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村民集資修路 連死人都要交份子錢500元

” 道路是活著的人享受,去世的人也要交錢修路,這個難以理解!” 村裏修路需集資,每人預計 1000 元;去世的按 ” 半個 ”
算,每人 500 元;沒有分土地的也按 ” 半個 ” 算,每人 500 元……近日,四川三台縣蘆溪鎮青玉村 6
組準備修路,村民小組長在微信群發布需要集資的款項,其中去世的人也要交錢引發部分群眾質疑。

村民賴先生稱,自己的爺爺奶奶已去世七八年了,不明白為何他們還要交錢(修路),”
如果錢不夠,我們活著的人每人多交點都可以。”

這條土路因為下雨而泥濘不堪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4 月 18 日,紅星新聞記者實地調查了解到,蘆溪鎮青玉村 6 組此次修隊道,係原 10 組所在地範圍,長度
890 米,預計 45 萬元,村民自籌部分為 14.5 萬元。該村 6 組組長表示,由於原 10 組統計人口為 134 人,每人
1000 元還差一萬多元,因此召開了村民代表大會,決定 ” 去世的人 ” 和 ” 沒有土地的人 ” 均按半個人算,每人交 500
元,這樣就剛好合適。該村村支書胡一貴表示,村民去世後,土地沒有被集體收回,其家屬還在領取這些土地的各種惠民補貼,所以開會才有了這個決議。

蘆溪鎮副鎮長王亮表示,這是按照村民自治的原則進行籌款,他們不多加幹預,隻是引導,隻要不跟法律相違背,村民的約定就是認可的。對於村幹部稱
” 去世的算半個
“,這種說法是表達方式有問題,應該是去世村民的土地還在家屬戶上,家屬也在繼續享受相關利益,那麽在需要盡義務時,家屬就應該盡義務。

集資修路:

村民每人預計 1000 元

去世的按 ” 半個 ” 算,每人 500 元

” 通知:原青玉村 10
組在外務工同誌們,打(修)水泥路的指標已經下來了,大家要出點錢,國家拿點,我們社員們拿點,看打還是不打?每人預計 1000 元。”4
月 1 日晚 8 時,三台縣蘆溪鎮青玉村 6 組組長賴天和在微信群發布修路消息,征求村民意見。同時,他還發布了一條消息,晚上 9
點鍾,每戶戶主到彭某某家的院壩開會。

微信群通知交費修路,去世的人按 ” 半個 ” 算

4 月 10 日,賴天和再次在微信群裏發布消息:” 今天又開了戶主會,每人預計 1000 元,請大家把錢準備好,2022 年 4
月 14 日收取,請大家同心協力,下雨不走爛路。為了大家出行方便,支持一下工作,這也是為了大家,謝謝,請相互轉告!”

” 去世的人按半個算,每人 500 元,沒有分土地的按半個算,每人 500 元。” 賴天和再次在微信群發布了消息。

對此,有人在微信群詢問,娶進來的新媳婦戶口沒在男方的,是不是這次就不用交錢?賴天和在群裏回複,一樣要給,現在是隊上必須達到 14
萬元以上才打得成路(道路硬化)。

” 反正我們盡量把指標拿到,具體還是要靠大家啊!打不打得成(路)就靠原青玉村 10 組的社員同誌們哦!” 賴天和說。

村民質疑:

道路是修給活人享受的

去世的人為何要交錢?” 難以理解 “

賴先生是青玉村原 10 組村民,對於去世的人也要交錢修路,他表示難以理解。

4 月 18 日上午,紅星新聞記者駕車來到三台縣蘆溪鎮青玉村,進村道路已全部硬化,從村道進入該村原 10
組,則是一條土路,道路高低不平,還有上下坡。由於頭天下了雨,道路上的泥土鬆軟,且比較泥濘,當車在土路行駛時出現打滑現象,稍不注意就可能側滑進路邊溝裏或坎下。

道路泥濘,駕車容易打滑

賴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條路隻要一下雨就泥濘不堪,車輛難以進入,步行也是一腳泥,天晴時則是一身灰。

