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96套房產被查封,張庭夫婦怎麽走到了今天?

張庭夫婦又一次登頂熱搜。

4月19日,據澎湃新聞報道,由於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利用網絡從事傳銷活動,該公司兩個全資子公司名下持有的上海市浦東新區江耀路28號的96套房產被查封,這些房產總價值達17億元。

其實,2000年左右,張庭和林瑞陽就開始來大陸掘金。迄今,除了“TST庭秘密”之外,他們還有著更龐大的商業版圖。

這些年,“TST庭秘密”大火,靠著這個品牌,張庭夫婦賺得盆滿缽滿,但也屢次遭受傳銷質疑,他倆的路子,也越走越“野”。

01、屢次因涉嫌傳銷被質疑

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是“TST庭秘密”運營主體。地圖軟件上,被查封的江耀路28號被標記為“TST庭秘密”總部。申請查封這些房產的是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申請查封的日期為2021年7月20日。

據紅星資本局報道,這些房產的產權被查封了,不能進行交易、產權抵押,但達爾威公司仍可正常使用,下一步應該要等石家莊市裕華區市監局做出處罰決定後再進行處理。

位於黃浦江邊的這座大樓,是“TST庭秘密”代理商們曾經在視頻平台“炫耀”的總部大樓。林瑞陽也曾說:“整個前灘隻有兩棟大樓賣了出去,其中一棟就賣給了我們TST。”

天眼查APP數據顯示,張淑琴(張庭本名)為上海廣鵬投資管理谘詢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勝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她的老公林瑞陽(原名林吉榮)是上海達爾威最終受益人。演員陶虹,共計持有上海達爾威6.6%股權。

關於張庭夫婦的“TST庭秘密”涉嫌傳銷的紛爭由來已久。

市界從受訪者手中拿到的一份湖北省保康縣市場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早在2021年9月份,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針對紅卡會員執行的獎金製度,就被判定為實施傳銷行為。

原因是,這種獎金製度要求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形成上下線關係,並以線下的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上線。最終,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被沒收違法所得1928萬元;處罰人民幣170萬元。

去年底,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透露,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因其利用金融機構轉移或隱匿涉傳銷資金”,該局已依法申請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

這次事件引發了極大的關注,直接將張庭、林瑞陽夫婦和他們的“TST庭秘密”推到了風口浪尖。

對此,張庭夫婦卻一直堅稱上海達爾威是一家合法經營的公司。年初,林瑞陽和“TST庭秘密”官方微博被禁言,不過他們的商業運營卻從未停止。

春節前,林瑞陽曾通過視頻直播送新年祝福,公司旗下的賣貨平台“TST庭秘密”也還在正常運營。曾經是“TST庭秘密”代理商的李薇告訴市界:“現在很多代理商還在執迷不悟,真是無語。那兩口子又在煽動代理發圈,各種刷屏。”

李薇提到的“煽動代理商刷屏”,主要是涉及“TST至今都是0訴訟”“清者自清,問心無愧”等內容。

另外,2022年2月和3月,張庭夫婦先後成立了“上海一生二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淘不庭實業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總計達5000萬元。

天眼查APP顯示,這兩家公司的經營範圍包括信息科技、計算機科技等領域的技術開發、技術谘詢、技術轉讓等;以及互聯網信息服務、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等。

02、實控企業超200家

雖然屢次被質疑是傳銷,但“TST庭秘密”還是讓張庭夫婦賺得盆滿缽滿。

李薇向市界舉了一個例子:TST品牌一款“黃金備長碳”麵膜零售價約30元/片,同款麵膜,其代工廠在阿裏巴巴的報價為4元/片。

上市公司山東華鵬之前曾公布過一組數據:2017年1-9月份,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營收達36億元,淨利潤達11.4億元,淨利率為31.7%。

和同行企業對比看,2017年丸美股份、珀萊雅、上海家化甚至華熙生物的淨利率都遠遠比不上上海達爾威。比如,華熙生物生產的玻尿酸,素有“女人的茅台”之稱,但2017年其淨利率比上海達爾威低4.5個百分點。

納稅額也能看出上海達爾威的實力。據上觀新聞報道,2018年上海達爾威貿易納稅額達到12.6億元,是上海市青浦區的納稅冠軍,將同區域的中通、申通、韻達三家公司甩在身後。

(2018年,TST周年慶)

除了上海達爾威,張庭夫婦還擁有龐大的商業版圖,實際控製企業超過200家。市界梳理發現,張庭夫婦基本通過三層股權架構支撐起旗下業務布局。

首先是注冊在香港的領揚科技有限公司、展麗(香港)有限公司以及注冊在英屬維京群島的LIN RAY YANG ENTERPRISE
LTD。這三家公司分別控股了注冊在國內的上海廣鵬投資管理谘詢有限公司、上海勝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上揚投資管理谘詢有限公司。

注冊在國內的這三家公司,又分別控股、參股了多家公司。據天眼查APP,上海廣鵬擁有73家公司的實際控製權;上海勝極生物擁有79家公司實際控製權;上海上揚實際控製著56家企業。

