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前兒媳向卡戴珊家索賠上億,網友關注點卻在…

這周一,Blac Chyna 針對卡戴珊家族的一億美元訴訟案終於開庭了。

Chyna 是卡戴珊家小兒子 Rob 的前女友,兩人育有一個女孩 Dream。

2017 年分手後,Chyna 對整個卡戴珊家族提起訴訟,

稱因為對方的幹擾,自己的熱門真人秀節目《Rob and Chyna》遭到下架,

因此,她要求索取巨額賠償,除了 4400 萬美元的 ” 既定經濟損失 “,還有 6400 萬美元的 ” 潛在經濟損失
“,加起來,就是 1.08 億美元。

5 年過去,

Chyna 與曾經的大姑小姑,婆婆 Kris 再次見麵,對簿於公堂之上。

對於這起訴訟,卡家幾個姐妹一反常態,盡力保持低調,直到今天,都沒有爆出任何一張法庭上的照片。

不過,自帶抓馬的卡戴珊一家怎會如此輕易放過大家,

如今,她們又以另一種 ” 形態 ” 成了話題的中心。

在一些案件中,為了防止分散當庭者的注意力,保護隱私,

法庭上不允許使用相機,媒體報道時隻能借助素描畫家的作品進行說明,

這一次,卡戴珊家族也成了被描繪的對象,

隻不過在畫家 Mona Shafer Edwards 的筆下,她們全都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

比如說,金姐的頭發短了一截,眼窩也更深了一些,

Kylie 的整個頭部,都變得扁平許多,

除了金發,和本人沒什麽關係的 Khloe,

還有辨識度雖高,但發際線也很高的 Kris。

就算是對卡戴珊一家極為了解的粉絲,看到這張素描作品都要疑惑許久,分不清究竟是誰,

每一個人物都似像非像,說不上哪裏不對,但總覺得哪哪都不對 ….

同時出庭的 Chyna 當然也被記錄下來,

不過畫師筆下的她,看上去就要舒服得多 ….

要知道,當天出庭的 Chyna 其實是這個樣子的 ….

畫師 Mona 算得上一位非常資深的畫家,

她的涉獵十分廣泛,時尚、風景、活動記錄、法庭素描都是她的長項,

此前,她畫過的名人還有邁克爾 · 傑克遜,

O · J · 辛普森,

以及 Pharrell Williams 等等。

Mona 認為自己的作品具有一種 ” 流暢、優雅又令人回味 ” 的風格,自成一派,

可是,網友們卻不能認同她對自己的看法,反而對她的作品感到哭笑不得:

” 卡戴珊家的法庭素描,真是讓我從昨晚笑到現在。

Kim 看上去就像在抄 Khloe 的試卷答案一樣!”

” 畫師把 Kylie 畫成了整容前的樣子。真是詭計多端。”

” 講真,畫師是站在 Chyna 這邊的吧!”

” 他們恨死 Kylie 了!”

” 一毛一樣。”

” 想象一下,走上法庭,畫師故意把你畫成整容三次之前的樣子。”

“Kim 會把這位法庭畫師告到底褲都不剩!”

“Kylie 和 Kim 怎麽看著比 Kris 還老?”

” 全新的卡戴珊法庭素描已經上線。”

話說回來,Chyna 與 Rob 之間的恩怨糾葛,也頗有卡戴珊一家的 ” 風範 “,

Chyna 本名叫做 Angela White,曾是一名脫衣舞娘,

後來逐漸成長為模特和電視名人,也創立了自己的品牌。

2011 年末,Chyna 和說唱歌手 Tyga 開始交往,

轉年 10 月,生下了他們的兒子 King。

不過兩人好景不長,在 2014 年就分了手,

那時 Tyga 開始與金小小妹 Kylie 交往,給未成年的她辦了超豪華的生日派對,

Chyna 曾經為此多次和 Kylie 在社交媒體上打嘴仗,

直到 2016 年她與 Rob 開始交往,兩人抬頭不見低頭見成了一家人,才終於消停下來 ….

同年 11 月,Chyna 生下了她和 Rob 的女兒,取名叫 Dream。

這同樣是一段短命的戀情,

僅僅一個月後,Rob 就宣布他和 Chyna 已經分手,雖然幾天後兩人複合,

但轉年 2 月,又再度分開,還撕破了臉皮,

7 月,Rob 曾在社交媒體上泄露 Chyna 的不雅照,隨後,Chyna 申請並獲取了針對他的臨時限製令。

3 個月後,Chyna 正式卡戴珊一家提起訴訟,

在她看來,這些壟斷著話語權的 ” 卡戴珊們 ” 斷了她的財路,

如果《Rob and Chyna》沒有突然被砍掉,那麽這 5 年中,她至少能從電視節目、俱樂部和互聯網上賺到
4400 萬美元,

而且如果卡戴珊家族沒有誹謗她,導致她幾乎被從好萊塢除名,

那麽她還能再賺到 6400
萬美元,不必像如今一樣必須要賣掉三輛車子,才能支付孩子們的撫養費。

不過,被告方對於她的訴求嗤之以鼻,

上周,卡戴珊家的律師提交了一份長達 42 頁,含有 540 多個條目的證據清單,

這其中,既包括《Rob and
Chyna》幾十個已播出和未播出的視頻片段,《與卡戴珊同行》的剪輯片段,卡戴珊家族各成員和其他涉案人員之間的信息和社交網絡的發言,

也有著 Chyna 的工資單,她與金姐以及其他卡戴珊家族成員的合照,YouTube 視頻以及新聞報道。

對於 1.08 億的賠償金額,律師更是嘲諷個不停,說這簡直就是 Chyna 一個人的癡心妄想。

另外,Chyna 的兩個前任都回應了她沒有撫養費,必須要賣車養娃的言論,

Rob 說,他每年都為女兒支付 3 萬 7 千美元的學費,女兒看病和課外費用也都是他來出錢,Dream
每周二到周六都和爸爸在一起,為什麽還要給媽媽撫養費呢?

Tyga 也是同樣的態度:

自己每年給兒子交 4 萬美元的學費,周一到周六都和他一起生活,沒有理由再給孩子媽撫養費。

但 Chyna 非常堅持自己的選擇,

“2017 年 1 月他們砍掉我最熱門的節目,不僅讓我在經濟和情感上受到雙重重創,也讓我美麗的孩子們受到了傷害。

我把他們告上法庭,是為了維護我的合法權利,這也是一個極好的例子,給孩子們解釋什麽叫‘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

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錯的。非常感謝陪審團願意聆聽真相,揭露謊言。

審判結束後,我想我能夠自豪地告訴 King 和 Dream,媽媽盡了自己所能抵抗不公。

在生活中,我希望他們也能夠在關鍵時刻為自己站出來。”

憋了 5 年的大招漸露頭角,

這場審判預計將持續 10 天,

究竟誰贏誰輸,抓馬大戲才剛剛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