” 我們也希望能把這條路打上水泥,不過,去世的人也要交錢,這難以理解,因為道路是活著的人在享受。”
賴先生介紹,他的爺爺、奶奶已去世七八年,根據規定兩人需交 1000 元,分攤到他父親三兄弟頭上,每人 330 多元,”
錢不多,但確實難以讓人理解。”

賴先生的一位鄰居張大媽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家有 7 口人,但孫子孫女沒有土地,因此兩人算一份,而她老伴已經去世 5
年,算了半份,一家人一共交了 6500 元錢。

至今,賴先生的家人還沒有交這 1000 元錢。在他看來,道路始終是活著的人享受,也是為下一代造福,” 即使每人 1000
元不夠,那麽可以每個人多交一點,這都能理解。”

村上回應:

村民開會決定的,” 應該交費 “

逝者土地未被收回,家屬仍享相關補貼

4 月 18
日上午,紅星新聞記者找到組長賴天和,對於此次修路村民自籌部分,他表示是開大會時由村民提議,然後會議研究決定的。

賴天和介紹,這是一條隊道,長 890 米,寬 3.5 米,厚 18 厘米,是村上向上級爭取的指標,總造價預計 45
萬元,需要村民自籌 14.5 萬元。

” 經過開會統計,青玉村原 10 組統計了 134 人,按照每人 1000 元,則還差一萬多元。不過,原 10 組共有 148
人在領取糧食直補,所以有村民提議,去世了的人,土地未被收回,其家屬仍在享受糧食直補,也應該交費,就決定按半個算;而且還有人沒有土地,也按半個算。”
賴天和說,經統計,共有 7 名逝者的家屬在領取糧食直補,加上沒有土地的,這樣一算,村民自籌部分就夠了。

對此,蘆溪鎮青玉村支書胡一貴表示,村裏的人去世後,土地沒有被集體收回,其家屬還在領取這些土地的各種惠民補貼,群眾就說該交,”
這是村民開會大家決定的,不是哪一個決定的。”

對於有村民提出,活著的人是否可以多交一點呢?對此,賴天和表示,目前,每人交 1000
元都比較困難,還有家庭可能瞞報人數,所以要多交也難以實現。

胡一貴介紹,青玉村共有 12 個組,除了原來的 10 組外,每個組都通了水泥路。這個項目是今年 3
月由村上向上級爭取的,也是為了給群眾造福,如果收錢比較快,可能這個月就可以動工;如果慢,則可能下半年;而如果錢收不夠就修不成。

當地政府:

籌款按 ” 村民自治 ” 原則約定

” 去世的算半個 ” 說法是村幹部表達方式有問題

對於村民開會時提到的 ” 糧食直補 “,4 月 19 日,蘆溪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主任鄢玉香表示,2015
年之前叫糧食直補,2015
年之後叫耕地地力保護補貼。村民去世後,家屬是否可以繼續享受補貼,這要看村規民約如何規定,如果規定村民去世後,村集體不收回土地,則家屬還可以繼續享受這個政策。不過,耕地地力保護補貼也有規定,如果撂荒一年以上,村集體則將收回土地。

蘆溪鎮副鎮長王亮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村上修路,村民自籌部分,一般是籌工籌勞,按照預算成本和具體核算後,政府出 70%,群眾自籌
30%,現在群眾自籌基本都以現金的方式籌集。具體籌集方式為召開村民大會,算出一個平均數,願意多出的可以多出。


這是按照村民自治的原則,每個村、組可能有自己的約定,是大家默認、認可的,隻要不違法,村民自願,就按這個執行,村民自治這一塊,我們不多加幹預,隻是引導,隻要不跟法律相違背,他們的約定就是認可的。”
王亮表示,對於村幹部稱 ” 去世的算半個
“,這種說法是表達方式有問題,應該是去世村民的土地還在家屬戶上,家屬也在繼續享受相關利益,那麽在需要盡義務時,家屬就應該盡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