通過上海廣鵬、上海勝極生物以及上海上揚三家企業我們基本可以描繪出張庭夫婦在商場打拚的路徑。

這三家企業中,上海上揚成立於2006年,是成立時間最早的一家,其主要經營範圍為房產經紀、房產谘詢等與房地產相關的業務。

林瑞陽最早來大陸打拚的時候,做的就是房地產生意。2001年,他成立了上海新吉陽房地產谘詢有限公司,之後又相繼成立了多家與房地產相關的公司。最早,林瑞陽做的並非房地產開發,而是房地產經紀業務。

大陸房地產業的蓬勃發展,讓林瑞陽獲得了商業上的成功。與此同時,張庭作為其女友,或許是有了經濟實力帶來的底氣,拍戲的數量也漸漸少了。

張庭的原生家庭並不富裕,她曾在《非常靜距離》上說,為了賺錢,自己經常一年同時拍三四部戲。2006年,張庭參演的4部戲上映,但之後,她每年上映的戲基本隻有一部或者幹脆沒有。

據媒體報道,2010年前後,林瑞陽因為炒股賠了很多錢。張庭拿出自己的積蓄幫林瑞陽渡過難關,之後,二人也開始在房地產之外,探索更多新業務。

2013年,張庭夫婦創辦“TST庭秘密”,涉足化妝品、日化領域。根據保康縣市場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年以前,上海達爾威主要通過微商渠道售賣產品,屬於正常商業經營,2018年有了紅卡製度之後,才涉嫌傳銷,張庭夫婦的路也越走越偏了。

03、為什麽是張庭夫婦?

娛樂圈明星做生意的不少,但像張庭夫婦這樣能把版圖鋪這麽“大”的可不多。而張庭夫婦的這種“功力”也不是一朝一夕“煉成”的。

兩人雖然年齡相差10歲,但身上的共同點卻不少。因為家庭條件不好,林瑞陽搬送過啤酒與煤氣罐,做過刮船上鐵鏽的工作;張庭初中剛畢業就到麵包店、美容院和幼兒園打工賺錢。

當兩人因外表出色偶然進入娛樂圈後,就開始抓住機會做大。

林瑞陽幹過場記、送盒飯、搞劇務、當助理導演的幕後工作,無論是拍廣告片、上綜藝節目還是唱歌都積極參與。同樣拚命的還有張庭,用她自己的話說,不想別的,就想著多賺錢,讓父母和妹妹住上大房子。

後來兩人也的確出名了,林瑞陽憑借《無名小子》《望夫崖》《一簾幽夢》等熱劇成了“台灣第一小生”,張庭則憑借《戲說乾隆》等劇,把自己經營成了“酒窩美女”的良好形象。

事情發展到這兒,還隻是兩個清貧的圈兒外人,為了賺錢奮鬥娛樂圈的故事。誰知,兩人在1996年有了合作,這之後還因張庭口中“一場單純的戀愛”,不堪外界輿論,來到內地發展。

而正是這段轉折期,挖掘出了兩人身上做生意的天賦。

事情要從林瑞陽說起,退出演藝圈後,他決定一心一意在商界發展。

當時正值上海浦東大開發,林瑞陽相中了房地產代理行業,並將台灣的房地產代理機製引入了上海。期間他創下了28天賣光578套房子的紀錄,掌管的公司業務遍及了中國13個省市,總銷售額有330億元。

對於轉型成功的原因,林瑞陽說:“我是喜歡專心致誌做一件事的人,因此我不喜歡給自己留後路。”

發達的林瑞陽也沒忘了張庭,後者於2005年成了“瑞陽不動產”的董事長,開始發展演藝圈事業之外的“第二春”。並且,張庭還表示,自己將在2-3年內結束演藝事業,全身心投入到“瑞陽不動產”中。

雖然,他們離演員越來越遠,但演藝圈練就的形象塑造能力,還是為他們之後的生意提供了助力。“TST庭秘密”能發展這麽大,或許某種程度上就是借助“演技”,給加盟商造了一個不願醒的“好夢”。

簡單理解就是,“我很高級,加入我,你會變得很有錢,很幸福”。

他們先是把主推的產品包裝成“高級貨”,請了徐崢、曹格夫婦,林誌玲等明星站台,不少明星也都在社交網絡上曬過自己使用“TST庭秘密”麵膜的照片。

為吸引人加入,跟其他人“悶聲發大財”不同,張庭夫婦到處宣稱自己“很有錢”。比如參加綜藝節目她告訴觀眾“第一次來我家的人都會迷路”;宣稱多少人靠TST代理“一夜暴富”。

張庭還願意對外分享一些甜蜜的生活細節,讓自己的幸福聽起來更有血有肉。

在《為她而戰》的綜藝中,張庭形容林瑞陽多寵自己的時候說,“戀愛的時候,到結婚以後沒有小孩之前,到了家裏,我腳不落地”,如果晚上要上廁所,她會推醒林瑞陽,對方就會背著她去。

或許是受到這種氣氛的感召,一批又一批代理商前仆後繼,紛紛想通過“代理”成為下一個張庭。直到真相浮出水麵,幻影破滅。

用“野路子”獲得的財富,如同用沙子蓋的房子,總有坍塌的一天。隻是,時候未到而已。

(文中出現的李薇為化名)

參考資料:

《“不老女神”張庭:將愛情去掉一個字》,黃河·黃土·黃種人

《張庭主打“瑞陽不動產”》,台聲

《娛樂明星跨界地產江湖 , 開發商難當》,房地產導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