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女孩回應捐巧克力被網暴:每天收到惡意私信

近日,上海師範大學學生陳真真自費5萬餘元為全校捐贈巧克力後被網暴一事引發關注,4月20日,陳真真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起初,她曾一度想退網,但現在,經過老師和朋友的安慰,她已基本休整過來。“巧克力事件的熱度很快就過去了,而網暴對我的傷害卻是持續的,清者自清,我現在不想再理會這些言論了。”

自3月12日21時起,上海師範大學徐匯校區啟動校園封閉管理,所有師生不得離校。而該校研究生陳真真這學期正好借住在青浦區的朋友家中,上海的疫情嚴重後,她所在的小區進入封閉狀態,陳真真也開始在社區當起了防疫誌願者。

盡管沒住在學校裏,但陳真真想到,為了防範疫情,同學們在基本物資充足的時候,也許巧克力能讓大家情緒緩和。“她們的零食應該也快吃完了,一日三餐之外,還需要一點甜。”

就這樣,靠著大學期間做攝影師、自媒體積累的人脈資源,4月2日,陳真真聯係了學校附近超市的老板,把店裏所有的巧克力買了下來。“一共是70箱貨,櫃台上的散裝巧克力也全收集到一起稱重。最終結算額是50000.08元。”4月4號傍晚,陳真真陸續收到同學們的信息,他們收到巧克力了。

4月20日,陳真真告訴北青報記者,此前,她經常在個人社交平台發布一些正能量的暖心視頻,這次把捐贈巧克力的視頻分享出來沒有任何營銷目的,沒想到卻遭遇網友們的一些列誤解、質疑甚至還有人身攻擊。

不少網友把矛盾點對準了“5萬元”,說她是“舞女”“炫富的時候想一下爹媽掙錢不容易”,還有網友懷疑她與巧克力品牌方有合作,存在利益關係……

對此,陳真真解釋,她的老家在河南,父母都在外打工,作為留守兒童的她從小就養成了獨立生活的習慣。大學時期,陳真真開始嚐試運營一個公益拍攝的抖音賬號,並開始接一些商業拍攝賺取生活費。“這5萬是我從去年七月開始攢的,我的社交平台是純公益的,不賺錢,我平時主要靠接商業視頻拍攝賺稿費,那些沒人願意接的很髒很累的活兒我都不嫌棄。”

陳真真回憶,其實,從4月2日捐贈巧克力當天,她就意識到了自己可能會被“網暴”。但沒想到,十幾天過去了,“網暴”依然在持續。陳真真說,她一直都是一個開朗、活潑的人,但這次,她一度想退網。“具體數據我沒有統計,但每天99+的惡意私信是有的,我還停更休整了一個周。”陳真真表示,雖然遭到網暴,但她從未後悔過捐贈巧克力。此外,在得知自己的遭遇後,輔導員還曾打電話來安慰和開導她,朋友們也為她打抱不平。“巧克力事件的熱度很快就過去了,而網暴對我的傷害卻是持續的,清者自清,我現在不想再理會這些言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