較此前集采文件中 11.25 元的申報價降低了 37.88%。

對此,國盛證券在一份研報中指出,公司的連花清瘟已進入廣東省聯盟集采目錄,後續可能出現一定價格下降,進而影響連花清瘟的收入和利潤增長。

國盛證券還表示,以嶺藥業的心腦血管三大產品以及連花清瘟收入體量較大,達 10
億以上級別,如果增速放緩或者下滑,可能導致整個公司增速放緩。雖然公司在中藥創新領域已經收獲多個專利新藥,但後續品種的研發和獲批仍然受政策、疫情等多種因素影響,存在一定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