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94歲老人被強製拉去方艙引關注 涉事街道回應

2022年4月18日,一則《請大家幫我轉發!求不要把我94歲的外婆拉去方艙!》的帖文在網上傳播,引發社會關注。

4月19日晚,上海市普陀區宜川路街道辦事處就相關情況說明如下:

4月14日,家住宜川四村的靳阿婆(1929年10月生,即帖文中的外婆)及其子張先生(即帖文中的舅舅)兩人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考慮到老人年事已高,街道一方麵對兩人實施居家隔離管控,一方麵積極協調定點醫院收治床位。

4月18日,桃浦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老年護理院作為新改建的定點隔離醫院投入使用。我們立即為其聯係床位,並告知按照防控辦“應轉盡轉”的要求,將要轉運隔離。繼18日下午17時通知其轉運要求後,晚22時,居委會工作人員再次聯係張先生,告知其轉運安排,希望做好準備。

19日淩晨2時,社區民警及居委會工作人員一同上門,長時間敲其房門均無反應。因擔心發生意外,安排鎖匠打開第一道門鎖(此門係樓道內兩戶人家共用的隔斷門)。工作人員到其門口反複敲門後,張先生自行打開房門。民警進入室內告知靳阿婆、張先生配合防疫的義務和集中轉運的安排。經溝通,兩人表示同意並自行下樓乘坐轉運車輛。

19日淩晨3時,兩人被轉運至桃浦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入住2樓加51、52床,隨後配發了被褥等生活物品,醫護人員對兩人身體狀況作了巡檢,確定身體情況正常。

目前,護理院床位比較緊張,醫護人員表示將加強高齡老人及有基礎疾病人員的身體巡檢和生活照護,盡量為隔離人員營造良好的生活環境。

先前報導:請大家轉發 不要把我94歲外婆拉去方艙!

編者按:網傳本文作者朋友圈更新信息,其在家睡覺的外婆於淩晨兩點半被人撬門進入帶走。根據網民留言反應,被人撬門進家強製帶走、以及半夜被強製轉運的老人並不止此一例。

網傳作者朋友圈截圖,稱外婆已被強行帶走

網傳更多老人在深夜被強行轉運

作者:職燁

我外婆94歲了,陽性後有一點咳嗽,沒有其他症狀。她足不出戶,在家喝水休息。自16日開始,連續三天自測抗原已經轉陰。現在宜川街道居委會以“政策從昨日開始改變,按照應收盡收原則”,要求我94歲的外婆馬上收拾東西上大巴去普陀方艙。具體地點不詳。至於隔壁97歲的已經不會走路的陽性老太太,他們說“用擔架抬走。”

我希望有關部門能夠盡快核實,不要將我94歲的已經轉陰的外婆拉去方艙醫院!

懇求你們!

坐標宜川四村,我外婆今年94歲,有一點輕微腦子糊塗,患有高血壓、心髒病等老年基礎疾病,平時一直有護工照料。但生活可以自理。

3月27日,宜川四村因發現陽性案例,被臨時封樓。當時我大舅舅(74歲)剛好在外婆家探望,所以被封在樓中,直到現在。我大舅舅年初剛因為前列腺癌做過手術,需要每天服用藥物。

4月4日,小區組織核酸,居委會告知一門之隔的隔壁97歲老太太陽性。從此這棟樓就無人問津,沒有人上門做核酸,沒有人發抗原試劑,也沒有人發物資。我打通過街道服務中心電話一次,得知這個居委的工作人員發現陽性,所以十個人都被隔離。故不夠人手上門。

關於這個小區的情況,我已經寫了文章,在這裏:居委會的人陽了,97歲老年人怎麽辦

當時我給舅舅打電話,對話如下:

”那現在那個97歲的陽性老太呢?”

“不知道,門沒有開過。”

“人有沒有接走?”

“沒有人來過。”

“那那個老太吃東西怎麽辦?”

“不知道。”

“垃圾扔在樓道裏,沒有人消毒?”

“沒有來收垃圾的人。”

“那你去敲門看看?那個老太怎麽回事?”

“我們不敢。”

……

”外婆好嗎?你好嗎?”

“外婆有點咳嗽,我也有點咳嗽。”

“沒有發燒吧?”

“沒有。”

“藥還有嗎?”

“沒有藥了。居委會的人找不到。”

“吃的還有嗎?”

“還有的。”

我唯一打通的普陀宜川街道生活服務中心電話如下:

問:“我舅舅說隔壁97歲的老太太陽了,但是沒有被轉移走。請問您了解情況嗎?”

答:我們沒有確定的數字,這是疾控中心掌握的。

問:那個居委會的人都陽性了,是真的嗎?

答:據我所知,這個新村的情況是比較嚴重。居委會原本有十位工作人員,中間有人陽性,所以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被隔離了。

問:我外婆從4日做過測試之後就再也沒有接受過其他的測試,沒有抗原試劑,沒有物資補充,居委會的人也聯係不上。怎麽辦?

答:抗原試劑是由疾控的人統一安排居委會的人分發的,但這個小區現在沒有工作人員了。街道派了其他部門的人去支援,但他應該也忙不過來。所有關於防疫的事情,你們都要聯係對口的居委會人員,我這裏要聯係他,也是打他的這個電話。

問:我們能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陽性?

答:你基本是問不到的。你可以打疾控中心問你的核酸報告情況,但具體到哪一戶,我想他們不會告訴你,你可以打著試試看。(給了我普陀疾控和上海市疾控中心的電話)

問:現在樓道裏的垃圾都沒有處理,也沒有人消殺。您知道這個小區的情況,衛生環境是非常糟糕的。現在有什麽辦法嗎?

