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新聞 雅婷 3周前 (11-26) 33次浏览

2019年,過去十年中最壞的一年,但也是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現在,它僅剩不到40天的時間。

形勢正在起變化。

11月,央行的操作成為了市場最大的亮點,市場普遍預期,中國的降息周期確認啟動了。但豬肉漲價真的不要緊嗎?

近兩周,連一線城市的房地產政策也出現了放鬆微操作,讓人不免臆想: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樓市2020年會迎來小陽春嗎?

11月22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修訂後的2018年GDP為919,281億元,比初步核定數增加了18,972億元,增幅為2.1%。明年不再有“保六”的壓力時,還會有強刺激嗎?

宏觀調控是一盤大棋,這些事情會如何相互作用和牽製?

隨著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靠近,矛盾、博弈的信號越來越密集,市場的聲音、年末的經濟金融數據,無不在影響著高層對經濟形勢的研判、對明年政策重心的部署。

現在,這盤大棋局上還留著三大謎,它們也會是影響2020年經濟政策總基調的最關鍵問題。

第一大謎:為什麽豬肉那麽貴,央行還要降息?

11月,央行三度出手“降息”,這個超預期結果算是給市場吃下了定心丸。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但在豬肉漲價的現實之下、在“不搞大水漫灌”的承諾麵前,寬鬆之路會怎麽走?

10月生豬價格環比飆漲了20%,帶動CPI一舉破三、猛躥至3.8%的高位。CPI破4隻有一步之遙,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不過,進入11月後,豬價出現了短期回調,生豬(外三元)價格從10月底41元/公斤的高點快速回落至11月18日的低點32.8元/公斤。隻是近一周又有了緩慢上漲的勢頭,11月24日的生豬價格為33.22元/公斤。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生豬(外三元)價格近一年走勢

數據來源:中國養豬網

11月豬肉價格的回落可能有幾個方麵的原因。

一是進口肉類數量激增,力保供給。10月豬肉進口量比9月上漲了10%,同比增加了一倍,前10個月進口總量增長了50%。替代品牛肉的進口量也同比上漲了63%。

二是國內的供給開始觸底回升。農業農村部上周五稱,當前全國生豬產能下滑已基本見底。

10月生豬存欄環比降幅進一步收窄至0.6%,年底前存欄有望止降回升;10月能繁母豬存欄環比增長0.6%,這是去年4月份以來首次止降回升,釋放了強烈的積極信號。

但仔豬出欄需要至少半年時間,母豬從補欄到增加供應則需要18個月的時間,所以未來供應形勢還是比較緊張的,農業部認為,“市場供應明顯增加可能還要到明年下半年”。因此,豬價究竟是不是漲到頭了,似乎也不好說。

三是居民“買不起就不吃”的心理,換成了吃更便宜的禽類,需求下降自然也會帶動價格的回落。農業部給出建議,吃禽肉更有利於健康,禽肉生產更有利於減輕資源壓力、更有利於環保。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誠如大家所見,豬價在11月的回落幫助央媽做出了降息的選擇——

在“防通脹”和“穩增長”兩個目標麵前,央媽更看重後者。

10月份經濟、金融數據超預期持續下行,透露出更大的隱憂。

11月22日,彭博引述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的發言稱:

“豬肉問題隻是時間問題,看用多長的時間來解決而已。

但豬價帶來的結構性通脹並非沒有壓力。這一牽製一日沒有解除,央媽一天無法走出進退維穀的困境。央媽在3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裏,新增了“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的表述,對目前豬肉帶來的結構性通脹也有所預警:

“要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

也就是說,一旦通脹外溢到其他物品,即便豬肉價格降下來了,通脹也不會跟著消失。通脹的預期會改變企業、消費者的行為。治理通脹是麻煩事,在經濟下行期不可能打下總需求來防通脹。但不治理,就會約束後麵擴大總需求的政策。

央媽不會“大水漫灌”。

中證報頭版采用了四個字來形容此次降息周期的態勢:

“碎步緩降”。就像最近的動作,一次5個基點,隻能慢慢試水寬鬆。華泰證券的首席李超貨幣政策的基調,描述為

“穩健略寬鬆”

第二大謎:為什麽最近“房地產放鬆”的傳言越來越密集?

央媽作出降息的動作之後,實體還沒動,樓市的心先動了。

在過去兩周裏,深圳的豪宅稅、上海臨港的人才政策、廣州的限購政策微調、北京吹風調整普宅標準,再加上影響房貸利率的五年期LPR下調5個基點……在下跌通道中掙紮的樓市已經蠢蠢欲動。

現在,市場上有兩種觀點。

一種認為,在融資渠道收緊的情況下,房地產的投資增速仍然比去年高,是今年穩增長的意外功臣。如果再收緊調控,一旦房地產投資的韌性走到臨界點,就會影響投資增速。這種觀點傾向於依靠房地產韌性的臨界點來預期寬鬆的到來。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隻有房地產的韌性走到臨界點,將韌性變軟了,經濟機製才能慢慢糾偏,掙錢的機會也才能回到製造業中。說到底,在這場大國博弈中,中國的核心競爭力是“世界工廠”,而不是“房地產”。

未來,房地產政策的走向如何呢?

