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留學家庭的煎熬:三張機票,花掉半年生活費

“很難以置信,終於回國了!”23歲的留學生小徐在落地上海的第一時間百感交集,在前前後後買了三張機票、曆經30多個小時後,她從英國輾轉芬蘭,終於回到祖國。

“身體上的辛苦根本不算什麽,過程太煎熬了,這一路上要有強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小徐說道。

從全球疫情肆虐開始,飛往中國的航班數量銳減,在國外的華人買不到機票,即便買到“天價”票,大部分也需要中轉第三方國家曲線回國。

今年3月以來,隨著中國的防疫政策進一步收緊,大量回國的航班甚至被熔斷,乘客隨時麵臨著起飛前航班被取消的情況。

回?還是不回?買,還是不買?這張惱人的機票,已成為留學生家庭全家的煎熬。

第一張票:

芬蘭中轉,4.8萬

記者聯係到小徐時,她剛在上海的隔離酒店開始第一天的隔離生活。

1999年出生的小徐是土生土長的上海姑娘,就讀於英國排名前十的的布裏斯托大學。這段時間,學校正在放春假。從1月份準備回國的那一刻起,直到4月15日順利到達上海,小徐的心情一直跌宕起伏,仿佛坐過山車一般。

農曆新年1月底時,小徐通過攜程APP購買到一張3月27日吉祥航空從英國倫敦飛往上海中轉芬蘭的機票。

此前吉祥航空曾發生過在芬蘭中轉,旅客在中轉地檢測出陽性,而其密接者(緊挨陽性乘客座位的人)也無法乘坐第二程航班的事情。為避免在中轉地被拒載,小徐基於安全考慮,花4.8萬購買了相對獨立的商務艙機票。

成功下單第一張機票意味著開啟了回國之路,但後來的事實證明,這隻是回國“萬裏長征”的第一步。

第二張票:

直飛航班,4萬多

為了買票,小徐加了好幾個留學生的購票群,3月初,她看到其中一個群在銷售維珍航空直飛上海的壓力測試航班(受疫情影響,中英兩國曾取消了直飛航班)。

小徐看到這個消息,立馬征求了父母的意見,家裏人一致覺得,直飛更安全更有保障。這個航班的商務艙機票價格約5.8萬,小徐在考慮性價比後當機立斷購買了超級經濟艙的票,花費4萬多。

隨後上海疫情爆發,民航局3月15日宣布,為緩解上海疫情防控壓力,自3月21日至5月1日期間,調整部分上海入境國際客運航班,將部分航班的入境點從上海浦東機場分流至其它城市機場。

小徐接到通知,她購買的第一張機票變更為在杭州停靠。小徐的父母擔心上海防控措施會不斷升級,導致她在杭州無法返回上海,故建議她退票。因為有第二張機票作為保底,小徐選擇退掉了吉祥航空的機票。

接下來的日子,小徐滿心歡喜期待著直飛回國。

第三張票:

又是4.4萬,還擔心被“踢”

沒想到的是,在起飛前四天,已經按規定做過一次核酸檢測的小徐卻接到本該在3月25日起飛的航班取消通知。這一消息,對小徐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幸運的是,4月初,小徐在之前的購票群裏撿漏到一張4月13日芬蘭航空從倫敦飛上海中轉芬蘭的機票,這次購買的經濟艙票價為4.4萬元。

但購買機票後沒多久,為防止上海疫情進一步蔓延,自4月11日起,入境上海的航班客座率由之前的75%暫時下調到40%。這就意味著有部分人上不了飛機。

“我不知道航空公司‘踢人’的具體規則,那段時間幾乎每天都盯著手機屏幕看票有沒有被取消。真的太焦慮了!”回憶起來,小徐仍感覺心有餘悸。

回家路上:

怕被感染,水都不敢喝

在煎熬的等待中,小徐終於登上了從英國出發的飛機。根據疫情防控規定,航班中轉到達芬蘭後全部乘客需要再次檢測核酸。

“我們這趟航班在英國出發時所有人的核酸檢測結果都是陰性,但是有9個人在芬蘭再次檢測之後變成了‘陽性’,太奇怪了。他們就隻能眼睜睜看著飛機飛走。”

小徐告訴記者,航班第一程時,她連水都不敢喝,就擔心在芬蘭的核酸檢測出問題。在芬蘭機場等待核酸檢測結果時,她也是非常忐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所幸,小徐最終如期踏上了回中國的飛機。

“我身邊的留學生基本都要買好幾張票才能成功回來,買一張票就能順利回國,相當於中了頭獎。大家都提前好幾個月甚至半年就著手購買了。”小徐心酸又無奈。

“疫情沒發生之前,大家購買的都是幾千元的飛機票,現在留學生們對幾千的機票完全沒概念了,一張3、4萬元的回國機票已成為常態。我回來的這趟航班有一名留學生因為提前半年購買的機票被取消,瘋狂刷票又沒買到,最後找票代買到一張7萬多的商務艙機票。算上提前從學校到倫敦和落地中國後的隔離等費用,相當於花掉了大半年的生活費!”

那些回不來的人:

希望學業不受影響

自覺不給祖國添亂

雖然千辛萬苦,但來的人終究是幸運的,還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回不來。

同在英國布裏斯托大學的小黃因為買不到聯程的回國機票,選擇了分段購買,經轉新加坡回國。落地新加坡後需要按照當地規定完成兩次核酸檢測,取得新加坡綠碼才能乘坐回國的航班。這一係列流程需要乘客在新加坡停留數日。鑒於新加坡與“病毒共存”現狀,二次感染的風險太大。在回與留之間權衡、搖擺多日後,小黃最終決定退票,繼續呆在英國。“乘著這段時間去歐洲轉一圈,再做回國的打算。”小黃自我安慰。

杭州小周從2018年下半年赴加拿大多倫多留學。2020年10月,大批留學生爭相回國現象稍有緩和,加上自己也有一年多沒回家,小周決定回國。比較過
“去哪兒”和“攜程”的價格後,小周購買了1.5萬元左右的機票回國。對比疫情前8000元的價格也漲了近一倍。

小周這次回來後在家裏上了一年多的網課,直到今年2月份他才回到多倫多,繼續完成本科學業。前段時間因為室友檢測出陽性,小周自測後發現自己也中招了奧密克戎。因為年輕身體好,他吃了退燒藥,自行居家隔離一陣後就轉陰了,目前也沒有後遺症。

“現在回國一票難求,一天一個價,又有隨時被取消的可能。我明年6月份就本科畢業了,後續還有讀研的打算。希望我的學業不要受到影響,近幾年都不打算回國了。”小周表示。

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複製、摘編、改寫及進行網絡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