答:我們沒有辦法。這個樓有陽性,底下有大白,這就是封控樓了。封控樓裏的垃圾是汙染的,是由疾控中心來統一安排處理的。我們這裏隻能派出誌願者,但誌願者沒有防護服,可能他們也不願意進去。

問:所以這就是為什麽我外婆這棟樓裏,沒有人分物資、藥品以及任何補給的原因嗎?

答:我們是生活服務部,您反應的食物不夠的問題,我可以幫您記錄下來。盡快安排人上門去送物資。

問:我外婆現在年紀很大,舅舅也身體不好。如果他們做過抗原測試是陰性,能不能想辦法把他們接出來?安排在我們自己家裏自我隔離,方便照顧?

答: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封控區的人如果要出門,必須持有24小時核酸報告。但是他們是封控區,所以不再做核酸測試了,他們拿不到這個報告。

問:所以這是一個死循環?抗原試劑測出來是陰也不行嗎?

答:是死循環。據我所知陰也不行。之前網上有一個很厲害的哪裏的教授,也是九十多歲,家人不放心想要接他出來,但是最終還是失敗了。

問:那現在怎麽才能保證我外婆的安全?

答:我會幫你盡快送物資進去。我建議你繼續打那位居委的人聯係電話。我能做的也隻有幫你一起打電話。

——–

這天晚上,我外婆和舅舅終於收到了第二次居委發的物資,有一些蔬菜,還有一些抗原和幾隻口罩。

我們一直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我外婆和舅舅用抗原測出來都是兩條杠——陽性。我們馬上告知了居委這個情況。

第二天,他們上門來測試核酸。之後又無音訊。

我們想辦法用閃送給外婆送了一些必備藥(咳嗽藥水、退燒藥)以防萬一。並每天給老太太打電話問她情況。

不幸之中的萬幸是,我外婆和大舅舅一直沒有什麽症狀,隻有輕微的咳嗽,沒有發燒。

4月15日,大舅舅發來消息。他的抗原已經顯示為陰性,“我由於表現不佳,中隊長被莫名其妙擼掉了,降為小隊長。”我們很高興,讓他們繼續觀察。4月16日,我外婆的抗原結果也顯示為陰性。這兩天,他們倆都每天自測,結果都為陰性。

這是我外婆和我大舅舅

4月13日拿到抗原後第一時間的自測,

當時兩人的結果都顯示為“中隊長”

——陽性。

4月16日的自測

但就在剛才(4月18日下午4點),他們接到來自居委的電話,要求他們馬上收拾東西,上大巴,去普陀的方艙。(具體地點不詳,打電話的人說也不清楚,隻說給幾分鍾收拾東西,然後樓下大巴集合。)我舅舅問,隔壁97歲不會走路的老太太怎麽辦?對方說,“擔架抬走。”

作為家人,我心急如焚。自從封控以來,他們足不出戶,連我們叫閃送送藥都是直接從窗口吊上去的。他們從沒有給小區的居民增添過麻煩。

我們現在希望,既然自測抗原已經是陰性,能否讓疾控中心的人上門檢測核酸?如果連續為陰性,是否可以不去方艙醫院?將寶貴的位置留給更多的真正的陽性患者?老人家94歲了!我大舅舅也74歲了!真的經不起這樣折騰。我很愛我的外婆,不希望她94歲高齡,已經陰性了還被送去方艙醫院折騰一圈。宜川四村的家很破,我們多次提出可以接外婆來家裏住,住得更舒服一點。但外婆說,她住了一輩子了,認床,不想換地方。老人如同小嬰兒一樣脆弱,是我們最應該拚盡全力保護的群體!此時上海的醫療係統已經不堪重負,萬一在過程中交叉感染了別的什麽病毒,無法及時得到救治,我們家屬無法承受這樣的後果。

我查到之前上海曾經發布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中明確規定,65歲以上老人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居家隔離。更何況,我外婆和大舅舅連續幾日抗原自測都已經顯示為陰性。我剛與大舅舅通電話,他說通知他的疾控中心的人說,從昨天(4月17日開始)上海變換了規則,65歲的年齡設限不存在了,改為“應收盡收”。我想,老人終究是最弱勢的群體,他們不會用手機,有的連新聞也看不懂了。再怎樣改規則,也應該視每個老年人自身的情況酌情處理。更何況,現在甚至都不明確我外婆和大舅舅是不是在“應收”的範圍之內啊!

一位不能透露信息的長寧區居委的工作人員告訴我,現在的政策是,如果本人陽性就一直紅碼,整棟樓一直紅碼,無法解封。我想這個規定是否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一個人感染過新冠病毒,他已經康複了,是不是就可以摘掉這個帽子?而整棟樓整個小區的人更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情況而受到牽連。這幾天上海一些小區居民自發聯名簽字,要求自己小區的輕症患者有自己在家自愈的權利,真的令人感動。有關部門是否可以考慮一下大家發自肺腑的訴求?

前兩天我們很高興,外婆和大舅舅已經憑自身的免疫力康複,心中一塊大石落地。但這通電話令我心急如焚,打這些字手無法控製得發抖。

我們懇請有關部門,能否不要強行將他們轉運去不熟悉的地方?如果按照疫情防疫法,一定要轉走,能否先請疾控部門上門核酸,數據出現問題再考慮下一步的方案?

懇求你們!!謝謝你們!!希望外婆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