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槍擊案生死一小時:女孩塗血裝死 特工為救妻女火拚

距離周二那場令人心碎的得州小學槍擊案已經過去了 5
天。最近這幾天,美國從上到下關於控槍問題依然爭論不休。隨著更多的細節曝光,我們逐漸了解到生死一小時中的故事:槍手是如何的瘋狂,以及死亡籠罩下的老師與小學生們是如何自救的。

11 歲女孩塗同學的血裝死

11 歲的幸存女孩米亞 · 卡裏略(Miah Cerrillo)告訴
CNN,事發當時他們全班正在一起看迪斯尼電影《星際寶貝(Lilo and
Stitch)》,當時恰好是學年的結束。之後課堂上的老師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警告說有一名槍手已經來到學校。

但老師收到通知已為時已晚。等她去鎖門時,槍手拉莫斯已經到了,並且通過門上的窗戶開始射擊。米亞回憶說,拉莫斯隨後走進了四年級的教室,看著其中的一位老師,伊娃
· 米雷萊斯,在開槍前對她說了句 ” 晚安(Good Night)”。

之後拉莫斯開始向學生開火,子彈碎片擊中了老師的背部和頸部,然後他走到相鄰的教室裏並繼續開槍。米亞說,拉莫斯開槍的同時還播放著 ”
悲傷 ” 的音樂,她形容這音樂是那種 ” 你想讓人死去 ” 時會播的音樂。

害怕拉莫斯會再返回教室對她開槍,這個 11
歲的女孩將一名死去同學的血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躺下來裝死。米亞回憶說,自己一直躺在地上,非常的緊張,但又必須屏住呼吸,讓自己看著就像是死去了一樣,等了非常久,終於有警察進入教室,此時她才終於敢從血泊中再站起來

老師急中生智拯救全班

另一位幸運的男孩,是 11 歲的丹尼爾,他所在的教室也是槍手開槍的多個教室之一。在新聞發布會上,警方表示,大部分的死傷都發生在
111 號與 112 號教室,而丹尼爾躲在 109 號教室裏,在老師和其他勇敢同學的配合下,躲過了劫難。

丹尼爾可怕的一天,始於早上學年結束的頒獎典禮。當結束了頒獎典禮後,他和同學們一起回到教室。

丹尼爾聽到從後門附近的走廊傳來了槍聲,槍手顯然是從這裏進入教學樓。丹尼爾說,他們的老師立刻衝到門口後,插入了一把鑰匙並反鎖了門,而反鎖的教室門,救了他和整個班的同學。

老師之後立即關掉了燈,並且敦促她的學生們躲在課桌下麵或者角落裏。丹尼爾就這樣蹲在了教室的桌子下,但是他還是可以看到教室門。

丹尼爾回憶說,最初,他能聽到槍手向走廊盡頭的另一間教室開搶。之後他聽到槍手穿過大廳的腳步聲,然後就是對著旁邊一間教室開槍。在槍擊了大概
15
分鍾後,丹尼爾說他看到了槍手靠近了他的教室門口。槍手最初拉了拉門把手,但無法打開,丹尼爾說,拉莫斯還對教室裏的學生做了嘲弄的手勢。

之後,拉莫斯透過門上的玻璃窗開槍:”
他先開了兩三槍,玻璃當時就碎了,一顆子彈擊中了牆壁,彈開後的彈片向我們的方向折射。之後他又開了兩槍,然後停了下來,去了我們旁邊的教室。”

丹尼爾形容子彈在教室裏折射時非常 ” 燙
“。在這次槍擊中,丹尼爾的老師中了兩槍,其中一發子彈擊中了老師的腿,另有一發子彈在牆上彈開後,擊中了一名學生的鼻子。當時老師距離槍手隻有幾米的距離。

盡管如此,沒有人尖叫。在生死等待的一個多小時裏,丹尼爾隻聽到了偶爾的抽泣聲,但是在受傷老師的指導下,所有人都盡力保持安靜。丹尼爾說:”
我既害怕又緊張,因為子彈差點擊中了我,我們中的一些人,有人已經暴露在槍手麵前,他們選擇了裝死。”

丹尼爾也聽到受傷的同學輕聲要求老師 ” 撥打 911″,因為她 ” 流了很多血
“。但丹尼爾說,大部分時間,受傷的學生既不哭也不說話。與此同時,中槍的老師也躺在了地板上,”
她身上有血,但是她依然低聲地告訴所有人,保持冷靜,保持你原有的位置,不要動。”

一些學生非常小聲地問老師還好嗎,老師隻是要求大家保持安靜。丹尼爾說,他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過了很久,他們聽到了警察在對教學樓中的槍手喊話:”
放下你的槍,放下你的槍,然後走出教室。”

丹尼爾補充說:” 我們聽到槍手用西班牙語說些什麽,然後我們聽到了兩聲槍響,隨後就是警察要求支援,讓我們安全離開。”

