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炒股的打工人自述:剛入市時想辭職,現在想辭世

前年,行情大好,把一大波成都年輕人帶進了股市。

“剛開始,我還很謙虛,自詡小白”,@鹹魚翻身輕如燕 說,後來發現,小白和大神也沒啥區別。

買股、買基,瞎買都賺錢。一膨脹,順手拉滿了杠杆。

去年至今,一路狂跌,魚哥也被打回原形,認清了自己韭菜精的真實麵目。

財富自由夢碎,隻剩一點回本的念想。

相似的故事,還有很多。以下,是來自魚哥和熊姐的分享:

講述人:@鹹魚翻身輕如燕

上麵這句話,概括了這兩年,我炒股的情緒起伏。

動了炒股的念頭,是在2020年7月。

那天,我正在蹲坑,在某個遊戲論壇,瞥見網友的一個回帖:

“今年隨便買了幾支基金,收益50%了”。

後麵的跟帖,沒人聊遊戲,都在曬收益。

糟糕,是怦然心動的感覺。

當天晚上,突擊學習基金知識,跑步入場。

2020年夏天,朋友開始討論基金,準備進場撿錢。

選擇基金,而非股票,是因為對股市沒研究。

本著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的謙遜,決定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我認為,基金經理水平再菜,總比我好。

當初,基金經理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這樣的。

運籌帷幄,老謀深算,決勝千裏。

當然,後來發現不是這麽回事。

我是菜雞,他們是菜狗,雞飛狗跳,旗鼓相當。

可惜,領悟得晚了點,已經被套。

現在,基金經理在我眼裏,是這個樣子。

一晚上買了10支基金,對外宣稱一夜十次。

一半是平台首頁彈窗、推薦,一半是自己翻牌子。

標準隻有兩條:一、看基金名字,響亮、新銳、洋氣;

二、看基金經理麵相,男富貴、女端莊。

基金經理挑選指南。

“XX新成長混合”,新銳、朝氣、向上;

“萬家XX優選”,視野廣、闊氣、大方;

“X歐醫療健康混合”,國際合作,歐氣滿滿。

本著遍地開花、雨露均沾、四季發財的思路,各種牌子都翻了一些。

選基金,有種後宮選妃的感覺。

忽然想起,我的一位朋友曾說,他的夢想,是掙了錢,天天做保健。

為了我們的友誼,又選了幾支名字帶“保健”的。

買完發現,醫療基金占了一半,不過也懶得換了。

醫療基都是虧錢主力,那是後話。

距那晚過去快2年後,曾經的紅彤彤,變成了綠油油。

很長一段時間,生活充滿希望。

每晚12點,掐著點打開基金界麵,紅彤彤一片。

一度覺得自己是個股神。

見到人就推薦,“快去買基金,來錢快”。

朋友的白酒基金更瘋狂,賺一倍了。

我也考慮,要不要把保健賣了,換白酒,天天有酒天天醉。

但一看持倉,每支基金都在很努力給我掙錢的樣子,於心不忍,算了。

不要朝秦暮楚,見異思遷,像個渣男。

也不要貪,一年掙一億,就夠了。

第一次浮盈10%時,平台發來止盈提醒。

覺得它是神經病,天天都盈不好嗎,為啥子要止?

落袋為安?不存在的。加倍,超級加倍。

一次,朋友看了我的持倉,說:

“哥,你買的這幾支基金,都在高位,是追高啊”。

那天,我才學到一個熱知識,原來,基金也會跌。

不對,不叫跌,叫回撤。

現在想來,就是他那張烏鴉嘴,毀了中國股市的大好前景。

這種害群之馬,該抓起來,鏟耳S、判刑。

股市跌,基金跌。

剛開始,有點慌,但情緒很快就被安撫了。

專家說,正常波動,建議定投,趁低位加倉,準備起飛。

要做時間的朋友,不要做時間的炮友。

接著說了一堆,什麽價值投資,什麽巴菲特,空氣裏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千挑萬選,重金定投“X歐超級XX全明星”。

名字匯聚王霸之氣,簡直就是我心目中的“要你命3000”。

先投10萬(打工積蓄,最後的本錢),陸續定投3萬,現虧3萬。

至於之後的事情,我就不多說了,懂的都懂。

10支基金,全部翻綠,從盈30%,到虧20%。

以下,是今年的戰果。

投資預期,從財富自由,變成回本就好。

定投也取消了,App都不想打開了,不看,就沒有損失。

群裏很久沒聊基金了,偶爾聊一下,畫風也是這樣,透著卑微:

你問我,對未來,有什麽願望?

願望隻有一個:

講述人:@牛皮熊小姐

一年多前,身邊的朋友都開始炒股、買基了。

再一翻開朋友圈,鋪天蓋地的財富神話。

我是個代入感很強的人。

我常想,如果在蔚來1刀、茅台100元、比特幣200元時,買了兩萬塊的人,是我…

不說財富完全自由,至少不用上班了。

俗話說,搏一搏,單車變摩托。賭一賭,奧拓變路虎。

清空老本,準備上車。

剛入市,非常小白,甚至看不懂K線圖。

炒股理論基礎來自《大時代》的幾張表情包+梗圖。

不過好像也不用什麽理論。

形勢非常樂觀,亂買都能掙錢。

這種樂觀形勢,掩蓋了我人菜癮大又愛玩的本質。

股市開始下坡時,先慌張,接著興奮。

因為巴菲特,或者是魯迅說過,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

大家都恐懼了,該到我貪婪的時候了。

想法很簡單:頂多腰斬嘛,都腰斬了還不反彈?

不斷補倉,越跌越買,越買越多。

本金20萬,還加了一倍杠杆。

事實證明,沒被市場捶打過的我,確實想得太簡單。

炒股這事,其實莊子早就研究透了,“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

意思就是一支股票,腰斬之後,還可以再腰斬,繼續腰斬…

下麵這張圖,是我的持倉之一。

股價23.5元時,開始補倉。一路補到現在。

8個月時間,股價3.5元,剛好是當初的零頭。

交易記錄,請從下往上看。我覺得,自己就是一隻白斬雞,不,百斬雞。

俗話說,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因為加了杠杆(可簡單理解是借錢),隨著股市不斷下跌,賬戶進入了“預警”-“危險”-“充值”-“預警”-“危險”-“繼續充值”的循環。

為了避免被平倉,陸陸續續又入了20萬。

慶幸,當初要是杠杆要再高點,現在我可能已經是會所嫩模了。

下麵這張圖,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定做。

勉強把杠杆還完,但焦慮並沒有得到緩解。

炒股,對一個人影響最大的,除了資產的變動,更多是心態的變化。

從一個隻關心蔬菜和糧食的人,開始心懷世界:

新冠變異、東歐打仗、美國加息、石油漲價,各種政策、文件、新聞、網絡流言…

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操心,操得心碎。

以前覺得世界陽光燦爛,現在每天擔心世界大戰。

唯一可以安慰的,就是我並不算最慘的。

當初一起入市的朋友,很多買了中概股。都說是稀缺、優質資產。

腰斬已不足以形容,幾乎就是貼著腳脖子斬。

不多說了,請看下圖。

現在割肉,已經遲了,我選擇躺平。

俗話說,天下大勢,升久必跌,跌久必升。

都是周期,都是命運。

沒啥願望,希望世界和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