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封控亂象多 上海學者示警:極端思維被重啟

上海學者蕭功秦近日撰文分享在上海封控過程中的見聞以及網路輿論反思,他提醒,疫情中顯露出來的社會問題,「會成為影響中國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國運的深層次因素」。

蕭功秦5月10日在微信公眾號發文指出,自己住在上海徐匯區,5月4日騎電瓶車去「第九人民醫院」看牙醫,但在九院底樓掛號窗口看到一位老人,因掛號時核酸檢驗報告還沒有出來,等到報告出來時,他預約的專家門診號已經失效了,向窗口工作人員苦苦爭辯解釋,但對方回答,這就是醫院的規定,沒有辦法。

親見該老者好不容易申請到了通行證,到醫院看病時卻遭到拒絕。蕭功秦提到,「我們的制度規定是不是應該更人性化一些,來減輕普通人的困難與不幸呢」。他繼而指出,這次疫情也顯露出大陸社會中「一些消極的東西」,例如,「某些官員素質不高,凡事一刀切,層層加碼,對上負責、對下不負責;上下回饋機制的不足;社會自組織能力的匱乏;人道主義文化的缺失;體制與社會文化中的種種短板也比較多」。

蕭功秦還以不少篇幅分享自己跟「極端思維者」在網路上的對話,他強調,「令人憂慮的是,當今中國的微信與網路世界裡,國人處於左右兩個極端的撕裂狀態。各方都是惡語相向,把對方指責為動機卑劣的邪惡者」,他認為,這當中有很多是文化惡根性重新被激化在作祟,「2008年汶川地震時、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時,當時中國人的心態與精神狀態,要比現在健康得多、溫和得多、開明得多」。

對於近年來大陸民間的思想處於撕裂狀態、日益對立的情況,蕭功秦直指,「在困境來臨時,我們國人應對困境的精神態度與文化手段,存在著巨大的問題,一些中國人身上極左時代形成的陳舊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殘存的極端思維會從假死狀態重新復活」。

他並認為,一旦國際環境惡化,大陸內部經濟困難出現,「各種陰謀論思維、亢奮極端的狹隘民族主義、自以為是的『厲害國』觀念、受害者式的悲情主義,都會被重新啟動,它們會取代人們的常識與經驗,並且具有傳染性」。

他提到,舊文化、舊思維、舊事物在真正死亡以前,曾經會有一個假死階段,處於假死狀態的舊文化,一旦有了適宜的條件,就會從假死狀態重新復活過來,「一旦被重新激化,它們就會在不知不覺中,支配我們、影響我們,干擾我們走向新文明的努力」。

儘管如此,蕭功秦仍然對長期抱持樂觀。他分享著一段曾在民國初年擔任縣長、熬過文革的老朋友跟他講的話,「四人幫式的『法家』統治,從2000年歷史看,總是短暫的、一時的、不會長久的,中國文明源遠流長,中國終究會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蕭功秦是大陸知名政治學者,他曾提出「新權威主義」,說明其有三個標準:第一是有沒有足夠的執行能力和對時局轉型過程的可控制性;第二是必須有自我更新的能力和制度發展彈性空間。第三則是體制對多元文化必須有一種足夠的包容能力。

蕭功秦也被視為大陸思想界「新保守主義」重要人物,他曾指出,新保守主義思潮也可稱之為「開明的保守主義」思潮,在當今大陸共識分裂的情況下,可能會起到重聚社會共識的積極作用。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封控亂象多 上海學者示警:極端思維被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