在槍手被警察擊斃後,丹尼爾說警察也無法打開老師用鑰匙反鎖死的門,警察隨後打破了房間的窗戶,讓丹尼爾和他的同學爬出教室,同學們都非常的驚慌,有些人被玻璃碎片劃破了手。

丹尼爾還看到了警察打破了隔壁教室的窗戶救人,但是他隻看到了四名學生爬了出來,而他 9 歲的表妹艾利 · 加西亞(Ellie
Garcia)沒有在這四個人中。丹尼爾在學校裏,經常會在妹妹受到欺負時挺身而出,而這一次,他為自己活了下來,但是妹妹卻未能幸免而感到內疚。

丹尼爾與母親的 ” 生死分別 “

31 歲的魯伊斯是丹尼爾的母親,她曾經是這所小學的助教。上午時她還和兒子一起參加了學年結束的頒獎典禮。在她看來:”
謝天謝地,我的孩子回家了,因為還有和他一起離開家去學校的孩子,再也沒有回去。但是他們受到的創傷,要用餘生來應對。”

魯伊斯不僅是小學的助理教師。她也在初中工作,而在 2014-2015 學年,槍手拉莫斯就在她的班上。

當天她參加了丹尼爾的頒獎典禮,但當她剛開車離開不久後,就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警告她說學校裏發生了槍擊案。

之後她就火急火燎地趕到學校,希望能救自己的兒子丹尼爾出來。當魯伊斯站在學校外時,她和其他的家長都非常不解和急躁,為何現場的警察沒有進入大樓與槍手對峙。她看到了驚慌失措的父親試圖推倒柵欄,進入學校營救他們的孩子。魯伊斯和其他的母親開始對他們能找到的任何人大喊大叫,要求他們回答學校裏正在發生的事情。

” 我一直在告訴他們,我是這裏的工作人員,槍手就在這棟樓裏,我能從槍聲判斷出他大概所處的教室。”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裏,魯伊斯看到了學校裏的一些驚慌失措的學生不斷地逃出來,還有一些學生被警察疏散到安全的地方,但是她一直未能等到丹尼爾和他的表妹出現。

周三,得州的執法官員表示,警察花了大約一個小時才找到槍手並開槍解救學生。

最終丹尼爾活著出來了。母親魯伊斯說,從周二開始,丹尼爾開始睡在她的床上,但經常會被噩夢驚醒。盡管丹尼爾現在還與母親住在一個狹窄的拖車裏,但是丹尼爾有屬於自己的遊戲機房,這次槍擊發生之後,丹尼爾再也沒踏入過遊戲設備房,而他曾經最喜歡的兩款遊戲是
” 堡壘之夜 ” 和 ” 戰爭遊戲 “。

當母親問他為什麽不玩電子遊戲時,丹尼爾低下頭說:” 我不喜歡槍聲。”

勇猛特工父親理發店借槍救妻女

一名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的特勤人員是這次槍擊案的英雄。他借來一支散彈槍衝進了小學,救出了十多名孩子和自己的女兒。

雅各布 · 阿爾巴拉多(Jacob
Albarado)當天不上班,去理發的他,剛剛坐下沒多久,就收到了妻子特麗莎(Trisha)的短信,她的妻子是羅伯小學四年級的老師。短信的消息讓他立即就爆發了:”
有一位槍手!救命!我愛你。”

阿爾巴拉多從座位上一躍而起,拿起了理發師的散彈槍,就朝學校的方向飛馳而去。他二年級的女兒被鎖在衛生間裏,而他的妻子和學生們則躲在了課桌下。

阿爾巴拉多到達時,一支戰術小隊正準備進入學校。心急如焚的他為了救出妻子與女兒,與其他的在場警員製定了一個計劃,他進入學校並疏散盡可能多的學生。

之後手持散彈槍的他衝進了教學樓的側翼,開始尋找女兒和妻子。同時幫助沿途的學生撤離。他為兩名拿著槍的特工提供掩護,而另外兩名特工則將
10 多名驚慌失措的孩子和老師帶到了安全的人行道上。

當阿爾巴拉多看到她 8 歲的女兒 Jayda 時,他們擁抱在了一起。但是他選擇了繼續前進,將更多的學生帶到安全區。

在與槍手交火時,阿爾巴拉多頭部受傷。一名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官員表示,精銳邊境巡邏戰術小組 BORTAC
的成員與拉莫斯交火,但尚不清楚是哪支槍的哪顆子彈造成了致命傷。但是據報道,阿爾巴拉多很有可能是擊斃 18
歲槍手拉莫斯的那位特工。

警方的反應速度遭質疑

得州烏瓦爾德槍擊事件,是 2012 年康涅狄格州的桑迪 · 胡克校園槍擊案之後,美國發生的最致命的校園槍擊。

得州執法部門的一位官員周四表示,槍手通過了一扇顯然沒有上鎖的門,” 暢通無阻 ”
的進入了小學大樓。而槍手在教學樓中開火時,並未遇到任何的執法人員。

從槍擊案發生之後,得州執法部門遇到了很多的批評,因為大多數的警察都未能在第一時間內衝入教學樓中去製止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