第一個信號。

11月22日,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在發言中表明:中國的逆周期調節政策還有空間,包括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和房地產政策。

“房地產政策逆周期調節的空間主要在地方層麵上,中央政府的統一政策目前看還沒有調整的必要。”“應該給地方政府更多調節的空間。”

第二個信號。

央行的微量操作對實體經濟的效果如何,一切尚不明確。

就目前來看,民間借貸的成本還在上漲。央行3季度報告表明,此前累計15個基點的LPR下調,並未有效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期間,3個月溫州民間融資利率上升47個基點,1年期上漲7個基點。中金研報指出,除了貨幣傳導渠道的疏通,當前非標回表及中小銀行去杠杆的過程,也很大程度上腐蝕了降準及降息的有效性。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降實體融資成本這件事現在越來越急。

11月18日,國務院通報批評了建設銀行、平安銀行北京分行,而批評原因是——這兩家銀行在小微企業融資過程中從中作梗。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一件原本是銀保監會來幹的事,上升至國務院層麵,足見事情之重大。

第三個信號。

在2018年GDP修訂之後,中泰證券指出,如果按2019年GDP增長6.1%測算,2020年增速隻需略超5.6%,就可以實現GDP翻一番的目標。

這意味著什麽?2020年中國經濟不會有保六的壓力。那麽,此前“保六”邏輯下推導出的刺激政策、樓市放鬆,還會有嗎?去房地產化的決心,先別提前低估。

信號是矛盾複雜的。

第三大謎:為什麽“放水”副作用那麽大,我們不選別的路走?

過去十幾年裏,國人對“放水”一詞的記憶,實在不太美好。

上一次內外風險互相碰撞、給經濟造成多重挑戰時,中國啟動了四萬億的財政刺激計劃,力挽狂瀾。積極財政和適度寬鬆貨幣的政策組合,帶來了超預期的放水效果,中國GDP增速也從2009年一季度的曆史低點6.4%迅速躥升至一年後的12.2%。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但用力過猛的調控在隨後幾年也產生了不可低估的負麵效果,投資過熱、土地財政、地方隱性債務、通脹高企、房價飆漲……

經濟進入新常態後,為了消化天量的房地產庫存,中國又來了一輪前所未有的全國性貨幣化棚改,導致房價從一二線到三四線輪動上漲。到今天,中國經濟還在消化上一輪放水帶來的效應中艱難轉型,費盡方法糾偏經濟的脫實向虛。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那麽,在這輪經濟下行周期裏,中國能把握好宏觀調控的“度”嗎?

我們常懷希望。

2019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發出明確信號:

“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在減稅降費之後,高層還顯示出前所未有的“中國經濟去房地產化”決心,令社會信心大為提振。

但是,牽馬到河易,強馬飲水難。政策堵得住錢向房地產輸送的渠道,卻無法完全左右錢的流動,要讓社會資金自動投入到利潤越來越薄的實體經濟中,談何容易。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在穩增長的壓力麵前,單靠貨幣政策發力顯然還不夠,這才有了去年央媽財爸關於積極財政的大爭論,以及今年大規模發行的地方債。不過,今年央媽這邊對財爸的期待還是沒有消減。

央行智囊盛鬆成已經幾度公開發言指出,財政應該擔當更重要的角色。在最近一次“中國目前宜降息但不放水”的采訪中,他再cue財爸:

“目前首當其衝的是要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例如提前發行地方政府債,以支持基建項目開工,當然找到合理的項目也是前提。此外,減稅降費也應持續。”

其實,3季度超出市場預期的,除了央媽,還有財爸——2020年的地方債究竟會不會提前發行?

從9月份開始,就有媒體報道,今年會提前下達部分2020年新增地方債。統計局發言人也公開表示,今年會提前發行明年部分新增專項債額度。

中金還認為,考慮到總需求增長走弱,政策空間短期受限,明年專項債會從2.15萬億元擴容到3.35萬億元,作為短期逆周期政策的主要調節器。

市場期待很高,事實上,等到現在11月底了,“發不發”還是沒答案。每次出來一點風吹草動,國債收益率就是上下幾點BP的抖動,債市交易員們都要被逼瘋了。畢竟它再不發,社融撐不住,還怎麽穩增長;但它要是發了,賬要做到今年還是明年?

財政政策的內部決策時滯比貨幣政策長,但作用於外部的政策時滯比貨幣短。所以,發,可能也是猝不及防的事情。

有沒有可能出現“創新”?

最新一個不容忽視的信號:11月21日,前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

“中國可以盡量避免快速地進入到負利率時代”,這個表述值得好好揣摩一番。

更重要的是,他還提到,中國可以不用那麽依賴非常規的貨幣政策,而

“量化寬鬆政策實際上隻是一種傳統的、常規的貨幣政策”。我翻了教科書,再三確認我學到的知識是:QE是非常規貨幣政策。這個發言的信息量很大。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今年5月31日,周小川曾對市場做出暗示:“‘7’不見得要當做是匯率的底線,匯率也不必過分關注所謂整數位。”8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正式破“7”。

不過,也是在周小川發言同天,高層聲明:中國絕不搞量化寬鬆
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所以,這究竟是什麽信號,各位可以自行意會。

在當前30多個國家的降息潮中,在全球加速衝入負利率時代中,中國是少有的利率較正常化的大國,短期內,逆周期政策仍有操作空
間。

在市場跌宕起伏的2019年,外資持續重倉中國,在債市股市“買買買”。在股市,截至11月中旬,今年以來北向資金合計淨流入約2400億元人民幣,超過了2014年至2017年各年全年淨流入總額。在債市,外資已連續11個月增持中國債券,截至三季度末,外資持有中國債券規模2.2萬億元,較2018年底持倉增幅23.4%。這些都顯示出國際資本對中國經濟的信心。

長期來看,中國的城市化還有將近20個點的提升空間,中國這一波城市大發展還遠未結束。

在能夠深層次攪動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技術革命來臨之際,後發的中國第一次站在了可以與列強比肩的潮頭,比如人工智能、大數據、5G、雲……

這也意味著,未來10年的機遇將大不同於過去,中國的未來也充滿了無限的可能。

你,準備好了嗎?

中華文化新聞網: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揭秘:決定2020年中國經濟走向的三大謎團(組圖)
喜欢 (0)